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011章 見明,報紙(感謝「開心快樂

第2011章 見明,報紙(感謝「開心快樂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4-18 00:14 | 本章字數:2952

王裳第一次正面看著方醒,認真的道:「若是十年前,老夫敢與你並肩,如今卻垂垂老矣,子孫拖累,興和伯,最終的大明是什麼樣的?告訴老夫,百年後老夫會在墳頭上看著大明…..」

兩人之間的談話完全沒有涉及道統之爭,當看到王裳那雙老眼中的淚水時,方醒心中一震,想起了沈石頭稟告的事。

「大明…」

方醒在思索著,思索著自己理想中的大明會是什麼樣的。

太陽跳出了地平線,看似緩慢,實則很快的掙扎著出現。

陽光揮灑在濟南城中,也揮灑在大明湖上。

大明湖畔,雀舌站在湖邊,身後一個女子在低聲說道:「姑娘,楊彥供出了許多人,外面罵他的人多不勝數……那些人說了,楊彥怕是活不成了。」

雀舌微微側臉,避開了第一縷陽光。

清晨的陽光照在她的臉上,玉般的肌膚上恍如透明。

她微笑道:「不能救嗎?比如說…….我出錢贖罪……」

她身後的女子乃是媒婆一類的人物,三教九流都熟悉,所以也想做成雀舌的生意,但……

「姑娘,哪怕是布政司,我也能去找人說話,可……」

「興和伯嗎?」

「是,那人號稱魔神,誰敢惹他?他要弄死誰……姑娘,放手吧,你已經對得住他了。」

眼前這個如朝露般鮮嫩的女人啊!

