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125章 圍捕(為盟主『聰林』賀,加

第2125章 圍捕(為盟主『聰林』賀,加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5-19 18:15 | 本章字數:2878

方醒在家丁的保護下跟在後面,他將全面評估葉落雪的能力,然後反饋給朱瞻基。

植被繁茂就意味著安全。

梁平和四個曾經的心腹就在這片茂密的植被中。

食物不缺,邊上的五匹戰馬的背上還有。

可飲水卻有些艱難。

這個山包上沒有水源,他們靠著帶來的水堅持到了昨天,現在戰馬無水,他們也口乾舌燥。

他們不是沒想過衝出去,可在看到那些騎兵的騎術之後,他們就知趣的放棄了這個想法。

那些是斥候老手,只要出了山包,他們就會被追的上天入地,無處可逃。

這是在等死!

氣氛沮喪,沒人動彈,都在躺著。

外面那些老手沒主動進攻,多半是要留著他們做什麼。

既然如此,那就隨便吧。

只有梁平在不時聽著外面的動靜。

午後,沒人願意吃乾糧,只是拔了些草根嚼了,勉強補充了些水分。

其他四人都在曬著太陽睡覺。

這裡的早晚有些冷,凌晨是他們尋找露水的時間,經常被冷的打顫。

梁平沒時間去後悔,不,是拒絕後悔。

他不是逆賊,他只是一個會出錯的軍官,怕死的軍官。

所以當他聽到了沒有刻意去掩飾的腳步聲後,就猛地坐直了身體,然後用腳把那四人踢醒。

「來了!」

身處絕境,什麼上下尊卑都沒了,所以四雙不耐煩的眼睛盯住了梁平,然後漸漸平靜。

這便是悍卒!

在知道自己的命運之後,他們沒有什麼不甘,有的只是默然的準備。

殺一個賺一個,這就是軍中的概念。

梁平卻怯了,那四人緩緩起身,然後消失在周圍。

他一人坐在大樹的後面,他覺得自己已經安全了,肯定不會被發現。

他們殺了那四人,肯定會覺得我已經跑了吧?

然後他們都會去追,我就乘機……

人在絕境中的僥倖心態真的會讓旁人瞠目結舌,奉為智障。

「殺!」

側後方一聲暴喝中,梁平渾身顫慄。

葉落雪沒有顫慄,身後的長刀斬破一叢雜木,破空而來。

徐景昌也算是半個家學淵博,所以見一人突前的葉落雪被人從側後方偷襲,不禁下意識的喊道:「趴下!」

他身邊的兩名家丁已經張弓搭箭,在警惕的盯著前方,只要葉落雪趴下,那個偷襲的悍卒將會被釘死在原地。

他看了一眼身邊的方醒和他的家丁。

方醒的家丁都沒動,只是在警戒。

「傻子啊!」

方醒只是嘆息一聲。

嗆啷!

拔刀的聲音才響起,葉落雪的身體已經旋轉開來。

他轉身到一半時,長刀追身而來。

他的眼睛在盯著前方,長刀一挑。

鐺!

悍卒只覺得一股力量從自己發力方向的側面湧來,隨即長刀就飛了起來。

「啊……」

他知道自己遇到了頂尖的好手,所以沒有反抗,而是鬆手棄刀,接著合身撲了過來。

他以為葉落雪會慌張。

「殺!」

一名悍卒從前方的大樹後猛地沖了出來,身體凌空躍起,長刀疾斬。

這不同於什麼東廠錦衣衛的風格。

這是搏命!

慘烈的煞氣籠罩住了葉落雪。

這是同歸於盡的沙場殺伐!

身前撲,身後遇襲,一前一後,根本就沒給葉落雪留下思考的時間和餘地。

他也沒思考,而是毫不猶豫的繼續轉身。

鐺!

長刀格擋,偷襲的悍卒漠然的棄刀撲過來。

身後的悍卒已經抱住了葉落雪,雙手扼住了他的咽喉。

身前的悍卒棄刀只是為了速度,他抬起右肘,目標正是葉落雪的下巴。

只需一下,任葉落雪再是什麼好手,也只有束手就擒的份。

這就是他們的打算:擒住一個頭領,然後以此為要挾離開。

「梁平就在後面,放我們……呃!」

辛老七放下長弓,冷冷的看著前方捂著咽喉處箭矢緩緩後退的悍卒,然後把注意力轉到了葉落雪那邊。

葉落雪左手單手向後探去,面色微微發青。

身後抱著他的悍卒在拚命的勒著他的脖頸,可葉落雪卻在盯著正面撲過來的對手。

他的左手後探,抓住了悍卒的側面衣領。

他的中門大開,再無防禦能力。

正面的悍卒大喜,然後就發現眼前一黑。

只是單手,而且還是反手,葉落雪就把身後勒住自己的悍卒給扔到了前方。

兩人重重的撞擊到一起,還來不得慘叫,葉落雪已經收刀入鞘,身體前驅,雙手捏住了兩人的後頸,微微用力,然後把他們丟在了後面。

有人上去按住了已經昏迷的兩個悍卒,前方的葉落雪就站在那裡,

還有兩人,其中一個就是梁平。

葉落雪的目光在前方的植被中緩緩掃過,在一棵大樹那裡停住。

「出來!」

他疾衝過去,那顆大樹後轉出一個男子,正是梁平。

「下官無罪……」

葉落雪搖搖頭,然後轉身。

他不屑於去要這種唾手可得的功勞。

「是個傲氣的人,真不知道怎麼在陛下的身邊存活啊!」

葉落雪的身手見識過了,徐景昌覺得這個男人太過漂亮,不由的有些生疑。

方醒淡然道:「傲氣的人才靠得住。」

他打頭走過去,徐景昌原地站著,撫須想著朱瞻基的一些習慣。

當方醒的左側衝出最後一個悍卒時,徐景昌只是瞥了一眼,然後繼續盤算著自己能從此事中獲取什麼好處。

辛老七瞬間張弓搭箭,當箭頭指向了此人之後,卻出現了一個奇景。

剛才還視死如歸衝過來的悍卒居然棄刀跪地。

他跪在地上,慣性讓他的身體滑了過來。

「小的願降!」

除去梁平那個沒骨氣的之外,這是第一個請降的悍卒。

有人過去控制住了他,然後問道:「你為何願降?」

這悍卒看著站在方醒左側警戒的辛老七說道:「那是…….小的知道那是辛老七。」

辛老七的威名居然可以讓人絕望到消除赴死之心,這也算是個插曲。

「興和伯,在下幸不辱命!」

葉落雪微微頷首,身後一群原先藏鋒的人,皆默然。

他們的未來將由朱瞻基來決定,方醒不好表態,只是含糊的道:「你很好。」

葉落雪抬頭,微微一笑,說道:「多謝興和伯。」

他帶著人先出去了,徐景昌嘀咕道:「德華,這人比女人還漂亮,哥哥我看他笑了一下,心跳都噗噗噗的。」

方醒沒好氣的道:「那是爹媽給的好處,中山王當年也號稱俊逸,就你自己學了猥瑣,不堪入目。」

徐景昌愕然,然後想找方醒理論,方醒卻走到了梁平的身前。

梁平抬頭慘笑道:「伯爺,小的沒罪,只是當時慌了,這一慌就亂了方寸,一錯再錯……」

方醒皺眉道:「那你就不該逃!」

在方醒親至的情況下逃跑,這純屬是給自己背鍋。

梁平不住的搖頭苦笑著,喃喃的道:「小的被人蒙蔽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