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960章 大明湖畔(感謝『迪巴拉爵土

第1960章 大明湖畔(感謝『迪巴拉爵土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4-01 15:26 | 本章字數:2810

濟南府是個好地方,泉水為全國之最。

府治在歷城,這裡不但是濟南府的治所,同時也是山東布政使司的治所。

泉水組成的小河在城中流淌著,楊柳青青垂於小河邊,搗衣婦人用搗衣杵捶打著衣服。

小河的兩邊就是臨街商鋪,炎熱的夏季里,連最活躍的掌柜都不肯出來吆喝一聲。

而大明湖畔自然不一樣,消暑的人會坐上小船,在湖中遊玩一番。

「美景繁多,果真是一城山色半城湖啊!」

一艘畫舫上,方醒喝著茶,看著船外的湖光水色,隨口說道。

坐在他對面的男子看著約五十多歲,面色不大好看。

「興和伯,本官是不樂意看到你的到來。」

這人就是山東布政使常宇。

常宇覺得湖面的清風都無法讓自己釋懷,他面沉如水,心情沉重的道:「山東是聖人故里,興和伯,本官真的不想和你有任何交集。」

大明湖是由各處泉水匯聚而成,湖水清澈,不深,能看到湖底。

眼前一張小几,小几上擺著一壺茶,兩個茶杯。

茶水的味道很純粹,這是好水和好茶葉賦予的特性。

方醒喝了一口,哪怕他從來都不懂茶,可依舊點頭讚許,然後說道:「常大人,這是大明,本伯認為,你的心中首先得是大明,其次才是什麼聖人,什麼聖人子弟。」

清風襲來,常宇定定的看著茶杯,說道:「人在世間總是有許多取捨,有的能取捨,可有的……從拿起書本開始,你就無從取捨,興和伯,你孟浪了。」

方醒無奈的道:「取捨……這得看你們站在哪一邊,大明還是聖人子弟,或是……分肥。」

「大明就是一塊肥肉,上下總有人會分割這塊肥肉,常大人,你也是其中的一員嗎?」

方醒緩緩抬頭,微笑著,看似很和氣。

常宇的眸子一縮,眼前這位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相反,這位睚眥必報的名聲早已響徹大明。

這話是最後通牒:常宇,你站哪邊?

若是站隊錯誤,方醒絕壁會把他收拾了!

這一點有無數例子可以警醒常宇,所以他緩和了一下語氣,說道:「此事本官沒有看法,可本官再次提醒,這裡是聖人故里,一旦引發什麼不測,本官並不能保證什麼。」

「你更像是聖人的官,常大人,本伯累了。」

方醒擺擺手,既然確定了立場,他沒興趣陪常宇聊天。

而常宇也沒興趣陪方醒,他怕被人看到,到時候外界大抵會猜測他和方醒在策劃著什麼陰謀。

常宇起身告辭,畫舫靠岸,他低頭離去。

方醒坐在窗戶邊,看著常宇上馬匆匆而去,不禁冷笑道:「聖人故里,這就是大明的官啊!」

辛老七悄然從後面出來,說道:「老爺,此人有些敵意。」

方醒笑道:「我此行弄不好就會砸了他的飯碗,什麼聖人故里,不過是託詞罷了。」

這就是現實,聖人不朽,可後世子孫卻扛著他的招牌在為自己謀利。

「聖人若是有知,怕是會把這些徒子徒孫都一巴掌拍死!」

聖人當年是抱著大志向,後世他的志向實現了,卻成了擋臉的工具。

「叫人送酒來。」

方醒微微一笑,並沒有因為被拒絕而惱火。初次見面,常宇對他抱著戒心在正常不過了,若是常宇馬上就推心置腹,那方醒就要懷疑他是怎麼混到布政使這個位置的。

輕微的腳步聲中,一個穿著綠色薄紗的女子走進了船艙。

「雀舌見過貴人。」

雀舌?

方醒抬頭,看到了一張帶著微笑的臉。

「你家的畫舫?」

這女子赤腳,小巧的腳不時露在裙外。

她微笑道:「是,貴人若是要歌舞,這裡也有。」

方醒搖搖頭,知道這個女人不簡單。

在濟南能經營畫舫,而且這女子看著有些幽蘭的氣質,多半是某位的禁臠。

女子跪在方醒的對面,把盤子里的酒菜擺上來,然後問道:「客人,方才……」

「你想說常宇?」

方醒意態閑適的微微後仰身體,單手撐在地板上,似笑非笑的道:「你想問什麼?你能知道常宇的模樣,那就是權貴場中的常客,這是想探探我的底細嗎?」

雀舌盈盈笑道:「貴人多慮了,小女只是好奇罷了。」

說著她有左手壓住長袖,右手提起酒壺,露出了一截皓月般的小臂。

酒水傾注的聲音中,雀舌說道:「大明湖多是達官貴人來賞玩,小女倒是見多了,也知道些避禍之道。」

這是個剔透的女人,方醒放鬆了些,眯眼看著湖面,緩緩的喝了一口酒。

酒很淡,卻帶著些幽香。

「這是去歲的桂花酒,貴人若是不喜,小女馬上去換了。」

方醒搖搖頭,對於他來說,酒只是調和氣氛,排遣心情的東西,沒有什麼必須。

辛老七盯著雀舌的手,那雙白嫩的玉手在他的眼中只是個隨時會下毒的禍害,若是需要,他會毫不猶豫的揮刀斬斷這雙男人們趨勢若騖的玉手。

她在不時關注著方醒。

方醒漠然的看著湖面,根本就沒多看她一眼,這是個讓人奇怪的地方。

來到畫舫都是找樂子的,可這位卻孤獨飲酒,神色淡漠。

這是有事啊!

而且常宇居然和他會面,之後更是獨自上岸,不見方醒送出去。

這人看著年輕,那麼必然是勛戚,或是勛戚子弟。

「最近濟南城裡有什麼熱鬧?」

就在雀舌胡思亂想的時候,方醒突然轉過頭來問道。

雀舌一怔,下意識的說道:「那些讀書人在鬧騰,說是要給那個人好看。」

「哦!」

方醒靠在艙壁上,手中握著酒杯,隨意的看著雀舌。

「繼續說。」

雀舌微微側身,她跪坐在腿上,曲線賁張,能讓任何男人失去理智。

可方醒只是淡淡的看著她,眼中沒有絲毫動心。

「貴人,那些讀書人鬧騰的太厲害,聽說他們還串聯了山東一地的讀書人,這幾日城中的客棧都住滿了。」

雀舌的身體突然微顫,她猜到了眼前這個男子的身份。

這個發現讓她心中惶然,背後的靠山也不足以帶給她安全感。

方醒嗯了一聲,問道:「聖人家可有什麼動靜?」

雀舌突然俯身,近似於五體投地的姿勢,哀聲道:「貴人,放過小女吧。」

她只是想試探一下這人的身份,然後也好報給自己的靠山,算是一次功勞。

可這人不是她的功勞,而是老虎,她的靠山也不敢惹的老虎。

「你猜到了本伯的身份?」

方醒輕咦一聲,讚賞的道:「果然是歡場中人,一雙眼睛夠毒辣。」

雀舌只是顫抖,方醒覺得有些沒趣,就說道:「告訴我,聖人家可有什麼動靜。」

「伯爺……」

雀舌不敢隱瞞,說道:「聖人家沒動靜,那些讀書人去求見也被拒之門外。」

「做樣子啊!」

方醒喟嘆道:「陛下在盯著這邊,朝中也在盯著這邊,倒是為難他家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