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093章 盟友第一戰(為盟主『伏魔人

第2093章 盟友第一戰(為盟主『伏魔人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5-11 16:32 | 本章字數:2754

「好大的變化!」

方醒急匆匆的和黃鐘說了些話,就去了後院。

他只能在家吃一頓午飯,就得趕路,所以恨不能丟開所有的事,只和家人團聚。

黃鐘叫人去請解縉來,然後說了最新的消息。

「這是要加快了?」

解縉對劉觀的站隊卻沒有絲毫詫異。

「劉觀的性子本就是站不穩的,陛下就算是要大用他,也不會用在關鍵的地方,所以他的投誠只是個動靜,該幹嘛就幹嘛。」

等吃完午飯,方醒急匆匆的出來時,見到解縉就說道:「劉觀請命去清查河間府。」

他帶著家丁一溜煙跑了,留下個解縉在風中凌亂著。

「劉觀他居然……老夫是見鬼了嗎?」

……

解縉沒見鬼!

方醒到了城門處時,就見到劉觀已經在等著了,一人雙馬。

這是……

方醒指指備用的馬說道:「一路不停,這可不好受。」

他擔心劉觀到地方路都走不得了。

劉觀在馬背上微微一笑,想起先前路過神仙居時那個女人痴痴的目光,不禁豪氣干雲的道:「當年本官也曾兼程趕路,興和伯萬萬不可小覷了。」

方醒點點頭,覺得這位『准盟友』興許還不錯。

「出發!」

就在方醒一行人衝出京城時,要弟在神仙居里茶飯不思。

她就蹲在門外,獃獃的看著前方。

莫愁看到她這副模樣只得來勸慰。

「喜歡誰了?」

這種犯相思病的模樣莫愁可不陌生,當年她就在交趾、在金陵眼巴巴的看著方醒。

要弟搖搖頭,莫愁一急,就說道:「喜歡誰就說,等老爺回來我去求他。」

興和伯做媒,只要不是討厭要弟,這親事基本上就沒跑了。

要弟想起那人的身份,還有已婚的狀態,不禁愁腸百結的揉揉眼睛,起身道:「姑娘放心,我忘記了。」

……

劉觀沒有吹牛,至少在跟著方醒到達河間府營地時,他還能自己下馬,然後活動一下,就進城去傳旨。

「我走之後,可有變化?」

此時已經是他出發的第二天早晨,為了將就劉觀,晚上還是休息了。

辛老七弄了麵條來,很簡單,澆頭就是紅辣椒炒肉絲。

方醒攪拌幾下,然後唏哩呼嚕的開吃。

他吃的快,看著酣暢淋漓,讓吃過了的王賀都有些饞。

「拿下那些人之後,河間府一地的士紳噤若寒蟬,有人主動來報了投獻的田畝,咱家覺得棘手,卻不敢處置,就誇讚了幾句,讓人送了回去。」

方醒的筷子挑了一挑麵條,他突然抬頭問道:「可有人跳梁不滿?」

王賀楞了一下,沒回答這個問題,而是問道:「興和伯,京城那邊可是不大好?」

他擔心京城反對的聲音響徹雲霄,所以方醒才要一回來就要拿人來開刀。

方醒搖搖頭,王賀心中一松,說道:「無人敢鬧騰,主要還是你的凶名太盛,加之上次在濟南截殺你的那些人死的太慘,所以這些人不敢鬧。」

說著他看了邊上看著憨厚的辛老七一眼,心想只要有辛老七在,誰敢對你下手?

加上皇帝的信賴,整個河間府找不到可以和你方醒抗衡的人,所以一府噤聲。

王賀對這等威勢並不艷羨,他覺得這就是在懸崖邊上遊走,不小心就完蛋,粉身碎骨。

「興和伯,韜光養晦些吧。」

方醒幾下吃完麵條,起身道:「我怕什麼?命就這樣了,不怕!」

他走出大帳,看著不遠處的農莊里有炊煙升起,就欣慰的道:「不管怎麼樣,百姓現在能吃早飯了,這就是最大的功績。」

雖然他猜到早飯多半是土豆,可依舊覺得胸中被塞的滿滿的,充斥著驕傲。

民以食為天,他至少解決了食!

「進城!」

……

府衙里,陳揚見到劉觀的那一刻就嚇尿了。

他真的嚇尿了!

任誰在見到都查院的掌門人親自來了之後,除非是心中無私,無懼的,誰能不怕?

所以陳揚就尿了,然後下身濕漉漉的接了旨意。

清理河間府,這並未出乎陳揚的預料,可在看到劉觀那冷冰冰的眼神後,他依舊是亂了。

「劉大人,下官……」

沒有聽到拿下自己的意思,陳揚幾乎要崩潰了。

放鬆後的崩潰有多瘋狂,看他就知道了。

涕淚橫流,身體在勉強支撐著不軟倒在地上,面色紅潤,分外的紅潤。

這便是死裡逃生後的紅潤!

劉觀皺眉看著地上的濕痕,鼻端全是騷臭味。

他在想著是否趁機拿下陳揚,在這種情況下,他覺得陳揚沒有抗拒自己的勇氣,口供唾手可得。

可節外生枝這個詞馬上在他的腦海中閃動。

此刻最重要的就是清理河間府,而對河間府熟稔無比的陳揚是最大的助力。

什麼叫做成熟?

能區分達成目標和付出代價的比例,並能果斷取捨!

而劉觀顯然就成熟了,所以他只是笑了笑,說道:「興和伯就在城外,本官來此,想坐鎮河間府,看看雲舒雲卷,想看看是否有跳樑小丑敢於挑釁!」

這是都查院的掌門人,他是三法司中最重要的一環。

哪怕他的風評不好,可當直面他時,有幾人敢藐視?

「興和伯應當馬上就到,本官沒吃早飯,去弄兩張餅來,再來一杯熱茶。」

北方吃餅不算什麼,可至少得有一碗熱湯吧?

可劉觀就是一杯茶,外加幾瓣大蒜,就吃的津津有味的。

大餅加大蒜,那必然是要吃一口餅,就咬一口大蒜,不然會覺得寡淡無味。

大蒜的辣自然是不在話下,等方醒到時,劉觀已經是滿面微紅,額頭見汗。

方醒順手拿了一瓣大蒜,剝開就這麼咬了一口,然後咧嘴道:「好辣,好蒜!」

劉觀端起殘茶一口飲盡,挑眉道:「好吧?本官吃了就停不下口,若非是沒有麵條,今日怕是走不動了。」

方醒吃了大蒜,說道:「清查的話,聚寶山衛只是威懾。」

劉觀頷首道:「正該如此,本官馬上就去。」

方醒站在邊上,劉觀拱拱手,然後微笑著對陳揚說道:「召集人手,各處散出去,馬上出去。」

陳揚下意識的點頭,然後急匆匆的出去。

「都去!都去各地查驗投獻,誰敢庇護,流放!」

「是,大人!」

「行文各地,馬上開始,誰敢瀆職,全家流放!」

「趕緊,馬上去!」

外面全是陳揚的咆哮,劉觀對方醒說道:「興和伯,覺得如何?」

方醒昨晚上沒怎麼睡,有些疲憊的道:「本伯不管這些,劉大人,後面就看你的了。」

這是盟友上位的第一戰,也是投名狀的一戰,方醒當然不會幹涉,只是監督罷了。

而劉觀隨即就用一系列的手段來證明了自己並非是浪得虛名……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