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973章 高壓下的探子(感謝『山城浪

第1973章 高壓下的探子(感謝『山城浪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4-05 15:10 | 本章字數:2776

「哎……」

長長的嘆息聲在撒馬爾罕的一個角落響起。

撒馬爾罕……

烈日在高空中掛著,耳邊不時傳來吆喝牲畜的聲音。

這是在重建撒馬爾罕。

篾兒干雄心勃勃的準備在撒馬爾罕建立一個帝國,然後把其他幾個兄弟全都幹掉。

為此他召集了那些商人,許諾用未來的商稅來抵扣借款,於是重建的資金到位了。

無數為了活命的人聞訊趕來了撒馬爾罕,他們奮力的在建設著,只為換取那微薄的報酬。

人多,戒備就越森嚴。

趙春嘆息一聲,問道:「苗喜和陳輝去了多久了?」

關起生看看日頭,說道:「兩個多時辰了吧。」

日頭已經漸漸的偏西了,院子里依舊被曬的白晃晃的,那些石頭彷彿要在高溫下化為齏粉。

一切都在陽光下。

包括東廠的人。

關起生也有些擔憂,就去後面和面,晚上還是老規矩,死麵餅加水。

趙春走到大門後,側耳聽著外面的動靜。

按照計劃,苗喜和陳輝應該在一個時辰前就回來了,晚了那麼久,除非是出了意外。

趙春開始焦躁不安,他在院子里轉圈,每當經過大門時就會側耳聽一陣,然後再次轉圈。

半個時辰過去了。

一個時辰過去了……

「本官要去看看,你待在家裡,一個時辰本官不回來,你馬上找地方躲起來,然後尋機逃回去,到邊牆去,把咱們此行探知的事告訴他們……」

已經準備開始烙餅的關起生茫然的道:「大人,咱們來的時候可是五個啊!王石去了,他倒是解脫了,可……小的每一天都覺得這將會是自己這輩子的最後一天,晚上會做噩夢,夢醒了會哭,因為多半都夢到了家人……大人,咱們什麼時候回去?」

「大明……需要我們盡忠職守。」

趙春拍拍他的肩膀說道:「想想那些將士,他們直面敵人而毫不畏懼,好了,穩住,記得回去請見興和伯,就說王石死前的願望就是想讓兒子進知行書院。」

他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然後狠狠的給了自己一耳光。

那些監工的軍士目前最喜歡的就是扇耳光。

因為以前他們喜歡用鞭子,會經常造成勞力減員。

摸摸開始腫起來的臉,趙春齜牙咧嘴的說道:「記住,一個時辰!」

關起生默默的點點頭,在鞋底摸索著,最後摸出一個小鉤子。

鉤子不大,那尖銳處不知道用了什麼顏料,看著灰撲撲的不起眼。

「大人,這個是小的保命用的,您……帶上吧。」

趙春楞了一下,然後笑道:「你小看了本官,保命的手段本官從來都不缺,走了。」

趙春悄然出了小院,關起生默默的開始烙餅。

爐子散發著熱量,汗水不時滴下去,嗤的一聲。

他們沒有用筷子,所以關起生用手翻動了一下餅。

嗤!

嗤嗤!

關起生吸吸鼻子,然後把餅翻過來。

他蹲在爐子邊上,淚水落在爐子前的灰里,悄無聲息。

他無聲的哽咽著。

他想回家。

他從未覺得家鄉那麼親切。

他從未覺得早已相處麻木的妻子那麼的值得自己思念。

他烙了十多張餅,然後也不等冷,就全部裝在包袱里。

水囊裝滿,然後在裡面多穿一件衣服,有些臃腫的關起生準備出門了。

……

關起生沒有走小巷,那是心虛的表現。

撒馬爾罕現在就像是個大工地,進出的人不少,所以他只要小心翼翼,在城中就不會被抓。

至於怎麼出城,他目前還沒有辦法。

走在大街上,人來車往,透過灰濛濛的虛空,關起生緩緩的看著左右。

他想找到趙春他們。

孤獨感就像是毒藥,讓他覺得自己虛弱到了極點。

一群孩子在拉著一輛車,艱難的和關起生錯身而過。

那些孩子在喘息著,他們光著上身,繩子在他們的肩上勒出了深深的紫紅色的痕迹,那是結疤後的顏色。

喘息聲突然在身後響起,關起生瞬間就揚起右手,準備一肘擊出。

「別動。」

聽到這個聲音之後,關起生的身體僵硬了一下,然後緩緩朝著右邊的巷子走去。

灰濛濛的視線中,兩名軍士瞥了這邊一眼,旋即那些孩子們拉的車突然傾倒,兩名軍士罵罵咧咧的沖了過來。

那兩個軍士在踢打著那些孩子,可他們都沒哭,只是跪在地上不住的磕頭。

邊上的人麻木的看著這一幕,然後各自散去。

小巷裡,關起生看著身前的三個人,淚水盈眶。

「大人,我以為你們……」

趙春笑了笑,臉上的那個巴掌印已經有些紫紅,讓關起生想起了剛才那些孩子肩上的勒痕。

苗喜和陳輝蓬頭垢面的在後面傻笑,苗喜的手中抱著個罐子,看他小心翼翼的模樣,多半是好東西。

四人再次回到了住處,關起生把包袱里的烙餅拿出來,給大家燒水。

「啪!啪!」

趙春面色鐵青的一人給了一耳光。

「大人,小的有罪。」

苗喜和陳輝跪在地上,苗喜抬頭道:「大人,仆固他們的使者到了。」

「為何不及時回來?」

趙春喝問道,聞聲出來的關起生微微搖頭,覺得苗喜兩人這次真是過分了。

苗喜低頭不語,趙輝指指那個罐子說道:「大人,那是……王石兄弟的骨灰……」

「誰的主意?」

趙春把小罈子抱起來,打開看了一眼,還嗅了嗅,說道:「是用柴火燒的,沒燒好。」

苗喜垂首道:「大人,今日我們出去,打探到仆固和烏恩的使者到了,可外面把守很嚴,無法進一步探知,小的就說去看看王石兄弟的……遺骸。」

「大人,時日長了,那些蹲守的哈烈人也沒管,小的就用袋子收斂了遺骸,跑出老遠去燒了。」

趙春閉上眼睛問道:「你們是怎麼進的城?」

苗喜說道:「今日有車隊進城,那些卸貨的去搶生意,小的二人就混了進來。」

趙春的兩腮不時墳起落下,他深深的嘆息道:「那遺骸會被發現失蹤,罷了,早些打探清楚仆固和烏恩使者的來意,咱們馬上回去。」

苗喜俯首道:「大人,小的知道今日衝動了,若有事情,小的願意……」

「起來!」

趙春不想聽到這等喪氣的話,他在地上鋪了一塊布,然後把那些大大小小的骨頭倒出來,用一根木頭搗著。

「王石兄弟,別怪罪咱們,不把骨頭搗碎,到時候不好帶,還容易被那些哈烈人發現……」

三人一起輪流搗碎骨頭,然後趙春用幾層布把骨灰包起來。

隨後吃飯。

大家都忘了洗手,沉默的吃著干餅子。

這裡是異國他鄉,東廠的人並沒有多少經驗,所以一切都需要他們自行揣摩。

而揣摩失敗的代價就是……生命!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