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999章 正當防衛

第1999章 正當防衛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4-14 00:14 | 本章字數:3026

布政司衙門裡,常宇和錢暉一直在等待著。

當看到方醒進來時,常宇迎上去問道:「興和伯,可壓住了?」

方醒點點頭,坐下後先喝了一杯茶,然後說了當時的情況。

「瘋了!」

錢暉怒氣勃發,「這是陛下的旨意,朝中的意思,那人自盡和百姓無關,那些人可是瘋了嗎?」

方醒揉揉酸澀的眼角,說道:「自盡那人是家中的妻子和僕人私通,那人酒後大罵,罵天罵地,他的妻子和僕人一想是個機會,就趁機悶死了他,然後裝作上吊的模樣……」

常宇無奈的搖頭嘆息著,說道:「這是……自作孽啊!」

「興和伯,那些人怎麼處置?」

「那些鬧事的目前關在營中,馬上報給京城,等待朝中的消息。」

常宇試探著問道:「那些商人……」

錢暉也盯住了方醒。

方醒打個哈欠道:「正當防衛。」

兩雙眼睛馬上就瞪得大大的,不敢相信方醒居然會這般說。

「興和伯……」

常宇眨巴著眼睛說道:「只處置那些讀書人,外面會說不公啊!傳到京城去,又是一場風波。」

錢暉也覺得有些不妥,說道:「興和伯,那些讀書人被打的夠慘,少說也得要處置些人來平息外面的物議……」

「本伯說了,那是危急時刻的防衛。」

方醒冷冷的道:「他們的店鋪正在被打砸,被焚燒。他們正在被追打,頭破血流……難道我們要要求他們停止抵抗,任由那些渣滓肆虐嗎?」

常宇和錢暉無言以對,甚至在苦笑著。

在他們看來,商人只是工具,而工具自然是可以被利用的。

直接拿下一批商人,今晚的事就能死死的扣住讀書人們發狂的帽子,何樂而不為呢?

「士農工商,如今士怕是要暫時站在大明的對立面了,至於農,以後要不斷施行仁政,要不斷減輕農戶的負擔,這才是藏富於民!」

什麼?

士要站在大明的對立面?

好吧,我們承認,讀書人大抵會抱怨一陣子,可站在對立面……這個有些誇張了吧?

「你們只看到了少部分人,只看到了自己。」

方醒簡單的解釋道:「我們動了他們的糧倉,而他們的貪婪大抵是四民之中最無底線的,所以要抬起農戶、商人、工匠,乃至於軍戶,抬起這些人來壓住他們,至少要壓制,不能讓形勢失控。」

「商人必須要找到士紳作為後台,否則他們的生意會被侵吞,會被打壓,這正常嗎?不正常,可他們不敢反抗,今夜他們反抗了,這就是我要的。」

方醒沒有避諱自己的想法,他說道:「所以商人們今夜是在防衛,正當的防衛,無罪,等天亮本伯還要去撫慰一番。」

一陣寂靜。

「去歇息吧。」

夜色深沉,漸漸的冷了。

方醒就裹著一件大氅打盹,天色微亮時他就用井水洗漱,然後帶著人去了昨夜的地方。

……

長街上滿目瘡痍,右邊那一片被燒毀的店鋪里有些人在翻找著值錢的東西,不時能聽到叫罵聲。

見到方醒帶著人過來,那些圍觀的人都默默散開。

「都停停。」

方醒招招手,等人群聚集起來後,忐忑的看著自己時,他沉痛的說道:「昨夜之事讓人憤恨,幸而沒有鬧出人命。」

大家不知道他的目的,所以繼續沉默著。

「損失慘重啊!」

方醒指著邊上的廢墟說道:「這是無妄之災。」

是的!

沒錯!

