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031章 讓人震驚的加封

第2031章 讓人震驚的加封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4-24 14:20 | 本章字數:2700

三個渾身發癢的武勛都想出征,可大明如今文武的界限越發的分明了,他們只能幹著急,於是大清早就一起來找方醒。

方醒不知道是文還是武,從永樂年間開始,朱棣就有意模糊他的屬性,而朱高熾號稱是文官的貼心人,依舊如故。

等到了朱瞻基時,那就更不用說了,方醒的屬性更加的撲朔迷離。

對此武勛們是羨慕嫉妒恨,文官更是恨不能把方醒踢到武勛那邊去,然後純潔自己的隊伍。

對此方醒的理解是:朱棣希望他在文官中當根攪屎棍,在武勛中還是同樣的角色。

一人當兩根攪屎棍,這大抵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

張輔的身份要超然些,他撫須道:「德華,此事……未必不能成為契機……」

薛祿也是許久沒征戰了,什麼穩重都丟在了一邊,他低聲道:「英國公的意思是說……挾勢……」

朱勇下意識的說道:「不可!萬萬不可!那是藩鎮!」

氣氛馬上就變得陰測測的,薛祿不自在的道:「只是一說罷了。」

張輔也沉聲道:「如今幾衛火器都在京城,哪來的藩鎮?」

聚寶山衛、朱雀衛,玄武衛,神機營都在京城,一旦有武人造反,只需派一位帝王信任的人領軍前往,那真是如湯沃雪。

這個話題無法繼續了,朱勇不甘心的道:「德華,你當年還說大明軍隊要隔幾年打一仗,否則會慢慢的糜爛,如今時日到了吧?」

方醒搖搖頭,說道:「若是有人提議遠征亦力把里和撒馬爾罕,文官們會舉雙手贊同,但……這是讓調虎離山,前腳大軍出發,後腳他們就會把目前的劣勢一點點的扳回來,孰輕孰重……諸位可有定論?」

張輔也嘆息道:「陛下孤掌難鳴啊!」

清理投獻的重要性他們都知道,並樂見其成。可和征伐相比,他們卻又在猶豫著。

整體感,全局觀……

缺失!

方醒不動聲色的道:「大軍出征之前,後方要安定,還有,糧草總得要積累吧。一旦清理了投獻,戶部那邊的賦稅會有一個大幅度的提升,到時候別說遠征撒馬爾罕,打泰西都不是問題。」

「三軍未動,糧草先行,這是一舉兩得的好事,以後戶部寬裕了,取締軍籍之事才好一步步走下去。」

張輔起身道:「好,暫且擱置,不過濟南那邊何時能壓住他們?」

「已經壓住了。」

方醒斷然道:「只是有些人不甘心,陛下已經派了東廠和錦衣衛的人去各處傳遞消息,一稅制……這才是士紳和官吏的夢魘!」

三人告辭,出了方家莊之後,朱勇有些艷羨的道:「德華如今越發的深沉了,如果以後的太子還能和他親近的話,嘖嘖!給個國公都不換啊!」

薛祿上馬,眼神銳利的道:「別說這些,宮中之事不是我等能窺探的,太子……」

三人都想到了孫貴妃,這位雖然生了個女兒,可按照朱瞻基對她的寵愛,以後生個兒子也不是事啊!

再說皇帝和太子之間的關係歷來都很難說清,方醒已經站在了胡善祥和皇子的身後,立場堅定,要是以後有些變故,被牽連只是朝夕的事兒。

權力場從來都沒有永遠的勝利者!

三人出了方家莊,就看到一隊儀仗過來。

「這是……」

等看到打頭的居然是俞佳時,三人都靠邊打了個招呼。

朱勇的性子直爽,就問道:「這是去興和伯家?可是有封賞?」

俞佳拱手道:「是封賞,咱家還得趕緊去宣旨,三位大人,告辭了。」

朱勇想起方醒當年說過,有生之年不會接受升爵的事,就湊過去低聲問道:「是啥封賞?」

俞佳只是搖頭,朱勇威脅道:「也就是早知道一刻罷了,你難道還想為難咱們?」

兩位國公,一位侯爺,只是提早要個消息而已,不給?

俞佳笑了笑,說道:「也不是什麼大封賞,太子少師罷了。」

俞佳往方家莊里去了,三人站在原地發獃。

「太子少師……陽武侯,你是太子少保吧?」

朱勇問道,卻覺得不對勁。

薛祿上馬,苦笑道:「薛某這個太子少保只是虛銜罷了,興和伯這個……怕是陛下下定決心了……」

方醒那個太子少師……

少保太保相當於是武師傅,少師太師……

「是老師……」

三人面面相覷,不知道是該興奮還是沮喪。

皇帝不會平而無故的用太子少師這個虛銜來封賞方醒,那麼就是說……

……

除非是某件事大家相持不下,需要溝通,否則學士們的值房裡會很安靜。

直至腳步聲打破了這個安靜,然後學士們紛紛皺眉,不悅的看著門外。

一個小吏急匆匆的到了門外,他趴著房門喘息一下,說道:「各位大人,陛下剛下的旨意……興和伯……興和伯封太子少師!」

值房內靜悄悄的,小吏感到有些毛骨悚然,就強笑著拱拱手,一溜煙跑了。

剛才那一瞬,他看到了那些讓人心驚的眼神。

他後悔了,決定以後還是少來報信,免得討好不成,反而被遷怒。

值房內一直安靜著,楊榮幾次想開口,卻在這詭異的氣氛中被壓的茫然。

「太子少師…….別人是虛銜,方醒卻不會……」

說這話的人是金幼孜,他雙眼茫然,苦澀的道:「陛下這是鐵了心,要讓太子也走這條路,為何……那麼難吶……」

「殿下還在襁褓之中,陛下就隱晦的定下了此事,諸位,不容樂觀了!」

「清理投獻是第一步,為科學開道。為一稅製造勢,這是第二步,一步步的要擠死……第三步,就是未來殿下的老師之爭,諸位!」

金幼孜起身道:「不能再坐視了!若是方醒擔任殿下的老師,我輩以後還有立身之地嗎?」

「歸根結底,一切的一切,都是道統之爭!」

金幼孜激動的揮舞著雙手說道:「不管是清理投獻還是一稅制,這些都是道統之爭,打壓我輩的手段!」

「咱們能怎麼辦?逆來順受?」

金幼孜太激動了,楊榮示意他低聲些都沒用。

「他當時就是在孤注一擲,直接下注在皇后的身上,結果一朝得償所願,呵呵!看看啊!他果然原形畢露了,本官敢打賭,他此次回來不是為了什麼一稅制,而是為了…….」

金幼孜終於壓低了聲音,他悲哀的道:「他肯定是為了這個太子少師!」

室內寂靜,良久,楊溥無奈的道:「我輩奈何……陛下繞過我等下了旨意,難道要去辯駁嗎?誰去?去了和陛下鬧翻嗎?」

「宮中還有……」

一個瓮聲瓮氣的聲音快速的說了這四個字。

所有人都面色蒼白。

「不行!」

楊榮斷然拒絕道:「那是插手宮中事,本官絕不允許!誰都不行!」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