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072章 京城肅然

第2072章 京城肅然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5-06 15:34 | 本章字數:2818

眾目睽睽之下,方家的家丁把那對叔侄坐的馬車給掀翻了,一人斷腿,一人渾身多處受傷。

五城兵馬司的人沒管這事,因為那對叔侄咬定是自己的馬車驚馬了,和別人無關。

——這是睜眼說瞎話!

——這是權勢滔天!

有御史字字珠璣的在譏諷著。

滿大街的人都看到了興和伯方醒。

大家都看到動手的是方家的家丁,為首的就是那位悍勇的辛老七。

這不是瞎話是什麼?

這不是仗勢壓人是什麼?

群情激昂間,那些重臣卻沒人跟進,只是看著那些御史打了雞血般的把奏章往宮中送。

都查院中,李二毛正在想著事,外面鬧哄哄的。

如今的大明算得上是最鼎盛的時期,鼎盛時期的一個特點,那就是官吏相對出色,所以御史的作用不那麼明顯。

有人說御史就是邀名之輩,這話李二毛認為有一半的道理。

所以御史需要成為焦點,需要焦點事件。

而那對叔侄當街被方醒的家丁差點弄死,這是不是焦點事件?

當然是!

所以都查院就沸騰了。

外面冷冷清清,就是都查院內部在狂歡。

不管是愣頭青還是老謀深算,不管是清廉還是貪腐,不管是心正和心邪…….所有的御史都在琢磨著這件事。

筆走龍蛇間,不時有人在大聲的吟誦著自己剛寫就的奏章,得意洋洋。

不,是慷慨激昂!

李二毛依舊在靜靜的思索著,沒有絲毫慌亂。

「李大人,一起上份奏章?」

御史陶志遠走進來,笑眯眯的問道,目光卻在桌子上轉了一下,看到沒有奏章,那笑意就更深了。

李二毛微微側臉,說道:「什麼奏章?」

陶志遠誇張的張開嘴,驚訝的道:「那事啊!」

李二毛皺眉道:「何事?」

陶志遠臉上的笑容消散了些,猶豫了一下,說道:「興和伯…..當街砸了別人的馬車……」

「你……」

李二毛欲言又止,陶志遠就嘆息道:「此事真是…….光天化日之下啊!眾目睽睽……」

李二毛也嘆息道:「可是陛下那邊沒說什麼吧?」

陶志遠不敢相信的看著李二毛,喃喃的道:「咱們是御史啊!咱們是御史啊…….權貴……權貴如何能讓咱們屈服……」

他說著往外走,目光卻一直停留在李二毛的身上。

御史兼了詹士府左中允一職,這是破例,也是深意。

只要哪日帝王覺得李二毛可堪大用,一起來就可以從正五品開始起步。

李二毛根本就沒注意他,只是微微皺眉,好似在想著什麼。

陶志遠冷笑一聲,說道:「囂張跋扈,都查院已經要炸鍋了。」

李二毛微微搖頭,彷彿是被一隻蒼蠅在耳邊鬧了一下。

……

「二叔,為何不說出是方醒乾的?」

從醫館回來之後,本來想馬上回去的叔侄倆這下算是要在北平安家了。

接骨後的劇痛讓中年男子不住的呻吟著,可聽到這話,躺在床上的他忍不住喝道:「說了又如何?難道還能治他的罪?蠢!蠢!蠢!」

他捶打著床板,面色漲紅,一半是痛苦,一半是惱怒。

「二叔,不能治他的罪,可也能廣為人知,讓別人看看他的跋扈和殘忍……」

中年男子倒吸著涼氣,罵道:「蠢貨!當時那麼多人都看到了,誰能擋得住?」

錦衣男子摸摸臉上的青腫,嘶聲道:「二叔,難道您就想讓人知道他的跋扈?然後咱們家馬上閉門不管外事,外人肯定會說咱們家不敢惹陛下的寵臣……對啊!這簡直就是神來之筆,方醒自己送的機會!」

哪怕是斷骨之痛,可中年男子也難免帶著些小得意,說道:「忍,咱們就是要忍氣吞聲,等家中關門後,那些人……我家都怕了,他們怕不怕?」

錦衣男子點頭,興奮的道:「二叔,他們肯定會怕啊!」

「怕了好啊!」

中年男子得意的道:「人人都怕,但誰願意自己的好處被人拿了,奪了?到時候他們自然會幡然醒悟……再說,朝中的那些大人們可不會怕,相反,他們會感到……兔死狐悲!唇亡齒寒!」

錦衣男子笑道:「如此我家就脫身事外,坐看他們鬧騰,好啊!」

這時有僕役進來稟告道:「二老爺,有人來傳信。」

「什麼信?」

僕役沒有信封,只是說道:「那人說前幾日來拜訪這裡的人,東廠和錦衣衛都有記錄……」

錦衣男子面色難看的揮揮手,等僕役下去後,他皺眉道:「二叔,這是什麼意思?難道說陛下要藉此包庇方醒?」

中年男子閉上眼睛,難掩失落的道:「那些人只是來見個面,問候一下,難道這也是結黨營私嗎?陛下果真是對我家不滿了啊!」

……

奏章進宮之後,宮中傳來了一個消息。

——陛下問了重臣們,這天下是誰的?

據說皇帝很憤怒,當即令人去了山東。

這是要開始了啊!

方醒歸來之後,清理投獻之事實際上已經被暫停了,所以大家都在享受著這難得的安寧。

寧靜突然被打破,自然是萬夫所指。

原因何在?

一個說法很快就在北平城中流傳著。

「說是那兩人進京之後,居然有那麼多人去拜訪,這些人……有人認為他們是對濟南之事不滿,在謀劃著……」

楊溥的眼睛微微一抬,含義不明。

金幼孜不屑的道:「不是本官看輕他們,這等膽子他們壓根就沒有。所以這是引導,順便幫方醒脫身……咦!方醒既然刻意在白天動手,那自然不需要這般借口,什麼意思……」

楊溥低頭揉揉眼睛,也把那份無奈揉進了眼裡。

這是主動進攻了!

楊榮和楊士奇在外面散步。

作為輔政學士,他們雖然沒有各部尚書在本部門一言九鼎的痛快,可卻也手握大權。

而散步就是楊榮最喜歡的消除疲勞的辦法。

而今天他的身邊多了個楊士奇。

「陛下早就不耐煩了,只是不好動,興和伯同樣也是不耐煩,不,他比陛下更急切,所以就當街動手,可笑那兩人大概還不知道原因。」

楊榮譏諷道:「既然想閉門不管外事,那就別進京。做出個姿態來,這是想……可這等把戲對文人有用,興和伯卻是武功最盛,自然不會循規蹈矩……忘記了圍牆啊!」

當年的圍牆事件雖然沒抓到誰幹的,可根據行程來看,當時正在山東的方醒嫌疑最大。

楊士奇不禁失笑,說道:「他們是自矜太過,卻不知道興和伯早就忍不得了。清理田畝之事拖的越久,以後想再來就越困難……」

「這就是不講道理啊!」

楊榮負手看著對面的屋脊,有些頭痛的道:「此次找到了借口,大概要席捲整個山東,進而是整個北方……」

這時宮中有人來了,過來大聲的說道:「陛下有令,山東一地,盡數廢除優待……」

楊榮和楊士奇肅然拱手,隨即消息開始蔓延。

京城肅然!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