女子搖搖頭,覺得雀舌痴情太過。

「姑娘,情深不壽啊!」

雀舌點點頭,微笑道:「多謝你了,這是些辛苦錢。」

女子搖搖頭,推拒道:「事情沒做,只是來說幾句話,我卻不會收錢,不然傳出去我李二娘就沒臉見人了,告辭了。」

女子轉身離去,雀舌沖著她的背影福身。

她緩緩起身,然後回到船上,再出現時,已然是打扮了一番。

地面蒸騰著水氣,空氣中彷彿多了一層水霧。

「大明該是如這朝陽初升。」

方醒起身走到門口,一夜未睡,他閉上眼睛,感受著陽光照在身上的那種溫暖。

然後他回身道:「四民……恕我直言,所謂四民,這是帝王在給自己挖坑,最終埋葬他們的也是這個坑。」

「帝王要討好那些人,要用那些人來鉗制百姓,成為一個盤恆於百姓和帝王之間的階層。先生,這個階層已經開始腐爛了。」

「他們壓著百姓,而百姓就是彈簧,彈簧就是一種壓的越重,反彈就越重的東西……當這根彈簧觸底反彈時,先生,那就是一場大火,一場燎原大火!」

「我希望看到的大明,道路暢通,百姓可自由遷徙。他們富有主動精神,不會怯於出外闖蕩。他們要保持著對新鮮事物的好奇心,並願意去探究。」

「而官吏,他們只是在管理,一層層的下來,強有力的監督和嚴苛的律法才能保證他們不敢貪腐,不敢魚肉百姓,大明需要的是做事的官吏,要有開拓眼光的官吏。」

王裳搖搖頭,說道:「貪如火,遏制不住。」

方醒微笑道:「所以才需要強有力的監督。」

「大明應當是對內施行仁政,對外敢於強硬,審時度勢,若有挑釁,召之能戰,戰之能勝,布威於異域。」

王裳目光複雜的看著侃侃而談的方醒,心中卻想到了前秦,那時候的帝王將相俱是野心勃勃,征伐不斷,最終一統華夏。

可大明……

方醒的臉上彷彿在散發著光暈,疲憊消散無蹤。

「大明必須要保有對未來的目標和渴求,要勇於去探索未知,不管是水底還是地底,或是……天空。」

「天空?」

「對,天空。」

方醒指著頂上說道:「未知導致神話和愚昧,那麼我們就去探索它,讓它在我們的眼中無所遁形。」

此時的天,除去皇帝之外,就代表著未知和敬畏。

華夏的傳統中,天就是至高無上的,不可探索的,於是崇拜。

他笑了笑,說道:「比如說一出現什麼天災人禍就歸咎於帝王失德,來顆流星就嚇得滿朝恐慌,您覺得合適嗎?」

王裳說道:「這些哄不了那些明白人,興和伯,大明……老夫不知道你所描述的大明能否實現,不過……你想讓老夫做什麼?」

「駁斥他們!」

方醒目光炯炯的看著王裳,說道:「先生,我一直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弄一份類似於邸報的東西。

「邸報?老夫倒是看過不少抄本。」

王裳不知道方醒想幹什麼,但卻有些警惕。

「寫什麼?」

朝中的邸報發下來之後,會有人抄寫傳送,然後就擴散開了。

「方某準備取名為見明報……主要是寫些時事文章,可駁斥,可讚賞,嬉笑怒罵皆為文章,方某誠心請先生出山,並保證不會強加什麼。」

見明,你在大明見到了什麼?

我在大明經歷了什麼!

……

王裳想了想,他的老妻已經在門外出現幾次了,只是見兩人在靜坐,這才離去。

良久,王裳苦笑道:「罷了罷了……」

方醒起身拱手道:「多謝先生,回頭方某會讓于謙來細說。」

事情的順利讓他有些意外,王裳卻沒有避諱這個,直接說道:「老夫窘困良久,家中的孩子也受了老夫的牽累,想來慚愧。興和伯,老夫乃是儒學!」

他正色看著方醒。他直說自己生活窘迫,想為稻粱謀。可骨子裡還是被壓抑的想反彈,於是才一拍即合。

方醒也正色道:「道不同,但志向一致,為何不能求同存異?」

王裳撫掌笑道:「正當如此,正當如此!此事老夫便接下了!」

方醒躬身道:「化筆為刀,嬉笑怒罵,任憑先生。」

王裳起身相送,兩人邊走邊說著這份報紙的事,等到了大門口時,王裳的三個兒子也來相送。

這是禮貌。

方醒微笑道:「幾位世兄英姿勃發,當能承接先生的衣缽,本伯拭目以待!」

王裳的三個兒子都只是拱手,卻不見喜色。

方醒暗自誇讚著,然後告辭。

才走出門外,就見幾個大漢正在和方五等人對峙。

「草尼瑪!這是濟南,王家欠債還錢天經地義,皇帝老子來了也沒二話!」

一個大漢沖著方五罵道:「滾!不然今日讓你們知道什麼是拳頭!」

另一個大漢從懷裡摸出短刀,說道:「別以為你們能佩刀就了不起,這事濟南府的都知道,布政司衙門都不敢管,你們算個什麼東西!」

先前那大漢也是冷笑道:「今日咱們要扒了他家的牆,誰敢攔著,除非是興和伯來了,不然誰擋就打斷誰的腿!」

方五愕然,家丁們都有些吃驚。

方醒回身看著門內的王裳,眼中有探問之意。

王裳別過頭去,眼睛眨巴著,然後說道:「老夫……卻從未欠人錢財,難……啊!」

一股巨大的悲哀讓方醒躬身道:「有所為,有所不為,您才是這話的見證者,方某慚愧!若是方便,此事便由方某處置了,可好?」

對儒家的見解不同,按道理是常事。

可王裳以前卻罵過士林風氣,說是自己寧可像條狗般的活著,也不肯和那些蠅營狗苟之輩廝混!

於是他就被孤立了,周圍人的孤立倒也罷了,可他的學生們也漸漸離去,原因大抵是受不了這種孤立。

於是他就成了一個孤獨的鬥士。

而他的家人也受到了牽連,只有一個在外地為官的兒子僥倖躲過,其他三個兒子都只能另尋出路。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