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117章 沒有朋友,只有利益(為盟主

第2117章 沒有朋友,只有利益(為盟主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5-17 17:45 | 本章字數:2504

慘叫聲刺破黑夜,傳出很遠,比碼頭的鐘聲傳出更遠。

鍾架下面,一個大明軍士鬆開繩子,沖著遠方呸了一口,罵道:「都是一群見不得人的蛆蟲!」

慘嚎聲之後,鐘聲伴隨。

那處二層小樓和碼頭的距離不遠,這能讓洪保放心。

洪保已經回到了船上,這裡變成了多克三人的駐地。

他們在推杯換盞。

長夜漫漫,無聊是對人生最大的辜負。

所以他們叫廚子弄了不少菜,然後飲酒。

肉食當然是最受歡迎的。

「這是新鮮的天鵝,看看,烤制了之後再把羽毛插回去,是不是很美?」

金黃色的烤天鵝看著美味極了。

插在金黃色上面的羽毛看似很美,卻削弱了美食的誘惑,更像是在擺譜。

而且烤天鵝的熱氣從金黃色的肌膚中飄溢出來,熏蒸著那羽毛,頓時一股讓人想嘔吐的腥味若有若無的散了開來。

可三人卻都在看著,然後有人來拔掉羽毛,用刀子開始切割厚厚的天鵝肉。

微白的肉讓人心情愉悅,多克舔舔嘴唇道:「那天明人不是給了些醬料嗎?弄出來蘸蘸。」

有人去拿了個小罈子出來,打開後,一股夾雜著辛辣的香味竄了出來。

多克迫不及待的取了一大塊天鵝肉,蘸了些醬料後送進嘴裡。

「嗯……」

阿貝爾和亨利都取用了天鵝肉,覺得美味,但卻不及明人的美食。

當慘嚎聲傳來時,多克還在品味著美食。

他的腮幫子高高鼓起,用力的咀嚼,右手還拿著酒杯,準備喝一大口酒,好把肉給咽下去。

他剛吞咽到一半,卻聽到了慘嚎聲。

一下他的動作就停住了,酒水被堵住咽喉的肉糜擋住,順著他的嘴角流淌下來。

他看到了阿貝爾和亨利眼中的失落,然後他的眼睛鼓了起來,面色漸漸漲紅……

「噗!」

被酒水浸潤的肉糜漫天飛舞,阿貝爾和亨利來不及反應,也不想反應,於是被籠罩在其中。

隨後鐘聲傳來,外面進來一個軍官,他沉聲道:「明人發現了,他們用最殘忍的手法在虐殺我們的人。」

鐘聲停住了,慘嚎聲連綿不斷,沒多久,第二個慘嚎的聲音傳來。

兩個都被抓住了啊!

多克在喘息,滿嘴的液體和肉糜,神色獃滯。

阿貝爾和亨利都在發獃。

他們顧不上臉上的肉糜,只是看著多克。

這是你的錯!

是你派出的人!

「咳咳咳……」

多克突然滑下椅子,蹲在地上劇烈的咳嗽著。

撕心裂肺!

慘嚎聲隱隱約約的傳來,如夜梟鳴叫。

失敗了啊!

多克喘息著說道:「馬上派人去,記得不要太靠近碼頭,就問要不要幫忙。」

「那會不會……假?」

那軍官覺得此時就該不聞不問,免得被明人猜到是他們的手腳。

阿貝爾伸手抹了一把臉,然後甩甩粘在手上的肉糜,說道:「這時候不去才是心虛,記得問問他們是何事。」

亨利微微搖頭,然後用袖子擦了擦臉上,說道:「他們肯定知道,但卻不肯一下殺死那兩人,這就是做給咱們看的,多克,忘掉這件事吧,至少在目前忘掉它。」

多克冷冷的看著他,說道:「我失敗了,所以你們以為明人會更看重你們嗎?那就等著看看吧,看看什麼叫做大國。」

阿貝爾面色微變,起身道:「我要去看看。」

多克不屑的道:「隨便。」

阿貝爾出去了,亨利沒去,多克為此高看了一眼:「殿下果真睿智,阿貝爾那個蠢貨,不知道大國要的夥伴,是對自己有幫助的夥伴,而不是拖累。」

亨利面無表情的道:「我是里斯本的王子,和你們兩國並無瓜葛,多克,我只要使團上船,而獲取明人火藥的秘密,我並不是那麼迫不及待,因為我們會慢慢的找到最好的配方……」

多克冷冷的道:「所以你們是好人。」

亨利起身道:「這世間沒有好人,多克,記住這句話,有的只是好處,而不是好人。」

……

碼頭上已經燈火通明,甲板上亦是如此。

洪保已經出來了,他坐在甲板上,身後有人給他打傘。

他的身前有張桌子,上面有一壺酒,以及那剩下三分之一的烤羊腿。

他的前方有人拎著燈籠和火把,烈烈聲中,那兩個被抓獲的俘虜已經體無完膚。

慘嚎聲沒有影響到洪保的食慾,他慢條斯理的撕咬著羊腿,慢慢的喝著酒。

「這裡的羊肉不錯,記得帶些回去,好歹看看能不能在大明養活,到時候留種……」

那兩人的慘嚎在繼續著,張旺低聲道:「公公,就怕吵了兄弟們睡覺,要不就弔死他們吧。」

這邊喜歡弔死人,張旺覺得入鄉隨俗不錯,至少看著碼頭上兩具隨風擺動的屍骸心情會很好。

「慌什麼?」

洪保已經看到了遠處的火頭,那是火把,有人來了。

他撕下一條羊肉,慢慢地咀嚼著,後槽牙在活動著,微痛。

牙齒要掉了啊!

他有些恍惚,想起了當初被帶走,然後被閹割,然後讀書的經歷……

那時候真年輕啊!

那時被割掉了代表著男人的象徵,可依舊覺得太陽是那麼的嬌媚,心氣是那麼的勃發。

張旺也看到了,他獰笑道:「下手再重些!」

於是行刑的人不再忌諱,各種手段都上了。

慘嚎聲陡然尖利,趕到碼頭邊上的阿貝爾下馬,面對逼住自己的明軍說道:「我希望能去看看朋友是否無事。」

攔截他的是一個小旗部,小旗官看到後面還有人馬過來,就冷笑道:「這是偷摸不得,準備強攻嗎?」

阿貝爾苦笑,幾艘船都沒解開纜繩,顯然洪保知道他們的應對。

尷尬的情緒被急切代替,阿貝爾說道:「金雀花人主導了這一切……」

「啊……」

最後一聲慘嚎之後,一具屍骸被扔了下來,重重的落在碼頭上。

亨利已經到了,剛好看到屍骸掉落的場景。

他的面色蒼白,下馬,然後說道:「我們在意的是朋友的安全,出發前,國王說過,里斯本的朋友不能受到傷害,否則里斯本將會傾巢出動……不管對方是誰。」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