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068章 爭,茫然(感謝『傾城月兒』

第2068章 爭,茫然(感謝『傾城月兒』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5-05 15:09 | 本章字數:2736

氣氛有些冷,卻不是不融洽,只是心灰意冷的那種感受。

孟瑛木然道:「篾兒干不敢進攻,肉迷還沒加入戰團,草原方面基本上沒了急切的敵人……」

薛祿的情緒稍微好些,他安慰道:「北邊沒敵手,那不是還能出海嗎,鄭和說那誰去探尋航線,看看吧,好歹等大海上也沒了敵手,咱們也可以卸甲歸家,含飴弄孫嘍!」

「哈烈和肉迷那邊遲早會有一戰!」

方醒分析道:「肉迷人最擔心的就是咱們把哈烈拿下了,然後他就得顧頭又顧腚,篾兒乾的舉動告訴咱們,他現在就想利用肉迷人的這個想法,在兩邊的聯盟中賺取更多的好處,僅此而已。他的信念堅定不移,那就是要聯合肉迷,抗衡最大的威脅…..大明!」

「老夫……怕是等不到了……」

薛祿自嘲道:「這幾年老夫自覺身子沉重,能活過五年……老夫就得……」

大家急忙勸慰了幾句,可終究還是傷感了。

自古名將如美女,不許人間見白頭。

草原上終究會有一戰,但不是目前。

目光轉動間,武人們突然發現很寂寞,沒有對手的寂寞。

主動進攻哈烈和肉迷目前是瘋子才會想的事,所以只能把目光投向了大海……

幾雙眼睛都齊齊的盯著方醒,帶著兇狠,連張輔這個大舅兄都不例外。

大海,在座的就方醒出過海,而且還到了不少地方,征伐也不少。

陸地沒了敵人……海洋呢?

方醒面有難色的道:「鄭和……」

最大的船隊隸屬於皇帝,出去串門都得要皇帝批准,軍方……

孟瑛淡淡的道:「鄭和年邁,該榮養了。」

薛祿微笑著,剛才的少許頹然已經消散無蹤:「這領軍的話,還是要咱們來才行啊!」

張輔乾咳一聲,故作嚴肅的道:「前朝多有水陸並進之舉,大明也不該落後……德華,你覺得如何?」

方醒尷尬的道:「大哥,還有王景弘他們……他們的功勞不小啊!陛下怕是不好讓人寒心。」

朱勇鼻子里哼了一聲,不屑的道:「那些都是陛下的家奴罷了,難道還敢和咱們爭?」

薛祿乾咳一聲道:「那個……也是陛下的家奴啊!」

朱勇這才發現自己說錯話了,他馬上坐直了身體,板著臉道:「我等對陛下忠心耿耿,赴湯蹈火在所不辭,何況出海?」

孟瑛也表態道:「孟某願意學船,學水戰!」

這些都是不要臉的啊!

也就是張輔好一些!

方醒正頭痛時,張輔卻淡淡的道:「海外聽聞有不少礦場,戶部不是嫌金銀不夠嗎?」

這事兒要是集體發難,朱瞻基也不得安寧。

軍隊是要吃肉的!

這話是當年方醒給朱瞻基說過的,如今就驗證了這一點。

不給軍隊吃肉,那麼軍隊這隻虎,用不了多久就會變成狼、狽……任人屠宰的羊。

「爹!」

幾人在嘀咕著皇帝對軍隊未來的規劃,差不多到吃飯時間時,無憂被人帶了進來。

見她小臉紅撲撲的,精神不錯,方醒就起身道:「今日勞煩大哥為我接風,可有好酒?」

……

吃完飯,微醺的方醒帶著妻女回家。

天氣太熱,無憂嚷著要吃冰酪,可張淑慧卻怕她吃壞了肚子,就不許。

娘倆在馬車裡鬧騰著,方醒卻沒湊趣。

因為就在前方,一位美女正盈盈福身。

大太陽底下,一個嬌俏的妹兒朝你行禮,是不是有些喝涼水的愜意?

可方醒卻覺得滿頭包,那點酒意都化了。

他覺得雀舌這個女人有些不知趣:我能幫你的都幫了,作為良民,手中還有錢鈔,你要幹嘛也別來堵我啊!

「夫君,這位是……」

張淑慧得了趕車的家丁暗中報信,就掀開車簾,溫柔的看著雀舌,卻問了方醒。

這賢妻的模樣自然是滿滿的,可從她身邊冒出來的一個小腦袋,卻讓這氣氛變得尷尬了些。

「爹……」

這丫頭,就是喜歡作怪!

方醒哭笑不得的道:「這是濟南那邊的事,淑慧你先帶著無憂回去,我這邊稍後就好。」

雀舌也覺得不大對,就福身道:「見過夫人,小女只是請伯爺幫忙,倒是冒昧了。」

她說的淡定,可眼神中卻是惶然。

張淑慧和皇后都交好,要弄她這樣一位前歌女,那她也只能想著怎麼死痛苦更少些。

張淑慧含笑道:「夫君,既然是有事,那妾身就不恭,先回去了。」

這娘們不會回家後就找幾個女人結盟吧?

方醒心中盤算著回家要怎麼去各個擊破女人們的聯盟,等馬車遠去後,就說道:「去茶樓。」

在茶樓要了個房間後,方醒要了冰毛巾擦臉,然後舒坦的問道:「你還是想求楊彥?不,是一起倒霉。」

雀舌的眼神有些茫然,最後轉為堅定,說道:「伯爺,小女……當時被您從湖中救起後,已經死心了,只是後來卻……」

「難得動情,外加不知道自己未來的去路,惶恐不安,就寧可去海外……」

雀舌的身體抖了一下,然後苦澀的道:「伯爺法眼無差,小女確實是……茫然無所依。」

在上次自薦枕席被方醒拒絕之後,她壓根就沒敢再提這事。今天看到了張淑慧,她在慶幸方醒當初沒有收了自己,否則她現在估摸著屍骨已寒。

自己嚇自己,總是會嚇的格外的深刻。

方醒掩嘴打個哈欠,說道:「楊彥免死……」

雀舌馬上面露喜色。

方醒瞥了她一眼,微微嘆息一下,說道:「他免死不是因為罪行不夠死,而是因為大明要開發海外,急需人口移民,而海外……你能想像楊彥這等人在海外的遭遇嗎?」

雀舌面色蒼白,眼神驚懼。

海外對於此時的大明人來說就是個蠻荒之地。

由於缺乏官方的宣傳,靠著那些街頭流言,大家對海外的印象,大抵就是寧可餓死在家鄉,也不願去的地方。

家鄉……

家鄉對於雀舌來說只是一個符號,偶爾午夜夢回時會想一下,然後就如沉入水底的石子,靜靜的藏在那裡。

回不去的……才是家鄉……

「伯爺……」

那塊石子突然被暗流激蕩了一下。

方醒嘆息道:「他去了那裡就是苦力,而且還得要留種……明白嗎?大明需要更多的人口。」

雀舌往後縮了一下,怯怯的問道:「伯爺,小女若是嫁給他呢?」

「然後男耕女織?」

方醒微笑著,很親切,「別想多了,他本該死,只是大明需要他活著,但是他此生都別想再過正常人的日子,你……若是願意,本伯為你安排,也算是酬功。」

在濟南時,雀舌主動說了不少人事關係,讓方醒得以直接切入問題的核心,幫助不小。

但方醒也已經仁至義盡了,她若是執迷不悟,方醒自然不會勉強。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