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069章 聰明的人(為『溪之水木之根

第2069章 聰明的人(為『溪之水木之根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5-05 18:42 | 本章字數:2820

「本伯……」

方醒起身道:「畏懼不能成為你展望新生活的障礙,那是自己給自己挖坑。」

雀舌惶然起身,說道:「伯爺,小女…….覺著自己如湖面浮萍,不知歸處……」

「那就去找活,現在北平城裡……還算是安定,你隨便做些事,慢慢的安穩下來,至於以後,看你自己…….佛,也不渡無緣人啊!」

方醒轉身走了,回到家中沒等問,就主動交代了雀舌的事。

「那也是個可憐人,痴情呢!」

張淑慧把無憂攬在懷裡,然後瞥了膩在方醒身邊的小白一眼,說道:「夫君,那楊彥真的不行了?」

……

楊彥是真的不行了,刑部大牢里,從濟南帶回來的重犯們,就數他的『待遇』最好。

單間里,楊彥獃獃的坐在破爛的草席上,聽著邊上有人在大喊大叫。

「……我要見陛下,求求你們,本官請見陛下……」

這是姜旭澤的聲音,從被皇帝判為流放蘇門答臘之後,他就變得這樣狂躁。

鄭和回來了,等下次有小船隊出海時,就是他們遠赴海外的時候。

至於地點,有獄卒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經常說了蘇門答臘那些地方的蠻荒狀態,還有漢王想要的那座大島,更是地獄般的存在……

可怕啊!

為此有人尋死覓活,用腦袋去撞柵欄,可惜只給自己增加了幾個包和痛苦,毫無用處。

至於絕食……

楊彥都嘗試過,只是餓了兩天,肚子里就像是被火燒似的難受,而那些獄卒卻只是好奇的每天來查看他餓死了沒有。

居然不管啊!

於是絕食也失敗了!

「……陛下,臣是被那錢暉給害了啊!常宇遇刺,臣……肯定是錢暉乾的,肯定是……」

「哈哈哈哈!」

姜旭澤突然大笑起來,瘋狂而肆意。

楊彥探頭看了一眼外面的過道,側耳聽了聽,然後趕緊縮了回去。

「陛下,臣忠心耿耿啊陛下!那些亂臣賊子,那家人……啊!」

急促的腳步聲之後,木棍抽打的聲音,姜旭澤慘叫的聲音,在這個相對封閉的空間里散播的到處都是,躲都躲不掉。

「閉上你的臭嘴!下次再聽到這話,打斷你的腿!」

獄卒打累了,就氣喘吁吁的歇息叫罵著。

然後就傳來了嗚咽聲。

「陛下…….臣有罪……臣願意戴罪立功……」

細細的聲音緩緩出來,帶著些詭異,讓人毛骨悚然。

「遲早會是個瘋子!」

獄卒的罵聲猶在耳,一人緩緩走了過來。

「在下黃鐘,興和伯府上的文書。」

來人微微俯身,看著一個勁往裡面縮,滿面驚惶的楊彥說道:「在下前來,是想問問一件事……」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姜旭澤雙手抱住腦袋,尖聲喊道:「別殺我!我什麼都不知道,別殺我……」

遠遠在後面的獄卒聞聲過來,低聲問道:「黃先生,可要小的收拾他?」

黃鐘搖搖頭,獄卒賠笑著退了回去。

他不敢在這裡,否則聽到什麼不該聽的話,他怕自己成為雙方角力的炮灰。

「別殺我,我什麼都不知道……」

黃鐘皺眉看著裡面歇斯底里的楊彥,說道:「你若是瘋了,那麼必然是要挨一刀,所以…你可是想清楚了?」

「別……」

楊彥停止了喊叫,黃鐘就低聲道:「那家人和你說過的話,都回想起來了嗎?」

楊彥怯怯的看了他一眼,說道:「想了一些……」

囚室內有一張小桌子和椅子,文房四寶都有。

黃鐘看了一眼,面色轉冷,站直了身體,問道:「你……沒寫?」

楊彥強笑道:「黃先生,在下……在下的手腕子有些……」

「你在待價而沽?」

黃鐘的眼神更冷了,譏諷道:「你想的太多了。」

楊彥低頭,突然嘿嘿的笑了起來。

他極力的抬眼,看了看黃鐘,說道:「黃先生,興和伯心狠手辣,若是沒有保證的話,在下不敢……否則滅口自然隨之而來。」

「你沒有!」

黃鐘遺憾的道:「那家人的把柄確實是不好抓,可惜了。」

他轉身和獄卒點點頭,然後離去。

腳步聲很穩,穩的讓期待著奇蹟出現的楊彥心中越發的慌亂了。

腳步聲漸漸遠去,楊彥慢慢的,彎著腰走到了柵欄邊,猛地探頭看去。

正好黃鐘在轉彎,眼角瞥見了楊彥的動作,他微微搖頭,然後不再停留。

楊彥的臉頰在顫動著,他的嘴唇張開,顫抖著:「說,我願說……」

細細的聲音幾乎只有他能聽清。

他突然抓住柵欄,用力的搖晃著,嘶喊道:「黃先生,在下願意說,馬上說……」

喊聲回蕩在大牢里,可卻沒有得到回應。

楊彥絕望的沖著那邊喊道:「黃先生,在下錯了,在下願意說,什麼都說……」

「嗬嗬嗬!」

姜旭澤那邊傳來了幸災樂禍的笑聲,少頃就聽他說道:「就憑你,也配知道那家人的事?本官都不知道,你算老幾?」

腳步聲來了,楊彥趕緊矜持起來,甚至還整理了一下頭髮。

腳步聲急促,率先映入楊彥眼中的卻是一根木棍……

「啊……」

……

「伯爺,楊彥看來確實只是一條狗。」

書房裡擺著兩盆冰,關上門之後,溫度怡人。

方醒喝了一口茶水,微笑道:「是大張旗鼓的嗎?」

黃鐘點頭道:「是,在下進去時報了名字,和楊彥談話時放任他大聲吼叫。」

「很好。」

等黃鐘走了之後,方醒在書房裡打盹。

「老爺,有人求見,說是……濟南故舊。」

「讓他進來。」

方醒就坐在躺椅上,四十五度躺著,然後眯眼養神。

少頃小刀就帶了一個中年男子進來。

「濟南一別,興和伯已然征伐建功,在下佩服。」

來人正是那位錦衣男子的二叔,他拱手行禮,笑的溫和。

方醒皺眉道:「你來見本伯,想說什麼?」

中年男子拱手道:「好教興和伯得知,我家如今已經專心學問,外界之事一概不理。」

「很難啊……」

方醒覺得這家人應當是怕了,害怕被朱瞻基一巴掌壓下去,然後百年不得翻身。

中年男子覺得這是在諷刺,就說道:「興和伯得勝歸來,本該歡喜,可在下卻知道,此刻大明南北都在…..失望,不,是絕望……」

方醒依舊在躺著,他淡淡的道:「一個國家出台一個決定,不可能皆大歡喜,只要大部分人歡喜就夠了,至於那些絕望之人怎麼想,想怎麼干,那隨意就好。」

中年男子打個哈哈,說道:「如今外敵皆無,正是興和伯大展身手的時機,在下奉命來為您道賀。」

「你…來見本伯就是為了說這些酸溜溜的話?」

中年男子尷尬的道:「家裡人讓在下前來恭賀。」

方醒點點頭道:「本伯知道了,去吧。」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