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023章 輿論戰

第2023章 輿論戰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4-22 00:15 | 本章字數:2839

這是方醒第一次見到王磐。

十二歲的孩子,看著悲傷,但卻知道勸慰自己的母親。

「你……想去知行書院嗎?」

陳氏已經哭成了淚人,幾乎失去了思維能力,方醒就試探了一下。

王磐有些乾瘦乾瘦的,他擋在陳氏的身前,拱手道:「多謝伯爺,只是小子不好壞了規矩。」

方醒讚許的點點頭,說道:「當年也有人沒有通過考試就進了書院,他也是忠烈之後。」

王磐楞了一下,說道:「伯爺,小子……願意去。」

孫祥在邊上說道:「王石的骨灰已經被帶回來了,這幾日咱家會派人來幫襯著,王石媳婦,打起精神來,把王石的後事弄的規規整整的。」

陳氏只是哭,孫祥無可奈何的道:「罷了,此事東廠會弄好。」

王磐拱手道:「多謝公公,小子雖年幼,卻也能做事。」

孫祥欣慰的道:「咱家本來還在擔心,沒想到你卻是少年老成,好!」

方醒也說道:「好生做,等你父親的身後事結束之後,書院會有人來接你。至於你父親的離去,相信我,大明會把戰火燃燒到撒馬爾罕!」

王磐馬上就跪下道:「多謝伯爺,小子和家母感激不盡。」

他的眼中閃過仇恨之色,旋即消散。

父親亡故,這個十二歲的孩子馬上為自己加了一層盔甲,用倔強和努力為武器。

方醒點點頭,他喜歡富有責任感的孩子。

「好,書院等著你。」

等方醒和孫祥走後,有街坊就進了王家去慰問,並試探了一下。

「我爹是東廠的人,剛才興和伯和孫公公說了,我爹英勇殉國,是英雄。」

院子里靜悄悄的,那些街坊都在震驚於方醒的到來。

方醒說王石是英雄,那他必然就是英雄!

一番話不但把父親的身份說了個大概,而且傳出去後,還能震懾一干踢寡婦門的青皮。

興和伯可是睚眥必報,他說的英雄家要是被人給欺負了,不管是誰,就洗乾淨等著進牢里去慰問那些眼睛發綠的囚犯吧。

東廠的名頭更是嚇住了大家,而且東廠的廠督孫祥居然親臨,這……

……

「爹!」

方醒到方家莊時差不多是晚飯時間了,炊煙渺渺的庄外,土豆和平安正一人牽著一個孩子在等候著。

看到方醒後,無憂的眼睛一亮,就掙脫了土豆,朝著方醒奔跑過來。

「爹!」

兩歲多的歡歡疑惑的看著牽著自己的平安。

平安說道:「就是爹。」

歡歡看到方醒下馬走上來,然後抱起了無憂,就搖頭晃腦的說道:「吃飯。」

方醒抱著無憂走過來,然後蹲下,看著歡歡,問道:「要爹抱嗎?」

歡歡搖搖頭,然後靠在平安的身邊,帶著哭音道:「二哥……」

方醒大笑著,然後右手抱無憂,左手一把抄起歡歡,說道:「走,咱們回家!」

妻妾見面自然是有一番歡慶,只是方醒那張臉和手倒是讓她們心疼了許久。

晚飯後,一家子聚在一起聊著各自的事。

張淑慧很滿意自己的領導地位很穩固,等小白和莫愁說了各自的事之後,才說了有人慫恿讓平安襲爵的事。

「……妾身覺得不對,再說咱們家也無需平安那麼早襲爵,否則容易出事。妾身就讓土豆進宮,給回絕了。」

隨即土豆就說了自己當時進宮後的應對。

方醒左膝上坐著無憂,右膝上坐著歡歡,聞言笑了笑,有些冷。

「平安此時襲爵的時機不對,就算是他現在十五六歲,時機也不對,那些是想讓咱們家高調些,囂張些,讓人忌憚些,人心吶!總是這般陰暗。」

「你做的不錯。」

方醒隨後就誇讚了土豆。

稍後一家安寢。

第一晚自然是和張淑慧睡一床。

夫妻倆熟練的滾了床單,張淑慧才把自己沒說的話說了出來。

「夫君,陛下對玉米很疼愛呢!」

這是她認為最大的事。

方家和皇后已經綁在了一起,一榮俱榮。

「陛下經常去皇后那邊看孩子,兩人之間好像也好了不少,皇后還開玩笑說無憂大氣,只是妾身記得您說過,無憂不能進宮,就當做是玩笑,皇后也知道,有些遺憾……夫君……」

輕輕的鼾聲從枕邊傳來,張淑慧回身,輕輕的摸了一下他臉上的小口子。

……

「消息要馬上傳出去,不許誇大,不許掩藏!」

北平城漸漸沉睡,燈火一一熄滅。

錦衣衛里,大院里站滿了人。

瀋陽就站在台階上,燈籠發出微暗的光,照的他臉上的刀疤就像是張開的嘴。

他一說話,那『嘴』就猙獰的蠕動著。

「陛下的吩咐,一稅制將來必行,要讓百姓安居樂業,斬斷伸向百姓的那些貪婪之手!」

「要把勢頭弄起來!」

瀋陽殺氣騰騰的道:「東廠立功了,咱們錦衣衛不能落後,馬上去!整個大明都要聽到來自於皇城的聲音,感受到來自於陛下的仁慈!」

「誰敢懈怠,那就別回來了!出發!」

眾人齊聲應命,然後悄無聲息的出了錦衣衛。

「大人,咱們的人可是接應了東廠的人,不然他們還沒到苦先就被追上了。」

鄭成度有些不滿,認為大家都在給東廠論功行賞,可馮吉他們也悍不畏死的解救了趙春他們,否則他們哪裡有機會回到京城?

瀋陽看著夜空,眯眼道:「錦衣衛,首要分清諸事,內事外事,輕重緩急。此事乃是國事,爭功……不滿,近而耽誤國事,這樣的人,遲早要挨一刀!」

鄭成度訕訕的告退。

作為錦衣衛的當家人,瀋陽必須要衡量各方面的利益,正如方醒對他的告誡那樣,國事為先,若是分不清這個輕重,他以後大抵和紀綱差不多。

而東廠突然聲名鵲起,這是帝王的需要。

孫祥蟄伏,但依舊窺探聖意,在大明外撒出了不少人,就是要證明東廠不僅能肅清國內,還能對外為國效力。

他微微冷笑。

錦衣衛在外出生入死,當年他自己就帶著手下潛入哈烈,幾度遊走於生死邊緣,身上的傷疤多不勝數……

這是平衡,帝王需要的平衡。

……

「……要把話說清楚!」

東廠,安綸在聲嘶力竭的喊著,聲音回蕩在東廠里,孤寂的回蕩著。

下面靜悄悄的站著一群人,都是太監打頭,後面一長溜。

「士紳不甘心,他們會發狂,他們會去蠱惑百姓,他們不要臉!」

安綸是皇帝的家奴,東廠也是皇帝的家奴。

家奴說話可以肆無忌憚,所以安綸把瀋陽沒敢說的話都說了。

「要讓百姓知道,士紳壞的腳底流膿,而陛下在牽掛著他們,只是反對的人太多。為了大明的安定,陛下在謀劃,終有一日會把一稅制推行下去,讓大家過得更好,不用再提心弔膽,不用再擔心有人搜刮!」

孫祥在裡面聽著,他憂鬱的看著手中的佛珠,喃喃的道:「陛下,您將要把大明帶到何方……」

「陛下萬歲!」

「陛下萬歲!」

「出發!」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