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019章 與民爭利,一稅制

第2019章 與民爭利,一稅制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4-20 13:56 | 本章字數:3010

等俞佳急匆匆的出來時,就見到方醒和幾個軍士在那裡聊的眉飛色舞的。

只是他說話時嘴角有些一扯一扯的,近前一看,原來是開裂了。

「興和伯,陛下召見。」

方醒放下茶杯,指著身後的家丁說道:「麻煩兄弟們給他們點熱乎的東西,那個方五,記得給兄弟們些錢鈔。」

那些軍士馬上推拒道:「伯爺您這可是太客氣了,不過是幾壺茶的事,哪值當什麼錢啊!您快去。」

方醒愕然,也不堅持,就拱拱手跟著俞佳進去了。

一路到了乾清宮,殿中的君臣見到方醒的模樣都有些惻然。

滿臉的口子,泛紫的皮膚,雙手看著粗糙的就像是老樹皮……

行禮之後,朱瞻基的眼神微黯,微微側臉道:「去……給興和伯弄碗藥茶來。」

方醒拱手道:「陛下無需擔心,臣只是趕路急了些,身體無恙。」

這是來求援嗎?

群臣眸色微動,有人暗自歡喜,有人面無表情,有人愁腸百結……

朱瞻基猶豫了一下,說道:「興和伯一路辛苦,先回家歇息吧。」

這是要壓住消息的意思,可方醒卻拱手道:「陛下,濟南無事。」

朱瞻基的一顆心終於落了下來,就問道:「朕前日接到急報,說是有人雨夜截殺,如何?」

這是群臣都關注的事情,外面傳的邪乎,可皇帝又不肯細說,最後還得要靠著流言來獲取詳細的信息,說起來都是淚啊!

朱瞻基含笑問道:「說是辛老七以一敵百,可是真的?」

奏章是方醒親自寫的,朱瞻基自然不會懷疑,這時候重提此事,不過是讓群臣感受一番那些人的猖獗而已。

「辛老七當夜一人獨戰,斬殺七十餘人!」

「哦!」

「天吶!有這等凶人!?」

「這……不會是……聽說那些人都死了。」

群臣有震驚,也有懷疑。

「他是英雄!」

方醒斬釘截鐵的道:「於公,辛老七制止了濟南城的大亂。方某當時若是被殺,濟南城必然會成為烈焰,那些人會趁機發難!」

群臣都點點頭,方醒若是當時身亡,濟南城絕對會成為戰場。

那些人會用一個破爛的城市來提醒皇帝:別再胡鬧了,再胡鬧下去,大明就會成為一個爛攤子!

但同樣有人在暗自遺憾,大殿內的氣氛有些詭異!

方醒笑了笑,嘴角的裂口被扯動了一下,他皺眉道:「於私,辛老七以身護主,悍不畏死,方某當時想到了朝堂,若是人人不畏死,人人為公,那大明會是怎樣的景象。」

他把目光轉向武勛,頷首道:「山東都指揮使李維被女人誘惑,坐視城中無人看管,方某已經在營前將他梟首。」

武勛們有些尷尬,能做到都指揮使的,那李維也不知道是誰的人。

朱瞻基看到方醒還想去刺激武勛,就說道:「此事朕已知曉,那李維不堪用,關鍵時刻差點誤了大事,若非是當場梟首,朕也會用他的腦袋來告誡諸軍。」

武勛齊齊請罪,朱瞻基說道:「清理田畝何等的重要,瀆職者……不可饒恕,右布政使姜旭澤,全家拿了,流放……蘇門答臘!」

方醒在看著,在朱瞻基的處置決定出來後,他看到文官們幾乎都是面色黯淡。

流放到蘇門答臘,那真是生不如死啊!

「如今濟南一地田畝清理完畢,下一步就是剝離投獻土地,要注意百姓!」

朱瞻基看透了此事中的要害,到了現在,反對最激烈的大抵就是那些把土地投獻給士紳的農戶!

