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086章 瀋陽出手

第2086章 瀋陽出手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5-10 02:35 | 本章字數:2715

刑房的門被人從裡面拉開,安綸皺眉出來,說道:「此人太過姦猾,咱家失手了,去收拾了。」

這話不消說,大家都領悟了意思。

「公公,王守道狡詐,還嘴硬,熬不過刑就去了。」

一個檔頭堆笑著說出了安綸想要的話。

安綸有些疲憊的道:「你去清理了。」

檔頭歡喜的應了,然後也沒叫人,就獨自進了刑房。

柱子上的王守道渾身都是小口子,致命的傷口出現在了嘴裡。

應該是用小刀從嘴裡直接穿透後腦,一刀斃命!

這並不可怕!

可怕的是王守道身上的傷口,密密麻麻,各型各色。

檔頭認得的有針刺,這是東廠最喜歡的手法,不容易致命,而且對受刑人的心理打擊頗大。

——你身上的肌膚那麼大,用細針扎,得扎多久?

而那些一道道的傷痕卻讓檔頭有些迷惑,特別是那幾處少了皮肉的地方,看著血肉模糊。

用刑之道首在震懾和疼痛,也就是要從精神上和肉體上給予人犯最大的壓力。

可血肉迷糊這等手法卻不會存在於東廠和錦衣衛之內。

太業餘了啊!

檔頭湊近一看,那傷口處竟然有撕咬的痕迹,就像是上次他在城外亂墳崗看到一具新鮮屍骸被野狗啃噬後的痕迹一樣。

他心中一驚,急忙拔出刀來喊道:「居然敢反抗,殺!」

外面的人聽到之後就往裡面沖,等進來之後,就看到王守道的身上多了十多道刀痕,渾身是血……

檔頭還在劈砍著,他在王守道的肩頭連續砍了好幾刀,然後才氣喘吁吁的後退。

「公公,小的有罪,竟然疏忽大意…..」

安綸笑眯眯的道:「咱家居然沒注意這人在裝死,你何罪之有,罷了,收拾了。」

檔頭叫了心腹來幫忙,兩人把王守道的屍骸拖了出去。

……

「大人,王守道死了。」

錦衣衛衙門裡,瀋陽正在看著案卷,聞言抬頭問道:「刑訊?」

來人點頭道:「大人,咱們的人看了一眼,身上全是刀傷。」

瀋陽擺擺手,等人走了之後,他放下卷宗,皺眉道:「王守道…..難道還能在東廠逃跑不成?就算是逃跑,也無需這般血淋淋的,安綸在弄什麼玄虛?」

指揮同知鄭成度已經徹底投向了瀋陽,他看了一眼邊上的千戶米泉,說道:「大人,安綸突然下手拿人,陛下事先是知情的,王守道二人貪腐的證據確鑿,而且聽聞還和山東一地的官員有些來往……」

「就在這段時日?」瀋陽問道。

「是的大人。」

米泉陞官了,但他並不滿足,他更希望此刻坐在瀋陽下手的就是自己。

所以他藉機就搶了個表現。

鄭成度似笑非笑的掃了他一眼,卻不好呵斥。

米泉好歹是瀋陽的老下級,而且算得上是忠心耿耿。

而他鄭成度當初可是給瀋陽下過絆子,若非瀋陽歸來的時日不長,根基不深,早就尋個機會弄死了他。

所以他很是穩沉,該配合的絕對配合,該建議的也絕不保守,漸漸的竟然得到了瀋陽的看重,當他出門時,多半是鄭成度看守老巢。

米泉沖著他微笑了一下,眼神中卻帶著些挑釁。

鄭成度微微一笑,對瀋陽說道:「大人,安綸上任就得罪了興和伯,此刻興和伯不想讓陛下不快,所以沒動手,等過幾年您再接著瞧,他安綸絕對是死無葬身之地。」

米泉不甘示弱的說道:「大人,安綸現在是小人得志,東廠在他的帶領下,遲早會被陛下厭棄,而咱們錦衣衛有了大人您,定然會重新振作起來,壓倒東廠!」

瀋陽不會吃這種馬屁,他眯眼盯著米泉,沉聲道:「去查查。」

這話看似信重米泉,壓制鄭成度。可鄭成度卻面色如常,不見異色。

米泉喜滋滋的起身應諾,然後出去。

瀋陽的目光轉到鄭成度的臉上,帶著審視的味道,說道:「你認為如何?」

鄭成度說道:「安綸……下官覺著此人不該是張揚跋扈之輩,畢竟前車之鑒尚在,他若是不想以後死無葬身之地,必然該謹慎些,至少在今年之內要謹慎些。而砍殺了王守道,下官以為這其中必然有些故事,米千戶能幹,想必能拿到消息。」

瀋陽點點頭,就在鄭成度心中歡喜的時候,他說道:「你…..老於世故,看人做事沉穩,而米泉卻失於穩重,你們都是本官倚重之人,要……和睦,不要過於爭鬥!」

鄭成度心中一凜,知道自己最後的反擊沒有瞞過瀋陽,就起身拱手道:「下官知錯。」

瀋陽點點頭,鄭成度告退。

出了外面,鄭成度想起剛瀋陽的話,不禁露出了一抹微笑。

不要過於爭鬥!

也就是說,在一個限度之內,你和米泉的爭鬥本官是不管的!

這是一位漸漸在適應錦衣衛指揮使職務的官員,他的手段儘管比不得那些重臣,還帶著些煙火氣,可對於錦衣衛這等地方來說,卻已經足夠了。

而東廠這個大敵,在安綸上位之後,終於露出了利齒,他們會不會向錦衣衛發出咆哮?

鄭成度到了前面,悄然吩咐人去調查此事。

他在錦衣衛的人脈和手腕比米泉不知道多了多少,所以到時候誰先查出來,還真是難說。

……

方醒已經回到了河間府的那個農莊營地。

所謂的楚王被一刀梟首,從犯都被押解進京,然後根據罪行大小決定流放地。

朱勇和他暗自交手一次,敗退,並通過他向皇帝表態:一定會把山東之事辦好,竭盡全力。

他在河間府的日子很逍遙,只是剛來沒多久,不好請旨回家瞅瞅,只能是靠著書信和家中聯繫。

所以當他看到風塵僕僕回來的小刀時,就習慣性的等著書信。

「老爺,東廠和錦衣衛之間有些動靜,瀋陽那邊大概是想抓安綸的手腳,然後一舉壓下東廠!」

「安綸幹了什麼?」

方醒淡淡的問道。

安綸當時可是當街和他打擂台來著,瀋陽的動作大抵有為方醒報仇的意思。

不過這些都不能確定,畢竟人心難測!

「老爺,說是有官員死在了東廠,遍體鱗傷不說,還有多處刀痕。」

「刀痕?」

審訊有傷痕很正常,可有多處刀痕,更像是泄憤的手法。

至於假設人犯逃跑被砍殺的可能,方醒覺得壓根就不可能成立,否則朱瞻基那邊馬上就會收拾安綸。

安綸為何要泄憤?

方醒把此事和安綸當時懟自己的事聯繫在一起,卻不得要領。

若說安綸小人得志,方醒是不同意的。

從金陵到北平,方醒對他有些小恩情,兩人之間並無齷齪……

方醒隨即就丟下了這個疑惑,他相信安綸絕不敢把方家列入名單中,不然他會讓安綸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跋扈!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