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994章 開始吧

第1994章 開始吧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4-12 00:27 | 本章字數:2850

一場秋雨之後,濟南城彷彿蕭條了許多。

街頭上的人少了,就算是有,也都是行色匆匆。

此刻的濟南城裡謠言滿天飛。

——興和伯準備調集大軍,殺光那些士紳!

——城外已經被處死了超過三十餘人!

——城外那些軍隊殺紅了眼,無辜者死傷慘重!

各種謠言不一而足,在知道情況的人看來就是笑話。可百姓卻不這麼認為,骨子裡就怕軍隊的他們對此敬而遠之。

幸而糧食供應沒斷過,那些被方醒坑了一把的士紳商人一直在擔心自己的命運,不知道是誰開的頭,直接把自己收購的糧食幾乎是五折出售,頓時喜翻了百姓。

可方醒卻只是冷眼旁觀,也沒釋放什麼和善的信號,讓那些人幾乎崩潰,據說大多頭髮都白了。

城中漸漸蕭條,常宇對此樂見其成。

「農時過了,人呆在家裡好,省得到時候被人蠱惑。」

他在喝茶,喝濃茶。

秋季燥,喝了濃茶更是讓人莫名的煩惱。

常宇坐在大堂里,靜靜的等待著。

半個時辰過去了,他依舊沒動。

腳步聲傳來,按察使錢暉進來,面色肅然的拱手道:「大人,興和伯來了。」

常宇放下茶杯,揉揉眼睛,嘆道:「該來的終歸會來,傳下去,盡心!儘力!」

這個時候再無衙門的差別,下面的人都是大聲應諾。

「氣勢如虹,不錯!」

方醒帶著家丁和王賀等人進來了。

他目光掃過大堂內,問道:「姜旭澤何在?」

常宇已經迎了過來,說道:「姜大人告病,本官允了。」

方醒負手看著堂上的布置,說道:「爹死娘嫁人,各人顧各人,由得他們去!」

這話裡帶著濃烈的煞氣,在場的官員們都暗自為姜旭澤默哀。

你死抱著那家人有啥用?縣官不如現管,而且方醒還是皇帝信重的重臣,要不是濟南局勢紛雜,早就弄你了。

方醒走到前面,回身道:「軍隊已經準備就緒,武已經齊備,你等如何?是效忠陛下和大明,還是想著要為那些士紳們出一把力?」

「我等不敢。」

「不敢就好!各自努力吧!」

方醒坐下,常宇給官員們使個眼色,然後他們各自散去。

「謀劃容易,執行卻難,陛下在紫禁城中統籌,靠的就是下面的官員們盡忠職守……」

常宇和錢暉點頭稱是,兩人都有些緊張。

方醒指指椅子,示意他們坐下。

「無需緊張,此事是本伯主導,若是有錯,錯在本伯。」

方醒的話鏗鏘有力,隨即他就冷冷的道:「開始吧!」

……

「大軍進城了!」

一隊隊軍士在軍官的帶領下進了濟南城,然後按照事先的分配巡守。

王賀站在路中間,看著空蕩蕩的街道說道:「這是誰的天下?」

「大明的天下!」

于謙聽到了馬蹄聲,他閉上眼睛,任憑馬蹄聲從身邊掠過。

幾個軍士打馬到了一處大宅的外面,厲喝道:「楊舉,家有五十餘頃地乃是投獻詭寄,大人有令,半個時辰內楊舉必須趕到布政司衙門,違時者,全家抄沒!」

「天吶!我家哪有五十頃地的投獻……」

大門打開,一個穿著布衣的中年男子跌跌撞撞的走出來,悲憤的道:「那些地都是我家買的,這是……」

這聲音宛如杜鵑啼血,可這幾名軍士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後打馬而去。

「蒼天吶,楊家何辜……」

王賀看著這人在呼喊,就笑道:「還穿了布衣出來,可見一直都在準備著。」

于謙不想再看此人的醜態,回身道:「色厲內荏罷了,他馬上就會去。」

城中全是軍隊,這些士紳都是知道厲害的,誰敢反抗?

果然,男子悲憤了半天,不用家人提醒,他就急匆匆的往布政司衙門去了。

「這是武力鎮壓。」

錦衣男子站在街頭,目睹了剛才的這一幕,他喃喃的道:「這就是武夫柄國啊!」

「少爺,街上全是軍士,咱們回去吧。」

錦衣男子注意到了那幾個不懷好意的目光,說道:「無礙,咱們去布政司衙門那邊看看。」

他不擔心那些目光,他現在就希望方醒失去理智,然後對自己動手。

那些士紳們組團去找方醒的麻煩,最終色厲內荏,丟盡了聖人子弟的臉面,讓他憤恨不已。

你們不行啊!

一路上他遇到了不少同向的士紳,這些士紳大多布衣,神色悲憤。

陰雲在天空翻騰著,偶爾露出一條縫隙,讓一縷陽光刺下來。

這縷陽光並未給人希望,陰雲隨即遮斷了天空。

錦衣男子發現那些士紳在放緩腳步。

他止步回頭,看著身後跟著的一串人,不禁苦笑道:「古時燕趙多慷慨悲歌之士,山東文教……骨頭呢?」

他身後的那些人在對他諂笑,卻不肯超過他。

這不是尊重,而是……害怕!想有個人擋槍。

錦衣男子搖著頭,喃喃自語著,轉身繼續前行,只是腳步卻沉重了許多。

……

正堂里,方醒坐在主位上,常宇和錢暉不時進出,有些坐不住。

「伯爺,外面來了不少士紳。」

方醒在看書,話本,看的津津有味。

聞言他把書合上,說道:「全部聚攏到堂前來。」

外面漸漸多了腳步聲,方醒起身走到門外。

堂前已經站滿了人,後面的進不來,只能在外面站著。

黑壓壓的一片人頭,而方醒注意到的卻是布衣,以及那個曾經被自己扇耳光的錦衣男子。

他沒有去在意這個,作為那家的代表,他可以把錦衣男子打出去,可這卻代表著他的心虛。

不,不是心虛,而是怯了!

「你是狀師?」

方醒一句話就讓錦衣男子面紅如血。

狀師,也叫做訟棍,起源很早,可在本朝卻視狀師為邪徒。洪武和永樂兩朝,這些人幾無存身之地,直至現在才能偶爾聽聞。

錦衣男子想爭辯,卻被方醒的目光掃過。

那目光中帶著殺機!

天上陰雲密布,地面秋風勁吹。

方醒負手而立,說道:「朝中對投獻詭寄已有定論,盡數歸還,你等可有異議?」

一片默然,一股頹廢和不甘的氣息在士紳中醞釀著。

「誰反對?」

還是無聲!

一陣風吹過,盪起一片落葉沖了過來。

落葉擦過一人的臉,這人猛地抬頭,目光悲憤,欲言又止,最後卻都化為一聲不甘的嘆息。

形勢比人強,兩邊站著的那些軍士都在等著出手,那刺刀看著讓人脊背發寒,誰敢動?

方醒等了一下,然後說道:「諸位看來都是深明大義之人,本伯必將上奏陛下,以後自然有好處。」

下面的不甘更濃郁了。

什麼好處?

田地都沒了,家中的錢鈔再多,可也只是坐吃山空啊!

「開始吧!」

方醒點點頭,有小吏大聲喊道:「都跟著來,仔細看看自家的契書,有異議當馬上提出,否則事後不管,最後畫押!」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