這種事你不能說哀其不爭,只能說是百姓的安全感缺失。

他們怕了,生怕脫離了士紳的庇護之後,那些小吏糧長們會把他們打入十八層地獄,用賦稅讓他們嚎啕大哭。

「陛下,臣以為要想解決此事,唯有一法!」

「哦!那興和伯說說。」

方醒急切的趕回京城,必然是有要事,那麼會不會是這個呢?

不但是朱瞻基,群臣也豎起耳朵,仔細聽著。

方醒的目光漸漸平靜,說道:「臣以為,百姓之所以樂於投獻,關鍵在於大明並未給他們安全感,促使他們冒著血本無歸的風險把土地拱手相讓。」

安全感?

「安全感?」

金幼孜問道:「興和伯,能否說細些。」

方醒點點頭,說道:「也就是說,大明……並未盡到責任,百姓朝不保夕,畏官府如虎,他們害怕了,害怕大明不能保護他們!」

金幼孜的面色猛地一紅,身體搖晃幾下,嘶聲道:「興和伯,你這話……你這話大逆不道!」

方醒肅然道:「百姓朝不保夕是事實,不管是賦稅還是下面的各種搜刮,甚至勞役也能破家,敢問金大人……」

他的目光緩緩轉動,群臣有的和他對視,不,是怒目而視。

你方醒居然敢說這等話?

你把大明置於何地?

方醒指著天空,鏗鏘有力的問道:「敢問諸位,誰來保護他們?誰在保護他們?」

一個官員出班說道:「興和伯,百姓能吃飽,有屋住,這便是安居樂業,還要什麼保護?!」

方醒鄙夷的看著他說道:「何不食肉糜?」

官員氣得指著方醒,期期艾艾的道:「興和伯,你…..你大逆不道!」

何不食肉糜,這話有些犯上了。

可朱瞻基只是在沉默著,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方醒不想和這等觀念的人多說,他回身道:「陛下,臣以為,當前可行一稅制!」

大殿內的氣氛驟然冷了下來,就像是寒冬提前降臨。

農稅多少年了?

數不清!

而一旦試行一稅制,那幾乎就斷了許多人的財路。

這個不可怕,可怕的是地方上再也無法用搜刮的錢糧來養編外人員了。

若是全體官吏都是編製內的……

皇權下鄉!

這個念頭幾乎同時在大殿內群臣的腦海中閃過!

方德華!

無數雙眼睛看似平淡,可隱藏在深處的恨意幾乎能毀滅整個皇城!

要知道他們的家族在家鄉就是靠著皇權不下鄉,這才能過的滋潤。

皇權下鄉,那是…

「那是暴秦……」

一聲驚呼之後,萬籟俱靜。

朱瞻基面色鐵青,眼神閃爍,看來正在醞釀著一場風暴。

楊榮出班道:「興和伯,從前秦始,皇權並沒有疏略鄉村,里長等職正是皇權在鄉村的體現!」

這個駁斥好啊!

方醒卻說道:「楊大人說了里長,可里長能有何為?里長在士紳的眼中比家奴好不了多少!」

他嘴唇微微翹起,不是微笑,而是憤怒,憤怒的顫抖。

「里長鄉老在士紳的面前可有還手之力?」

方醒憤怒的道:「士紳皆與官吏勾結,誰敢得罪他們?各地兼并這般嚴重,里長鄉老在哪?他們屁都不敢放一個,不少還加入進去,一起分肥!這就是你們口中的皇權下鄉?方某看這特么的就是欺上瞞下!若是持續下去,縣以下的地方就不是大明的了!是士紳的!」

「朝中決議清理田畝,你等可知道那些人是如何說的嗎?」

方醒閉上眼睛,神色哀傷,緩緩的道:「與民爭利……」

與民爭利!

有人在認真的點頭,有人在不屑的瞥了一眼方醒。

「那些民是誰?」

朱瞻基的話讓人心驚,方醒拱手道:「陛下,那些所謂的民,大抵就是士紳和投獻土地的農戶。」

朱瞻基淡淡的道:「農戶投獻,只是為了少交些地租和少挨些勞役,可士紳為何也摻和進來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