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032章 娘娘,穩了啊!

第2032章 娘娘,穩了啊!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4-25 00:42 | 本章字數:2872

太子師保都是沒用的虛銜。

不然你看陽武侯薛祿被仁皇帝扔了個太子少保的頭銜,就壓根沒當回事。

這大抵就相當於社會職務,掛個名頭,表示重視你罷了。

你若是當真要去教導太子,皇帝肯定會覺得你智商不夠用,然後一腳踢你回家吃老米飯。

可興和伯被加了太子少師的虛銜……

然後京城就躁動了!

是的,不管是酒館裡,還是當紅妓女的床上,甚至是在宮中,無數人的嘴邊就是這個太子少師。

孫氏得知消息之後,正在彈琴的她一把就拉斷了三根琴弦,然後面無表情的說是要去抄佛經。

王振面無表情的出去,然後尋個借口,扇了幾個太監宮女耳光,又喝令他們跪著。

如喪考妣!

孫氏的宮中現在就是這個氣氛!

「他怎敢這般!他怎敢!」

毛筆下,小楷秀麗的流淌在紙面上。

那雙美眸中此刻全是怒火!

從此出去,一直到外面,一路見到的都是沮喪,甚至還有絕望……

王振站在宮外,看著漫天的秋高氣爽,茫然的道:「為何會這樣?」

「會不會只是虛銜……」

周嬤嬤的聲音聽著差了底氣,有些忐忑。

「不會。」

王振雙手抱胸,嘴角微微翹起,譏諷的道:「那是興和伯,陛下不可能給他加這等虛銜,否則就是離心!」

「完了……」

身後的聲音一下就變得絕望起來,讓王振暗中冷笑不已。

「慌什麼!總有人會看不過眼!」

「王振不錯!」

稍後德春出來傳達了孫氏的誇讚。

……

「娘娘,大喜啊娘娘!」

正在和端端一起逗弄玉米的胡善祥皺眉道:「去看看。」

有人出去了,怡安不以為然的道:「娘娘,您還是太仁慈了,這等沒規矩的就該狠狠地處置幾個,自然就規矩了。」

胡善祥看了一臉求知慾的端端一眼,說道:「她們還小呢,在家的時候,正是天真爛漫,喜歡玩耍的年紀。宮中管的嚴,咱們就讓她們偶爾鬆鬆,再說不是還有你們在看著嗎……」

怡安看了不懂裝懂的端端一眼,低聲道:「娘娘,公主以後……」

胡善祥摸摸端端的臉,笑道:「那有陛下為她做主呢!」

怡安搖搖頭,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這不是唐朝,公主跋扈可沒人搭理你。

胡善祥輕輕拍了拍她的手背,低聲道:「我有主意,放心好了。」

怡安心中一驚,就看了胡善祥一眼。

淡淡的,就像是不知名的小花,看似脆弱,卻能在任何縫隙里生存下來,並開花結果。

這時外面進來一個小宮女,她瑟瑟發抖的道:「娘娘,奴婢有罪。」

胡善祥看看懷裡在發獃的玉米,說道:「無事,說吧。」

「娘娘,剛聽到有人說,陛下封了興和伯……」

胡善祥訝然道:「封了什麼?」

小宮女看看玉米,歡喜的道:「娘娘,是太子少師呢!」

室內靜了靜,就在胡善祥心中歡喜時,端端卻皺眉道:「母后,少師聽了不好,無憂會埋怨我呢。」

胡善祥摸摸她的頭頂,說道:「去你皇祖母那邊玩吧。」

「好!」

宮中很大,可禁區不少,端端和無憂倒是去探過險,可哪及得上太后那邊可以肆意而為。

等端端走後,胡善祥心中一松,歡喜的道:「陛下這是做出決斷了?」

怡安也忍不住笑了,「娘娘,當然啊!興和伯何等人,陛下怎會用太子少師這等虛銜去敷衍他。」

胡善祥雙手合十,緩緩低頭,把臉埋在襁褓上,默默的。

「娘娘?」

胡善祥的身體在微微顫抖著。

怡安緩緩蹲下去,柔聲道:「這是好事,說明陛下也想清楚了,殿下終究是嫡長子,誰也越不過去……」

胡善祥點點頭,卻不肯抬頭。

怡安嘆息一聲,說道:「興和伯和陛下在暖閣說話,除了俞佳都被趕了出來,隨後就是封太子少師,娘娘,穩了,安心吧。」

她起身看著這個抱著孩子的女人,心中有些發酸。

生個端端,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就相當於沒生。

胡善祥的壓力很大,她害怕,擔心隨著自己被邊緣化,端端會成為孤兒差不多的孩子。

於是她抑鬱了,漸漸的更加沉默。

直至張淑慧抱著端端呵斥了皇帝,她這才覺得,這個母親,自己當的並不稱職。

所以她漸漸的開始掙扎著。

只是君王的寵愛從來都不在她這裡。

但她也從未奢望過!

兒子的出生就意味著什麼,她很清楚。

若是不出差錯的話,玉米以後將會君臨大明。

而且這種位置……幾乎是不成則死!

就如朱允炆!

她越發的緊張不安了。

她覺得四周都是不懷好意的眼神,無數人在謀劃著怎麼弄掉她和孩子的位子……

她覺得自己明天就會崩潰掉,每一天都是這樣覺得的。

可她還是熬過了一天……又一天。

「娘娘,別哭了,如今也是苦盡甘來…..」

「哇!」

玉米突然嚎哭起來,胡善祥趕緊抬頭,掛著淚水哄著。

怡安在邊上看著,覺得這個場景……生機勃勃……

……

杜謙有些失落,大理寺最近事情不多,他就叫了好友,光祿寺寺丞陳相一起去喝酒。

陳相沒有他的憂愁,只是艷羨。

「興和伯這下可保方家三代無虞了,讓人羨慕啊!」

他喝著酒,搖頭晃腦的模樣讓杜謙有些心煩。

「陛下啊!」

他搖搖頭又喝了一杯,陳相取笑道:「承彥,你這是想去做殿下的老師?那按理你的名氣差不多夠了,可你只懂文,不懂武,奈何啊!」

杜謙漸漸的平靜了下來,還有餘暇看看酒樓里的人,慢條斯理的說道:「我不艷羨,艷羨什麼?殿下的老師不是大儒就得是重臣,輪不到我。」

「嫉妒了?」

陳相指著他揶揄著。

杜謙笑了笑,舉杯相邀:「此事方醒並不輕鬆,殿下三歲後就得開始啟蒙,然後怎麼教?一群人在盯著他呢……」

……

北平某個私娼的床上,一位年輕俊彥正和好友隔床聯誼。

「……頂悟兄,那方醒……哦!那方醒這是飛了啊!」

「公子,誰飛了……」

隔壁床的說道:「那啥?他……那些大儒們……別啊!停!那啥,那些大人們不會同意吧?」

「陛下做主,誰能插話?」

「那可是科學啊!那些大人們會幹看著?」

「不是還有……還有一個嗎?」

「是啊!還有一個,來來來……」

……

三師三公,在許多時候只是個虛銜,可這個虛銜掛在方醒的頭上,卻讓人覺得可怕。

京城中物議沸騰,最讓那些人噁心的就是這個虛銜的虛字。

你要是去和皇帝較勁,先天就沒有立場。

難道你還能去問皇帝:陛下,興和伯這個太子少師可是實職?

所以糾結無處不在,那些人對皇帝的手腕也暗自心驚。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