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085章 變態的安綸(為盟主『貓魚狗

第2085章 變態的安綸(為盟主『貓魚狗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5-09 18:50 | 本章字數:2749

「楚王?」

朱瞻基覺得這個世界太瘋狂了,他一臉的愕然,再確認了一次。

楊榮也窘迫的道:「陛下,確實是。」

朱瞻基捂額道:「當初說百姓愚昧,可這算是什麼?那位楚王還是飽學之士,難道這就是飽學之士的……道理?」

他側身過去,忍不住就笑了。

楊榮也忍俊不禁。他低頭笑了一會兒,然後說道:「興和伯恰好到了兗州府,當即令百餘騎突襲,一戰而潰,無人敢抗拒天兵。首領被興和伯在兗州府的府衙前當眾斬首……臣以為……或許應當押解進京,然後明正典刑為好。」

朱瞻基微微搖頭,說道:「這是軍中的手法,山東一地此刻便是戰場,朕……不會插手,將在外,明白嗎?」

楊榮心中一凜,說道:「陛下,東廠和錦衣衛的消息頗多,臣以為何不如直接讓他們動手……」

朱瞻基的眉心微微皺了一下,說道:「歷來你等都不願意朕動用東廠和錦衣衛,今日你倒是……」

楊榮默然,朱瞻基轉身過去,淡淡的道「楊學士自去吧。」

楊榮躬身告退,朱瞻基轉身過來,看著他出了暖閣,就問道:「興和伯怎麼說?」

一直在邊上的俞佳說道:「陛下,興和伯說他只是震懾,主要是看兩位國公的手段……他就……看戲。」

「看戲?」

朱瞻基失笑道:「定國公和成國公都知曉此事的關竅,他突然去了兗州府,就是嚇唬嚇唬他們,他現在在哪?」

俞佳面色古怪的道:「兗州府震動,隨即山東震動,各地都被興和伯這一下給嚇住了,老實了不少,興和伯已經回了河間府,奏章應該馬上到。」

稍後果然來了奏章,朱瞻基仔細看完,然後吩咐道:「讓東廠監察京官與山東之間的聯繫,若有不軌,拿下!」

俞佳應了,然後叫了人去東廠傳令。

……

孫祥走了,沒有一點兒留戀的去給仁皇帝守陵。

安綸接手東廠之後倒是沉寂了幾日,就在大家以為他會採取低調開局時,安綸卻悍然出手,拿了兩位京官。

證據自然是早就準備好的,但刑訊同步進行,慘嚎聲連東廠的人聽了都覺得瘮的慌。

刑訊室里,安綸拎著皮鞭,氣喘吁吁的盯著被綁在木柱上的人犯,

人犯的身上密布著各種傷痕,最為讓人頭皮發麻的還是那密密麻麻的紅點,每一個紅點就意味著他遭遇了一次煎熬。

臉部完好的人犯絕望的顫抖著,喊道:「罪臣已經招了!已經全部招了,若有欺瞞遺漏,願受凌遲而死……」

安綸止住了喘息,憨厚的臉上浮起了一抹陰森,說道:「王守道,你倒是好心機,交代了自己的貪腐,可你以為咱家會只為了貪腐拿你嗎?」

人犯搖搖頭,喘息了一下,抬頭道:「公公,罪臣都交代了……」

安綸搖搖頭,緩步走過去,俯瞰著人犯說道:「你曾在福建為官,告訴咱家……出去!」

安綸回身掃了一眼,室內的幾個用刑高手都躬身告退。

吱呀一聲,門被關上了,室內陰暗了下來,一股子血腥味和尿騷味等東西混雜而成的味道漸漸濃烈。

人犯咬了一下舌尖,提振了一下自己隨時會暈過去的精神。

這是最後時刻!

從昨天開始,安綸就親自對他用刑,就像是在雕琢著一件珍寶般的細緻。

所以當安綸的目光在他的身上轉動時,人犯就哀求道:「公公,罪臣……您想要什麼?罪臣都願意……」

「咱家不會屈打成招,你想多了!」

「閆大建還在福建時,你就在那裡,而且你和他的關係有些親密,王守道,說吧,閆大建貪腐的證據……咱家就要這個,給了……」

安綸撫摸著王守道的臉頰,柔聲道:「說出來,咱家會讓你安然無恙……」

王守道的身體在顫慄著,卻不敢躲避那隻白胖的手。

白胖的手撫摸著他的臉蛋,那聲音就像是來自於地獄的誘惑。

「說吧,告訴咱家……你將會得到獎賞……」

王守道緩緩抬頭,迎上了那道帶著邪氣的眼神,驚懼的道:「公公,閆大建貪腐!對,他貪腐,還喜歡玩女人,玩了好多……」

他感到臉頰上的那隻手輕了些,然後離開,不禁歡喜不勝。

安綸站直了身體,嘆息道:「你很好……」

「公公,罪臣還能…」

王守道歡喜的自薦著,幾乎語無倫次……

哎……

一聲嘆息,王守道不禁抬起頭來,然後就看到了安綸眼中的瘋狂……

「你這個雜種!你這個欺騙咱家的狗雜種!」

安綸猛地撲過來,伸手在王守道的身上抓掐著。

「啊……」

刑房外的人離得遠遠的,等裡面那不類人的慘嚎傳出來時,都欽佩的嘀咕著。

「公公的刑罰真是一絕啊!」

「聽聽聽聽!咱們用刑,誰能讓人犯這般痛苦?」

「是啊!這聲音聽著就像是被丟進了無間地獄,無盡的煎熬……」

…….

慘叫聲戛然而止!

孫祥面色潮紅的從渾身青紫,布滿血痕的王守道的身上爬起來。

他面色潮紅,喘息如牛,眼神中卻多了絕望,以前不曾有過的絕望。

「誰?誰?」

王守道驚駭欲絕的看著眼神癲狂的安綸,他覺得自己一定是遇到了瘋子!

「……東廠提督……是個瘋子!」

安綸喘息著,緩緩蹲在地上,喃喃的道:「閆大建不會玩女人,我知道,咱家知道他不喜歡玩女人!我的家人……」

安綸眼中的仇恨讓王守道驚懼不已,身上傳來的劇痛讓他怕了,他嘶聲道:「公公,罪臣願意說,什麼都說……」

你想要什麼口供我都說,別說是貪腐玩女人,就算是說他閆大建謀逆都沒問題啊!

安綸漸漸的笑了起來。

他一邊站直身體,一邊嗬嗬嗬的笑了起來。

笑聲如夜梟,帶著凄厲。

王守道覺得不對,他掙扎著喊道:「罪臣願意伏法!罪臣願意去海外……」

「嗬嗬嗬……」

安綸尖聲笑著,走到了刑具架子邊上,伸手拿起一把小刀子,然後轉身。

他的臉上帶著微笑,憨厚。

他的腳步很穩,漸漸而來。

那步伐就像是催命的魔鬼,讓王守道的心臟狂跳著。

「救命!救命啊……」

「救命,安綸殺人了!」

外面的人都面面相覷,然後有人笑道:「公公這是要施展壓箱底的手段嗎?把王守道都嚇出女人的聲音來了。」

「救命……啊……」

裡面的聲音真的就像是女人的尖叫,後來又像是一隻被切割著咽喉的雞。

一個膽大的想過去聽聽,卻被人拉住了。

拉他的人低聲道:「公公做事哪輪到你去偷聽了?找死呢!」

這人低聲道:「心痒痒的,就想知道公公究竟是用了什麼手段,能讓人這般癲狂。」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