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989章 步步逼人

第1989章 步步逼人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4-10 17:52 | 本章字數:2722

「陛下肯定會壓住群臣,滌盪士風!」

隨著失態的發展,那些士紳們都慌了。

他們從有了功名之後就是大明最頂尖的獵食者,日子過得別提多愜意了。

可如今卻變天了!

皇帝要動他們的飯碗,而且還派來了方醒這個屠夫,分明就是認真的。

誰動我飯碗,我殺誰全家!

曾經的他們有這個底氣,可隨著大明外患的漸漸解除,君王可以把目光全都放在國內後,他們發現這種底氣在漸漸消散。

這時候才能看出朱棣當年的高瞻遠矚了。

他首先是整軍,清理了不少害群之馬。

隨後就是武學,打破了所謂的將門雛形。

最後文皇帝還給未來的繼承人留下了幾個火器衛所,這是京城最大的保障,而且各地有事,隨時能出動鎮壓。

壓!

文皇帝給子孫們留下的遺囑就是這個字。

你若是不服,朕就壓!用武力壓住你!

而朱瞻基顯然就接過了朱棣的衣缽,直接派遣了他最信任的方醒來。

十多顆人頭,十七先生的斷腿,這些都是在壓!

濟南城在等待著,無數人在等待著。

大家都在等待著京城的信使,然後……

「此事不會再有變動,要盯住那些人,若是有誰造次,要馬上動手,記住了,別猶豫,把危機壓死於萌芽狀態。」

方醒前方坐著常宇和錢暉,以及知府黃祿。

錢暉等方醒說完,就問道:「興和伯,濟南一府之地,士紳不少,到時候一起發難怎麼辦?」

黃祿苦笑道:「是啊,下官這幾日到處走訪,不但是士紳怒不可遏,那些投獻的農戶也是罵不絕口,若非下官跑得快,怕是這頭都得被人給砸破了。」

「那是有人慫恿!」

方醒在睜眼說瞎話。

那些投獻的農戶享受著比賦稅更低的地租,所以自然對這個政策抵觸不滿。

「百姓容易被人蠱惑,所以你們要鎮之以靜,要告訴他們,以後能分的田地會越來越多,農具會越來越省力,種子會越來越高產,要相信陛下,要相信大明!」

方醒覺得自己在佈道,他想把自己認為正確的觀念傳達給這些人,然後慢慢的擴散開來。

「百姓會盲從,所以需要咱們去引導,田地不夠?移民吧,你不願意移民,那怪誰?難道陛下還能去奪了別人的田地給你?」

「要讓他們知道,他們每年交給那些士紳的地租,在荒年時就會變成借貸,最後連本帶利把他們連同地產都收了,最後變成別人家的奴僕。」

常宇冷靜的說道:「興和伯,可這些都要建立在賦稅在百姓的承受範圍之內的基礎上,本官了解了一下,賦稅是一回事,至少不會讓百姓熬不下去,可下面的各種攤派才是大頭,百姓就是被這些攤派弄的家破人亡,忍無可忍就一家子跑了。」

「賦稅會慢慢的改進。」

方醒沉吟了一下,說道:「本伯還是希望能看到一稅制。」

「一稅制?」

常宇畢竟是布政使,不過是略微一想,就明白了方醒的意思,他說道:「興和伯,您的意思是說……如同前宋般的,把勞役這些都歸於田畝和丁口,然後和田稅一起繳納嗎?」

方醒讚賞的點點頭,說道:「常大人敏銳,確實是這個意思,不過還未和陛下說過。」

「興和伯,此事利國利民,可卻是釜底抽薪啊!」

黃祿惶然道:「當年的王荊公如何?最後只得黯然收場。如今要取消這些優待就得罪了士紳,若是一稅制……下官……這是得罪了天下的官吏啊!」

錢暉面色凝重的道:「興和伯,得罪了士紳,大明要亂一陣子,而且十年之內依舊危機四伏。再去得罪官吏,下官以為不可取。」

方醒點點頭,等他們走後,王賀進來,一臉我早料到的模樣說道:「此事咱家早說了不可靠,如何?」

方醒搖搖頭,然後靜靜的看著地面。

「我從未想過現在就去弄這個,只是想看看地方官員對此的看法,如今看來……」

王賀糾結道:「興和伯,陛下那邊……」

方醒抬頭微笑道:「別擔心,我總會擋在前面。」

轟隆!

初秋的第一場雨淅淅瀝瀝的濕潤著大地。

于謙站在地頭,看著剛收穫的田間空蕩蕩的,只剩下小麥的根茬。他抬頭,眯眼道:「那些百姓為何懶了?」

清晨是放牛的時間,可地頭上卻不見牛,也不見放牛娃。

身邊的小吏說道:「大人,村裡的地一半都是……百姓聽說要全部收稅,就鬧騰起來了,那家人也袖手旁觀,別說是牛,飯都沒心思做了。」

于謙看看不遠處的村子裡不見炊煙,就拔腿過去。

到了村裡,只見到那些孩子在屋前打鬧,卻不見大人。

「……那地是咱們家的,要是都收稅,咱們要回來,肯定得要回來!不然官府收稅,他家肯定還得加,到時候這一家子可怎麼活哦!」

一個婦人在尖聲撒潑,隨即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

「難要啊!地契可在他家,現在正在氣頭上呢,弄不好就會把咱們家弄進大牢里去,哎!」

「那就去告官府,當年的文書可是那些人做的!」

「你個蠢女人!就算是告贏了,可以後咋辦?那些小吏能要了咱們的命!」

于謙站在這家的外面,面沉如水。

「大人…..」跟來的小吏尷尬的道:「鄉下人沒見識,這是胡言亂語。」

「本官卻覺得這話極有見識。」

于謙冷冷的說了一句,然後沖著裡面說道:「主人家,可方便給碗水喝?」

裡面的爭吵戛然而止,隨即一個光腳的男子走出來,見於謙和小吏都是青衫,就拱手道:「家中腌臢,貴人要是不嫌棄……」

進了裡面,一個婦人正在屋裡織布,見於謙兩人進來,也懶得起身,只是也沒給臉色。

一個七八歲的男孩跑進屋裡,然後躲在門後面看著于謙兩人,好奇的目光讓于謙心中鬱郁。

男子弄了兩碗水出來,歉然道:「貴人,小的家中茶葉太粗,不敢給貴人喝……」

「這就極好,多謝了。」

細雨朦朦而下,于謙借著喝水的機會問道:「老哥這是怕要不回地嗎?」

男子堆笑道:「沒有的事,地都是別人家的,小的只是佃種。」

于謙心中微嘆,然後摸出一張寶鈔,說道:「在下和你家有些緣分,中午可能在此用飯?」

男子眼睛一亮,推卻道:「吃飯簡單,只是粗茶淡飯,就怕貴人不喜,至於……錢鈔,那是不要的,不要的。」

于謙不由分說的把寶鈔塞進他的手中,然後來回推拒了幾次後,男子才回頭罵道:「織布織布,能換來多少錢鈔?快去割塊肉來,殺只雞,還有酒。」

女人大怒,出來就準備趕人,等看到自己丈夫手中的寶鈔後,頓時就喜滋滋的拎著籃子去了,順便還帶走了孩子。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