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096章 賣身

第2096章 賣身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5-12 13:20 | 本章字數:2641

河間府的府衙里,劉觀冷眼看著堂外的官吏,說道:「河間府不靖,有人與山東的亂臣賊子勾結,意圖……」

千萬別是謀反啊!

那些官吏們都暗自叫苦:若是被定性為謀反的話,在場的大多會倒霉。

「……意圖相互呼應,為山東那邊的清理找事,找麻煩!這是……」

「這是對朝中的挑釁,這是對陛下的不敬!」

劉觀的面色漸漸紅了起來,他揮舞著拳頭喊道:「要嚴懲!」

所有人都下意識的點點頭。

旁人的死活他們大抵是不在意的,只要不追索到自己的身上,你劉觀想怎麼折騰都沒問題。

劉觀殺氣騰騰的道:「那些人都不簡單,本官以為,他們必然是對清理士紳優待恨之入骨,這樣一群人就在京城邊上,讓陛下如何安心?」

劉觀和方醒的態度不同,他定調子時很慢,而且還講求個順理成章。

若是方醒在,只需一句亂臣賊子即可,然後動手。

「告知各地,河間府馬上清理投獻,誰若是敢……」

劉觀的眼中多了冷厲之色,右手並指如刀的揮斬下去。

「為了陛下,為了大明,這等亂臣賊子,當誅!」

隨著劉觀殺氣騰騰的宣言,快馬賓士在河間府各處,帶去了最新的決斷。

「清查投獻!清查投獻!」

快馬在大道上疾馳著,目標卻是京城。

消息被最快送到京城,隨即京城就詭異的寂靜了。

——興和伯方醒召回聚寶山衛在外人馬,分駐河間府各地。

——左都御史劉觀坐鎮河間府,指揮若定,有力的震懾著那些亂臣賊子!

方醒居然把主動權拱手讓給了劉觀?

這是大家的第一個疑問!

而劉觀不留餘地的清理投獻,這是第二個疑問,讓人頭皮發麻的疑問!

「方醒這是讓劉觀奉上投名狀和忠心,他就在邊上冷眼看著,而劉觀就是個蠢貨,為了仕途居然……」

「居然賣身了!」

劉觀的名聲本就不好,這一下更是被不少人釘在了佞臣的『恥辱柱』上。

而方醒叫人把長子送到了身邊,此事怎麼看都帶著詭異。

從方家莊傳出來的消息:因為動了河間府,方醒擔心自己的長子被人下黑手,皇帝也鞭長莫及,無法兼顧,只得讓家丁送了過去。

「這是示弱啊!」

金幼孜無奈的道:「誰敢去動他的長子?誰敢去動他的妻兒?按照他的秉性,那便是不死不休,而且是蔓延三族的慘烈,誰敢?」

他攙扶著黃淮在值房外散步,眉間多了憂愁。

黃淮的面色好了些,咳嗽也少了些,他輕輕掙脫了金幼孜的攙扶,說道:「那是姿態,給陛下用的姿態,你想想,他方醒連妻兒都保不住了,可見京城權貴的囂張跋扈,陛下不就想要這個名頭嗎?」

金幼孜擔心碰到他,就閃開了些,說道:「誰說不是呢!此事瞞不過咱們,只是有些蠢貨別被哄了,然後去**一番,到時候不說陛下的處置,方醒那人會藉機弄死幾個,好歹也能為以後京城的清理立威。」

金幼孜心中一驚,側身再次攙扶住黃淮,低聲道:「方醒這是有意的?」

黃淮點頭道:「應該是,而陛下估摸著是默許了。」

「河間府一下,整個北方都會風聲鶴唳,特別是京城,那些權貴很難應對,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一下就亂了。」

黃淮嘆息一聲,說道:「陛下要的是江山,要的是令行禁止,如臂使指。而那些士紳就是攔路的虎狼,不把虎狼的利爪和利齒給收拾了,這路如何通暢?」

金幼孜點點頭,有些陰鬱的道:「可終究是……打壓太過。」

黃淮意味深長的道:「別想那麼多,陛下是不肯被捆住的,那些人在文皇帝駕崩之後就開始了打算,可最愚蠢的就是讓當今陛下警惕了,他從仁皇帝的身上看到了皇權的危機,於是那些人自然就成了眼中釘,肉中刺,可卻還在洋洋自得,這不是愚蠢是什麼?」

朱高熾在位的時間很短,從開始的合作無間,到後面君臣漸漸離心,不過是權利在作祟。

而權利的爭奪卻讓朱瞻基警醒了,他認為君臣之間就不該出現洪熙朝那種氛圍,那不正常!

所以…..

「不是臣壓倒君,就是君壓倒臣,你明白嗎?這時候文皇帝的教導就出來了。」

金幼孜苦笑道:「不止,方醒在背後不知說了多少士紳和文官的壞話。」

黃淮止步,看著前方的屋檐,喃喃的道:「沒把柄他怎麼說?還不是那些人貪婪,處處皆是錯處?」

金幼孜突然笑道:「他這下可得罪了不少權貴,包括他的舅兄。」

……

英國公府的收入不少,但開銷同樣不少。

而最大的收入來源就是田地的出產。

吳氏看著襁褓里的孩子,笑的眼睛都看不到了。

周圍的丫鬟和嬤嬤們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襁褓里的那個孩子的臉上。

這便是張懋,讓整個英國公府沸騰的孩子。

其樂融融間,外面來人稟告道:「夫人,二太太和三太太來了。」

吳氏的臉色漸漸淡了,她把孩子遞給奶娘,說道:「請進來。」

沒多久,兩個婦人就笑眯眯的來了。

這二位就是張輔的兩個弟媳,張大車和張小車的媳婦。

「嫂子,這孩子看著可真健壯啊!想來定然能承襲了大哥的武勇,好歹把國公府支應起來。」

二太太先是誇讚了孩子,然後又誇讚吳氏產後恢復的好,比以前看著多了風韻……

三太太看到二太太說的熱火朝天,也勉強贊了幾句,只是看向那個孩子的目光難免有些黯然。

國公府自然是要傳承下去的,可張輔許久都沒有一個繼承人,如果延續下去,他必然只能從他們兩家的孩子中挑一個出來過繼。

張懋的出生就打破了這個幻想,不由的她們不黯然遺憾。

吳氏只是隨口應付著,不失禮罷了。

二太太說了一通好話,然後喝了半杯茶,這才說了正事。

「大嫂……」

二太太看了周圍的丫鬟嬤嬤一眼,吳氏暗自嘆息一下,然後擺擺手。

除去奶娘和孩子之外,屋裡就只剩下了這三位妯娌。

吳氏淡淡的神色並未阻止二太太的話,她低聲說道:「那位妹夫可是動了河間府!」

吳氏淡然道:「那又如何?咱們婦道人家只能在府中幫襯,萬萬沒有干涉政事的道理。」

三太太忍不住說道:「大嫂,外間有人說了,清理投獻最終要弄到咱們的頭上來!國公府中在山東的地可都交了……大嫂,那些勛戚們可是有話說……」

吳氏冷冷的問道:「他們說了什麼?」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