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012章 娼,匪

第2012章 娼,匪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4-18 00:14 | 本章字數:2836

王裳愕然,方醒低頭躬身,沒看到他的眼中閃過難堪之色。

「多謝興和伯。」

哪怕再難熬,可他也不希望此事被外人解決掉。

那種感覺,若是年輕人,肯定會感激零涕,可王裳在此之外卻覺得有些尷尬。

可他並不迂腐!

換做是其他人,估摸著不會答應,這就是顧忌著臉面問題。

方醒肅然道:「公正無法彰顯,律法成為空談,這正是方某此行要解決的問題,先生多禮了。」

王裳感激的拱拱手,他的幾個兒子也是有些意料之外的歡喜。

方醒轉身,說道:「本伯方醒。」

鐺!

短刀落地!

幾個大漢面面相覷,漸漸的面無人色。

王裳百感交集的看著這一幕,對他家而言是大麻煩的這些大漢,方醒只是報了個名號,就已經崩潰了。

方醒回身拱手,微笑道:「方某這就告辭了,先生且在家等候。」

王裳鄭重的拱手道:「應人之事,自然儘力。」

方醒點點頭,然後和辛老七走了。

那幾個大漢以為這是逃過一劫,於是相互歡喜。

方五拔出刀,刀指這幾個大漢,喝道:「跪下!」

青皮之間的戰鬥就是好勇鬥狠,可在軍隊蓄養出來的煞氣之前,所謂的好勇鬥狠都成了笑談。

幾個大漢跪在地上,頭都不敢抬,隨後被一個家丁依次上綁。

方醒覺得這樣的學術氛圍不正常,如王裳這等人不會少,可都在壓力之下湮滅無聞。

所以他一直皺著眉頭,直至辛老七喝了一聲,這才抬頭。

雨中露珠!

一襲白裙的雀舌微微一笑,然後福身。

「見過伯爺。」

方醒也被她驚艷了一下,可也只是一下,然後問道:「何事?」

雀舌身後跟著個侍女,她說道:「秀嶼百般罪過,小女不敢辯駁,只懇請伯爺放過他,小女願意……」

說著她回身要了侍女背著的包袱,一臉期盼的道:「伯爺,這是小女的所有積蓄……」

方醒覺得有些口渴,就要了水囊,喝了幾口,然後不解的道:「楊彥棄你如敝履,甚至坐視你差點淹死在大明湖中,你為何還想救他?」

在他看來,這等已經是撕破臉的男女之間的關係不該這般,不說落井下石,可還要援救,這是什麼精神?

「以色侍人者,色衰則愛馳……」

方醒覺得這女人算是個可憐人,就勸道:「回去吧,回頭你若是想從良,本伯做主,去了你的籍,且……好生過日子。」

他本想說找個人嫁了,卻臨時換了個詞。

雀舌的笑容漸漸收了,面色淡然的道:「小女……不知道呢,只是舍不下,忘不掉,所以…就來了,只要能從輕處置秀嶼,小女任憑伯爺處置。」

方醒有些不耐煩的道:「楊彥涉及的事死十次都有餘,你的所謂舍不下,不過是習慣罷了,忘掉他,半年不夠,那就一年。」

他皺眉和雀舌錯身,手臂一緊,卻已經被雀舌抓住了。

雀舌宛如在猛虎口下的小鹿,瑟瑟發抖的道:「伯爺,小女願意……自薦枕席……」

女人在什麼時候最動人?

嬌羞!

那長長的睫毛微微顫抖,臉蛋微紅,不敢抬頭…..

方醒輕輕的撥開那隻玉手,說道:「好生過你的日子,記住,願意脫籍,報上本伯的名號即可。」

楊彥乾的事太大,就算是輪到皇親國戚的身上,至少也得是幽禁終生的待遇。

雀舌的手彷彿是失去了生命力般的垂下來,來回擺動著。

她福身道:「多謝伯爺。」

方醒點點頭,說道:「那只是一個人品不端,野心勃勃的傢伙,不值當你這般糾結。」

他帶著家丁們走了,雀舌站立原地,目光沒有焦距的看著前方,喃喃的道:「去歲春日,樹下那一遇,便再也忘不了……那日的花可真美啊……」

……

丁耀很惶然,惶然不可終日。

濟南城並未亂,也沒戒嚴,可見方醒應該無恙。

方醒無恙,許多人就要倒霉了。

丁耀想逃跑,可大門外站著十餘人,而且沒有避諱,就是軍服。

後門更是不用想,就算是沒人他也不敢走。

他派人去翻牆試過,可那人出去後就再也沒有回來。

他不認為那個手下是沒義氣的獨自跑了,估摸著此刻正在大牢里受刑。

誰會來?

那個尚茹就是個蠢貨,一百人去圍殺六人都大敗虧輸,讓丁耀覺得自己是所託非人,早知道他就該親自率領那些曾經的馬賊去圍殺方醒。

他就坐在府中小溪上的那個亭子里,上次他就是在這裡見了楊彥。

那時盛夏,生命力彷彿都滿溢了。

而如今是深秋,落葉飄落在已經淺了不少的溪水中,緩緩流動。

他在喝酒,喝了一個多時辰,卻只喝了半杯。

他把酒杯握著已經有小半個時辰了,他覺得手中不能少東西,否則就心中空蕩蕩的。

他的手下大多派出去了,剩下的五人都佩刀,此刻就在邊上發獃。

風從水,一陣風吹過,亭子里的人都打了個寒顫。

「究竟是死是活!」

丁耀在僥倖著,他想著早上聽到的消息:昨夜那些人全被殺光了。

方醒悍然殺光了截殺自己的人,一個不留,跪地請降的照殺不誤。

如今濟南城中已經把他傳成了天煞星下凡,這一生都要在殺戮和鮮血中浸泡著。

丁耀只覺得五內俱焚,他把酒杯隨手一扔,起身道:「出去看看!」

一個手下說道:「大哥,外面有人。」

落入小溪的酒杯飄蕩了幾下,然後傾斜著,溪水慢慢的灌進去…最後慢慢沉入水裡。

他帶著手下義無反顧的往府門方向去了。

這一路的庭院雖在秋日,可也有可觀之處,但誰都沒心思去多看一眼。

風景於生命而言……只是多餘。

當丁耀遠遠看到府門時,他猶豫了一下,不過馬上就把繼續等待的念頭拋掉。

「死就死,這般煎熬,哪是咱們這等刀口舔血的人過的,殺出去!」

丁耀在給手下打氣,同時也是在給自己打氣。

「咱們只要逃出去,到時候再召集些人,那可是魚歸……」

「嘭!」

大門就在丁耀的注視下猛地被撞開了,木屑四濺,飛塵漫天。

丁耀眯著眼,退後一步,喝道:「這是死路!殺!」

悍匪的氣質在這一刻顯露無疑。

丁耀第一個持刀沖了過去,他的五個手下也毫不猶豫跟著。

「啊!」

一個被綁著的人被扔了進來,隨後方醒邁步進來,冷冷的看著疾步而來的丁耀六人。

「殺了他!」

丁耀厲喝一聲,此刻他的腦子裡只有一個想法。

殺一個夠本,殺兩個還賺一個。

家丁們走了進來,旋即弩箭對準了丁耀等人。

丁耀絕望的喊道:「你是誰?為何不給老子一個公平的機會?」

方醒舉起手,淡淡的道:「本伯方醒!」

「方醒……」

「放!」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