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039章 亦力把里

第2039章 亦力把里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4-27 02:33 | 本章字數:2684

「哈烈?」

張輔家中,幾位武勛聚齊,正在看著地圖。

薛祿搖搖頭,說道:「遠征哈烈的話,那是傾國之戰,就算是陛下相信興和伯,可為了保存君臣之義,也會親征。而興和伯剛在濟南把天捅出了個大窟窿,陛下必然要坐鎮國中,所以……薛某判定陛下的目標沒那麼大。」

孟瑛點點頭,指著撒馬爾罕說道:「若是大軍征伐,陛下肯定會先召集咱們問話,所以孟某的意思也是一樣,陛下的目標在這裡!」

他的手指頭重重的點在亦力把里那裡,抬頭道:「諸位以為如何?」

張輔點頭道:「必然是如此,仆固和烏恩就像是兩隻老鼠,蹲在亦力把里,不但到處打探消息,還讓興和城必須要打起精神,否則哪日被突然偷襲…...」

「打掉仆固和烏恩,不但讓哈烈和肉迷之間斷掉聯繫,還能斬斷他們伸出來的手,並有力的震懾哈烈和肉迷,為大明國內的革新消除外部威脅,這是一舉數得的好事,只是那些文官…..」

朱勇搖搖頭,說道:「朝中就楊榮幾人通曉軍國大事,可他們卻不敢說出去。那些人以為抓到了陛下好大喜功的把柄,送奏章的人就沒斷過,可笑!」

「陛下這是故意賣了個破綻,楊榮他們知道,可不敢說。」

張輔覺得是清理投獻之事激怒的人太多,皇帝買個破綻,等群情激奮時,突然改弦易轍,然後眾人就以為他們成功的阻擊了皇帝的決斷。

這就是在磨,一點點的磨掉反對者的銳氣。

張輔漸漸想通了裡面的彎彎繞,不禁為皇帝的手腕暗自叫好,同時也心中一凜,告誡自己要更加的謹慎。

朱勇不關心這些,他看看左右,問道:「誰去?」

「幾千里輕騎突進,朱某……」

朱勇滿懷希望,張輔淡淡的道:「這是半個滅國之戰,你難道還想要封王?」

室內寂靜,外面家丁巡查的腳步聲傳進來,朱勇苦澀的道:「咱們都是父輩轉下來的爵位,一上手就是國公,好是好了,可卻難以為續。」

氣氛有些沉重,張輔就開了個玩笑,說道:「我當年可不是國公啊!」

朱勇苦笑道:「文弼兄,你也就是去了幾次交趾,然後就歇了。」

張輔惆悵的道:「那又怎樣?」

君王猜忌歷來都是武勛最大的隱患,在場的無不是在軍中影響力巨大的武勛,但孟瑛和薛祿有實職,深得帝王看重,張輔和朱勇卻是在『榮養』。

薛祿勸道:「若真是這樣,此戰必然是長途奔襲,不得耽誤,甚至有可能是一擊即走。咱們都老了……」

幾千里的長途奔襲,那真的不輕鬆。

張輔不年輕了,在場的都不年輕了。

若是半路上撐不住,大軍驟然失去統軍大將,別說繼續攻擊,不被敵軍尾隨追殺就算是好的。

……

許久未曾征戰的方醒有些恍惚,朝中有聰明人,早已猜到皇帝的心思,所以請戰的奏章也不少。

「千里奔襲,來一次就夠你瘦十斤,撐得住?」

「當然,仆固和烏恩敗於我手,誰比我有資格去?」

「那就去吧,老夫在這守著,保證無事。」

方醒進了宮,和朱瞻基談了許久,然後就找到了朱高煦。

朱高煦見到方醒就怒火衝天,罵道:「本王的封地呢?難道你和皇帝在糊弄本王?」

他在喝酒,大白天的喝酒,方醒實在是無法忍受,於是過去拎起酒壺就扔了出去。

「呯!」

酒壺在地上粉碎,朱高煦不怒反笑,一把揪住方醒的衣領,咬牙切齒的道:「你居然敢摔本王的酒壺?你可知道它的來歷?」

「始皇帝的?」

「屁!始皇帝那時候可沒這等酒壺!」

「那就是……聚寶酒壺?」

朱高煦鬆開方醒,問道:「說吧,啥事?」

「去不去塞外?」

方醒挑眉問道。

朱高煦坐了回去,舉杯喝了殘酒,說道:「去塞外幹啥?不會是去查探邊牆各處吧?本王沒興趣。」

巡視邊牆,這個是每年都有的活,一般是文武都去。去了之後就是看看操練情況,檢查武備和物資儲備,順帶看看有沒有將領一手遮天,搞小地盤。

方醒順手掂起一片熏肉,吃了後,滿意的道:「亦力把里,去不去?」

……

亦力把里,當年歪思跑路時毀掉了一切,導致仆固和烏恩還得重新建城。

城池建起來了,好歹有了安全感。

歪思沒帶走的牧民都回來了,在這裡,失去部族庇護的牧民就像是羊羔,會被各種勢力吞噬掉。

所以仆固和烏恩當初就是一邊建城,一邊派出人馬去清剿各方勢力,收攏人口和牛羊。

兩人如今在這裡也算是有了基業,烏恩有些氣餒了,想在此長久的待下去,好歹也如同當年的歪思一般,雄霸一方。

可仆固卻一直挂念著要促成哈烈和大明的戰爭,並……

天冷了,可沒下雪。

牛羊都歸來了,街上行人稀疏。

那些房子大多是木頭建造,面對即將到來的寒冬當然是不夠的,所以在木頭與木頭之間,能看到青苔和淤泥。

這是用於封住縫隙!

一戶人家的房門打開了,釘在門上的羊毛氈顫動幾下,出來的人看到了仆固和烏恩他們,趕緊躬身。

烏恩沒理他,邊走邊說道:「肉迷在盯著兩頭羊,仆固,你們並沒有事先打招呼。」

他很認真的說道:「這不是朋友的作法,只能讓人想到居心叵測。」

烏恩失去了右臂,但現在他的左手幾乎能當右手用。

他拍拍烏恩的肩膀,沉聲道:「別擔心這個,記住了,我們不想和明人接壤。明白嗎?除非我們的王覺得這個世界已經是我們的了。」

這話夠坦率!

烏恩面色稍霽,說道:「冬季到了,至少在明年夏季之前,無需擔心明人,那麼……咱們就好好的休養生息吧,讓那些人多生些孩子!」

「是的,我們的人手還是太少了,必須要多生,只是糧食需要你派人去買一些。」

「那是欠債。」

「我們能還。」

烏恩搖搖頭,說道:「上次明人從我們這邊逃了回去,篾兒干已經發火了,說羊吃草能產奶產肉,還有羊皮,可給我們的糧食就像是餵了……野狗。」..

他盯著仆固。

仆固有些慚愧的道:「是啊!咱們沒這個準備,誰能想到明人居然會從苦先那邊逃回去呢!」

烏恩點點頭,說道:「是啊!不過以後要注意,游騎多放些出去,特別是那些新人,多帶出去幾次,很快就會變成老手,再見見血,那就是勇士了。」

仆固看著他的側臉,那裡的鬍子越發的多了,而且他的眼神看著有些滄桑和疲憊,嘴角靜靜的抿著。

這是一個漸漸成熟的烏恩!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