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010章 挖人(感謝『大官人到此一游

第2010章 挖人(感謝『大官人到此一游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4-17 13:51 | 本章字數:2826

那些混亂的軍士也開始漸漸的平息下來,看著方醒手中的長刀還在滴血,讓他們想起了這位以往的手段。

京觀!!!

方醒的眼睛微眯,甚至還在微笑著。

可越是微笑,越是讓人害怕。

於是隨著腳步聲的臨近,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

隨著距離的拉近,一個黑壓壓的陣列出現在大家的眼前。

「是聚寶山衛!」

一聲驚呼之後,少許慌亂,旋即營中的隊列馬上成型,而且比開始時還要整齊。

陣列如牆而進,吳躍上前稟告道:「伯爺,我部應時趕到。」

方醒看著這些渾身濕透的將士,說道:「辛苦了,戒備!」

被油布包裹著的火槍被解開,裝彈……

陸豐看著倒在地上的屍骸,咬牙道:「伯爺,下官帶人鎮壓!」

剛才絕對是有人起鬨,所以方醒點點頭,說道:「本伯在看著,一刻鐘之內!」

陸豐大喜過望,帶著自己的親兵沖了過去。

「剛才誰起鬨,揪出來!」

他殺氣騰騰的道:「知情不報者同罪!揭發者有功!」

隨即就是一場鬧劇,十多人從隊列中被揪出來,然後兩人掙脫,開始逃跑。

愚蠢的人啊!

晨風吹拂著臉龐,方醒舉手。

一隊軍士衝出陣列,從左邊包抄了過去。

那兩個軍士被追趕著到了營寨邊上,他們努力的攀爬著,在追兵到來之前,終於翻了出來。

「退後!」

外面趕到的小隊厲喝道,追兵看到那排槍的架勢,趕緊從側面退了回去。

那兩人慌不擇路的往右邊跑,卻沒看到小旗官已經舉起了手。

「齊射……」

「嘭嘭嘭嘭!」

近距離的攢射下,兩人被打倒在地。

鉛彈無法立即致命的缺點爆發了,這兩人一時間不得死,慘嚎聲在天邊出現的一抹晨曦的映襯下,顯得格外的滲人。

方醒居然讓麾下連夜趕回來,這是準備好的退路啊!

陸豐知道,一旦濟南城中大亂,這支軍隊將是平叛的主力。

而到了那時,城中必定是血流成河。

可他當時為何要急著進城呢?

……

王裳的年紀大了,起得早。

昨晚上的鬧騰他已經知道了,洗漱之後,他喝了稀粥,然後捂著腮幫子倒吸涼氣。

「夫君可是牙疼了?」

他的老妻熟稔的去找來細辛,然後王裳把葯咬在牙下,嘶嘶的皺眉。

小奶狗在桌子下面嗅著,想尋找食物。

幾個兒子帶著孫子們都來了,見狀都紛紛問候。

王裳擺擺手,說道:「都各自回去。」

等他的孩子們轉身後,王裳想起了昨夜的事,就說道:「今日不可外出。」

「是,父親。」

王裳努力喝完了稀粥,然後對老妻說道:「這幾日別出門,為夫記得家中的米糧足夠十餘日,那便夠了。」

他的老妻說道:「外面鬧哄哄的,正好在家中養養身體。」

王裳點頭,卻不瞞老妻:「昨夜城中鬧騰,那興和伯手辣,估摸著要動手了。」

「父親!」

這時外面有聲音傳來,王裳無奈的道:「慌什麼?」

他的大兒子急匆匆的進來,有些慌張的說道:「父親,有人求見。」

「誰?」

王裳閉上眼睛,好似在養神。

「父親,是興和伯……」

王裳端坐著,睜開眼睛,淡淡的道:「開門,請進來。」

他是長者,自然無需去迎接。

然後他對老妻說道:「去泡茶來,接著你就歇息吧。」

他的老妻擔憂的道:「他會不會……」

王裳搖搖頭,等老妻去後,就起身走到門邊。

不出門相迎,這是他的年齡所決定的,但他必須要走下台階去,否則就是在侮辱方醒的爵位。

當方醒出現時,他的年輕還是出乎了王裳的預料,老蒼頭扶著他下了台階,他拱手道:「見過興和伯。」

方醒拱手道:「百鍊先生不必多禮,方某貿然來訪,倒是冒昧了。」

王裳居然點頭了,讓人訝然。然後他側身道:「興和伯請進。」

方醒搖搖頭,伸手相讓:「先生年長,請。」

小奶狗在台階上叫喚了幾聲,王裳俯身作勢要打,它這才不甘心的跑到了邊上。

兩人進了裡面,王裳的老妻奉茶,方醒起身致謝。

他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微笑道:「昨夜方某進城時遭遇截殺。」

沒頭沒腦的一句話,王裳卻懂了方醒的意思,他說道:「此輩不可姑息。」

方醒的笑意更盛了,說道:「方某來濟南,不為殺戮,不為打壓,只為了……要一個道理!」

王裳揮揮手,門外的大兒子躬身告退,然後他說道:「你要什麼道理?」

方醒打量著室內簡單的布置,看看手中的茶杯只是平常。

「要一個讀書人憑什麼比百姓高貴的道理!」

方醒盯著王裳,緩緩的道:「方某來之前就聽過您的事,您同樣是對目前的士風不滿,方某想問……滌盪士風…….如何?」

晨曦緩緩輕撫著庭院,彷彿蘊含著生機。

「這是晨。」

王裳指著外面說道:「人有少中老,萬物也有。儒學興盛於漢,中間幾度臣服,文官在宋終究還是成了一統,這是頂峰,可同樣也是衰落的肇始。老夫看了那麼多史書,其間多有杜撰,貼金,老夫不喜這等修飾之舉,遂棄之,只想尋心中之道。」

「什麼道?」

「無關世事,獨善其身!」

一陣沉寂。

晨曦漸漸如雲霞,瑞氣萬千,把雨後的院子映照的格外的生機勃勃。

「您看。」

方醒指著院子里幾株殘敗的花樹說道:「此時看來幾近敗亡,可我卻覺得它們生機勃勃,為何?」

「因為我們都知道,秋去冬來,生機並沒有消失,只是在蟄伏著。」

王裳眼中的戒備之色消散了些,點頭道:「有起有伏,時移世易,不管是儒學還是科學,該蟄伏時就不要鼓噪,否則就是大禍臨頭。」

這時辛老七走進來,沉聲道:「老爺,沈石頭那邊有了發現。」

「不急。」

方醒點點頭,等辛老七出去後,他接著話頭說道:「儒學無寸進,一味在人心人性上著手,方某竊以為人性本私,再多的教導也只是輔助,律法和監督才是王道。」

王裳微微點頭,方醒微微側身,認真的道:「讀書人就是天神的時代不該延續下去了,他們習慣了高高在上,習慣了坐享其成,習慣了巧取豪奪,先生,這不是大明之福……」

王裳面無表情的道:「這些無用,外間說老夫離經叛道,萬般斥責,學生也一一離去,這便是你所說的人性本私,老夫早有耳聞,卻是大為贊同。」

方醒微微頷首表示感謝。

王裳自嘲道:「你倒是上下折騰的不錯,不管是取消軍戶戶籍,還是要自立工坊為試點,和工部打擂台,這些都是老夫望而生畏之事,如今陛下和你居然敢動讀書人的根基,老夫午夜夢回時……也曾前後細思,悚然而驚啊!」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