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004章 大局第一

第2004章 大局第一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4-15 14:16 | 本章字數:2796

馬良帶著幾個心腹衝出了城門,身後那些守門的賊人都知道是怎麼回事,於是都跟著往外跑。

然後他們就一頭撞上了在外面游弋的騎兵……

弩在瞄準,兩翼在包抄。

前方的明軍策馬逼近。

長刀指向馬良,百戶官喝令道:「十息之內下馬跪地請降!」

馬良看看左右,低聲道:「大家放心,最多是流放,那些事別說……」

眾人下馬,明軍緩緩逼過來,然後開始捆綁。

馬良在看著同夥,眼神凌厲。

大家都是一夥兒的,供出來都沒地跑。

「大人,他就是馬良!」

……

城中已經恢復了秩序,一隊隊的賊人被收攏。

「伯爺,那些就是本地士紳。」

躲在百姓家中的肖志跟在方醒的身邊,一路介紹著長山城的情況。

方醒的目光掃過那一群恭謹的男子,問道:「你們為何完好無損?」

呃……

這是個不好回答的問題,但還是有人出頭了。

「見過伯爺,賊子謀逆時,在下等人就帶著家丁在此固守,賊人見我等戒備森嚴,未敢動手。」

「伯爺,先前我等都派出了家丁……」

咱們是一夥兒的啊!

方醒看著這些小心翼翼的臉嘴,微笑道:「辛苦了!」

眾人紛紛躬身道:「不敢不敢,伯爺辛苦,我等只是盡了本分。」

于謙目光複雜的看著這些人,微微搖頭。

「拿下!」

方醒指指這群人,然後負手去了縣衙。

那群人愕然,然後悲憤,然後絕望。

「興和伯,這是為何?」

「伯爺,在下所犯何事?為國出力還被拿,這是哪家的規矩?」

「蒼天吶!朗朗乾坤!朗朗乾坤!這是顛倒黑白啊!」

「夠了!」

于謙一聲斷喝,喝住了這些看著比比干還冤的士紳,厭惡的道:「長山最有錢的就是你們,叛逆不來攻打你們,這是何故?難道說你們的道德精深,已經可以不戰而屈人之兵了嗎?」

一個士紳被軍士反剪著雙手,喊道:「他們來攻打過!他們來攻打過!」

「無恥!」

于謙怒道:「他們若是不敢攻打這座宅子,哪來的膽子抗拒官兵?前言不接後語,且等匪首就擒,看你等怎麼說!」

他搖搖頭,拂袖而去,身後留下了一片慘白。

「造反?」

一個士紳失魂落魄的道:「這可是造反啊!造反……都是不論證據,只論……嫌疑……」

歷朝歷代對待造反的態度大抵都相似:首惡和頭目弄死,剩下的人大多都是流放到最惡劣的地方去。

托中原王朝歷來疆土龐大的福氣,所以流放地的選擇從來都不是問題。

這些人都沒好果子吃。

「尚茹呢?」

絕望之下,有人大聲的喊道:「大人,伯爺,尚茹才是主謀啊!」

……

縣衙里亂糟糟的,肖志人面熟,就叫了幾個相熟的人家,然後大家一起動手,把縣衙清理乾淨。

「伯爺,馬良和同夥就擒。」

「要口供。」

方醒覺得這是一場乏味的征戰:一群被蠱惑的莊戶,一群居心叵測的士紳,外加一個以為自己有天命在身的青皮頭子,就迫不及待的來了一場鬧劇般的造反。

「愚昧的人!」

方醒讓辛老七拿錢給肖志,請他去收些山藥來。

「晚上讓弟兄們吃山藥炖肉!」

長山這地方的山藥還真是對了方醒的胃口,他準備回京時帶幾百斤,自家吃,送點給朱瞻基,好歹讓他保養一下。

這娃咋就那麼倔呢?

方醒有些憂鬱,他叫端端每日早上去騷擾朱瞻基,讓他起來鍛煉。開頭不錯,可後來朱瞻基又鬆懈了。

想起愛哭的玉米,一股緊迫感讓方醒再也忍不住了。

「讓方二回京,馬上回去。」

帶著方醒的囑咐,方二一人三馬,在一個總旗部的保護下出發了。

而馬蹄聲才消失,接著又出現了。

「伯爺,常大人遇刺,重傷!」

飛騎來報的正是留在濟南城的聚寶山衛的斥候,他們已經跑死了幾匹馬,而濟南城到這裡的距離還不到一百公里。

「濟南目前如何?」

方醒沒有去關切常宇的生死,這是一個大將的必備素質之一——大局第一!

斥候說道:「濟南城目前還算平靜,姜旭澤已經回來了,但是錢暉卻不許他接手布政司,兩人在鬧騰,那些官員也跟著不安。」

方醒起身,吩咐道:「吳躍帶人清理長山,我回去後馬上派人來接替你們,于謙留下。」

這是要馬上趕回濟南的意思,于謙馬上說道:「興和伯,此事重大,下官請跟著回去。」

家丁們已經在收拾東西了,方醒說道:「這邊有你沒你問題不大,可這一路都是換馬不換人,你確定自己撐得住?」

軍中疾行趕路時,經常會有換馬不換人的情況,不經常長途騎馬趕路的人受不住。

……

天空烏雲籠罩,伴隨著常宇遇刺的消息,讓人壓抑。

布政司衙門裡愁雲慘淡。

常宇是在出門時遇刺的,刺客一箭就射中了他的胸口,然後遠遁,至今還沒抓到。

姜旭澤在得到消息後的第一時間就趕到了布政司衙門,馬上叫人去找來了十多名對外傷有造詣的郎中。

這是個安撫人心的舉措,接著他又派人去保護五品及以上的官員,進一步安定了人心。

「姜大人,濟南府形勢詭秘,下官身為按察使,請你迴避!」

大堂里,一群參政參議都不知所措的在看著錢暉和姜旭澤之間的劍拔弩張。

天色漸漸的黑了,兩人還是僵持不下。

姜旭澤有些忍無可忍了,說道:「本官乃是右布政使,常大人遇刺,本官自然要接過重任,錢大人,你這是在胡攪蠻纏!」

錢暉只是不理,姜旭澤森然道:「你只是按察使,手伸的……太長了!」

錢暉冷笑道:「下官的官階是不及大人,職權也管不到布政司,可姜大人,你為何不同意本官的建議?派出軍士封鎖街道,這是此時的要務!」

姜旭澤指著他,搖頭道:「常大人遇刺,此時的濟南城中人心惶惶,調集軍隊封鎖城中,若是有人趁機引動,一城皆驚,難道要鎮壓嗎?」

他看著下面的官員們,自信的道:「那些軍隊要引而不發,這才是震懾人心的法子!若是盡數派出封鎖,人心就亂了!自亂陣腳啊!」

錢暉冷笑道:「本官不與你說這些,派去報信的軍士早就到了長山,興和伯乃當朝名將,估摸著現在已經快到了,咱們什麼都不用說,等興和伯進城了再做道理!」

轟隆!

大雨傾盆而至,姜旭澤看著外面的雨幕,嘆道:「這雨那麼大,哎!」

……

濟南城,守城的軍士穿著蓑衣,披著雨布,蹲在城頭瑟瑟發抖。

「好冷啊!」

深秋的大雨帶來了降溫,也帶來了觀察上的困難。

「有騎兵來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