商人的敏銳讓大家都有些小喜悅。

方醒察覺到了這些小喜悅,於是給了一個大喜悅。

「要賠!他們必須要賠償!」

方醒慷慨激昂,義憤填膺的道:「來前陛下叮囑要安穩,不要動亂,免得百姓蒙受損失……」

商人們馬上配合著哽咽出聲,陛下萬歲的呼喊聲卻有氣無力。

方醒的憤怒漸漸收斂了些,於是陛下萬歲的呼喊聲馬上響徹長街,不少人聞聲趕了過來。

方醒滿意的點點頭,繼續說道:「要記住陛下的恩情,回頭本伯會讓人來溝通,損失多少,賠償多少。」

「陛下萬歲!」

「陛下萬歲!」

呼喊聲中,方醒拱拱手,然後帶著人擠出人群。

商人的效忠最不值得看重,朝夕變換,如同牆頭的青草。

不過方醒需要一個形式,一步步的把取消士紳優待這件事釘死。

身後的呼喊漸漸遠去,沈石頭急匆匆的趕來,低聲道:「鄧琺和何山被抓,楊彥早上想出城,結果城門處盤查很嚴,又退了回去。」

「他昨夜去求那家人,結果被趕了出來,後來就去了畫舫,不知怎地說動了那個雀舌去找老相好求情……」

「無恥!」

于謙覺得這等人真是男人之恥!

「去看看大明湖的風景。」

一行人安步當車,等到了大明湖時,沒吃早餐的方醒餓了,就叫人去弄了一碗麵條,蹲在畫舫不遠處吃。

一人吃面,周圍站滿了人,這個詭異的場景讓路過的人都紛紛避開。

「若是能在湖邊修個院子,每日垂釣散步,想想都心曠神怡啊!」

方醒把碗放下,起身看著畫舫的上面探出一個腦袋,還是個女人。

「老爺,是雀舌。」

楊彥居然還不肯冒頭,這讓方醒有些不齒。

……

「秀嶼,外面有人,好些人,都帶著刀。」

楊彥坐在床邊,邊上就是包袱,那封書信被扔在地上,多了個腳印。

他茫然抬頭,沒多看雀舌一眼,起身,悄然出去。

雀舌悲哀的看著他偷偷摸摸的靠近窗邊,飛快的往外看了一眼,然後一屁股坐在甲板上,渾身發抖。

「楊彥,你是主犯,上天入地你都別想逃!」

外面一聲喊,楊彥的身體一震,他緩緩抬頭,哀求的看著雀舌。

雀舌只覺得心中一痛,她提著裙子,輕盈的走過去,蹲下。

「秀嶼,是興和伯,他來了。」

楊彥苦笑道:「是啊!他是不肯讓我走掉的。」

雀舌看著他,認真的說道:「秀嶼,我會跟著你去,不管你被流放到哪,我都跟著你。」

楊彥伸手摸著她嫩滑的臉,感動的道:「好。」

雀舌心中一松,就起身走到窗戶邊,說道:「秀嶼,你放心,我有不少積蓄呢,到時候不管是去交趾還是緬甸,咱們都不缺錢,然後咱們在那邊好好的過日子,等有了孩子……秀嶼!」

滿懷憧憬的雀舌回身,淚水馬上盈眶。

楊彥正在從包袱里拿出一個油紙包往懷裡塞,他抬頭,深情的道:「雀舌,你幫我拖住他們,等我安定下來之後,一定會來找你。」

說完他起身就準備下樓梯,甚至都沒想著和雀舌告別。

雀舌疾步過去抱住他,悲聲道:「秀嶼,那是興和伯,那是名將,你逃不了的。聽我的,主動出去,流放就流放,我陪著你……啊!」

雀舌鬆開手,她看著自己的左臂,那裡漸漸湧出血色,然後開始噴涌……

她抬頭,面色慘白的看著楊彥,嘴唇在顫抖著,問道:「秀嶼,為何……」

楊彥握著一把短刀,惡狠狠的道:「你這個賤人,你這個千人騎的賤人,真當老子會看上你嗎?」

說完他轉身就下了樓梯,腳步匆匆,別無留戀。

「秀嶼……」

楊彥聽到這聲喊,不禁大恨,在船夫詫異的眼神中,他毫不猶豫的跑到了船舷邊,還不忘回身威脅道:「不許說!」

船夫下意識的點點頭,然後就看到雀舌捂著左臂追了過來。

「噗通!」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