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131章 赴宴,兩隻烏鴉比黑

第2131章 赴宴,兩隻烏鴉比黑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5-21 02:16 | 本章字數:2852

黃淮的身體最近有些好轉的趨勢,這得多虧了皇帝派了御醫蹲點似的給他治療。

他很感激,真的,全心全意的感激。

所以他早早的就來到了皇城外,準備進宮赴宴。

從朱元璋開始,大明的重臣能騎馬的最好就騎馬,否則皇帝看了刺眼,找個借口弄你滾回家去。

但是黃淮不一樣,他屬於久病後的體弱,最好少吹風,所以朱瞻基特別叮囑了,讓他坐馬車上下衙。

所以他的馬車停在外面很是醒目,早到的人就以此為中心,漸漸的聚攏過來。

「那人只是被禁足,據說前日還飲酒叫罵,當真是不可一世啊!」

「興和伯去了他府上,也不知道說了些什麼,那人居然就老實了些,至少沒上奏章自辯了。」

「一丘之貉,說不準正準備什麼見不得……」

「閉嘴!楊榮來了!」

幾個官員施施然的沖著走來的楊榮行禮,然後避到了一邊。

楊榮走到馬車邊上,對掀開帘子的黃淮說道:「今日的天氣不錯。」

黃淮仰頭看看天空,說道:「看似萬里無雲,可不小心就會來一場暴雨,最好不要……」

楊榮摸著馬車的外面,淡淡的道:「那些人是自己作死,不管有謬,成國公已經被禁足了,興和伯和閆大建都跑了一趟,已經足夠了。」

他回身看了一眼,看到沒人靠近,就稍微提高了些嗓門,說道:「陛下的耐性有限,那些人有錯在先,再鬧騰,陛下發怒翻臉,誰去挽回?」

黃淮木然的轉過臉來,定定的看著楊榮的身後,說道:「不知道啊!開了先例了,不管怎麼說,那些軍士並未受到懲處,這便是武人跋扈的起源,不壓下去,楊大人,藩鎮之禍不遠!」

楊榮冷笑道:「想多了黃大人,不說旁的,武人若是要跋扈,興和伯第一個就容不得!可他回來就先去了成國公府,這是什麼意思?這是讓成國公先忍了的意思!你們若是再逼迫,方醒一旦翻臉,陛下會支持誰?」

黃淮乾咳一聲,拒絕了楊榮給自己拍背,冷冷的道:「此事不由的不出聲,僅此而已。」

「興和伯……」

楊榮還想再勸一下,身後傳來的聲音讓他苦笑一下,轉身看著走來的方醒,說道:「你們想和他斗?黃大人,你就回來吧,讓給別人,否則本官擔心你……」

黃淮的面色微紅,他看著不遠的方醒微微一笑,說道:「死便死了,誰會不死呢?楊大人,難道你能長生久視?」

「興和伯來的早啊!」

楊榮心中已經冷了,只是和方醒笑著寒暄幾句,然後託詞內急走了。

方醒就牽著無憂站在一邊,周圍並無人主動過去套近乎。

一直到有人出來招呼群臣進去,楊榮依舊沒有來。

方醒冷冷的瞥了從馬車裡下來的黃淮一眼,然後跟著群臣往裡走。

而楊榮此時才急匆匆的追上來。

重陽宴是在謹身殿里舉辦,謹身殿毗鄰華蓋殿,後面就是乾清門。

……

無憂被人帶去了後面,太后召集了後宮的女人們,同樣也弄了個重陽宴。

謹身殿內安放了幾排小几,一人一桌。

方醒在右邊第二排,這不是他謙遜,而是因為不能破例。

只是當他看到太監們引著文官們讓右邊去時,心中一跳,旋即安之若素的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坐下後,他看到輔政學士們被引著往第一排去。

「興和伯,走錯了?」

夏元吉笑眯眯的被引過來,坐在方醒的左邊。

方醒面色如常的道:「誰知道呢!」

兩人都知道,這絕不會錯。

俞佳就站在大殿的門外,目光不時看向群臣,哪裡可能會錯。

黃淮坐在第一排,正好是方醒的正前方。

而右邊最終被安排了蹇義,這樣方醒就是前黃淮,左夏元吉,右蹇義。

文官的海洋啊!

等朱瞻基來後,一番折騰,隨後各自坐下。

隨後有太監進來,他們把一盆盆菊花放到最中間,頓時一股特有的味道漸漸瀰漫。

接下來就是酒菜。

菜就不必說了,這是最後的盛宴,過後許多東西都沒法吃了。

酒是菊花酒,聞著味道淡淡的。

朱瞻基拿起酒杯,說道:「秋收冬藏,今年諸卿兢兢業業,大明又是一次豐收……」

這是總結,也是開場白,於是人人靜聽。

「.…山東一地增加了不少賦稅,朕甚為欣慰……」

有人的面色不大好看。山東哪裡多的賦稅?不就是全面退田嗎?然後那些原本不用交稅的田地也要交了。

「前人種樹,後人乘涼,今日朕與諸卿均是前人。」

朱瞻基漸漸微笑起來,而下面的不少人都只是在假笑,或是板著臉。

「.…給後人留下些什麼,朕想留下一個平安的大明,進取的大明,諸卿勉力……」

皇帝舉杯,大家一飲而盡。

酒液冰冷,方醒看著右前方,最前方就是楊榮。

輔政學士們坐在第一排,這個安排很有趣。

方醒再看看左右,夏元吉正在研究哪道菜可以吃,蹇義面色淡淡的目視前方,卻找不到焦距……

蹇義側臉,冷眼看著方醒在左顧右盼,正準備舉杯,杜謙卻起身道:「陛下,成國公雖有小錯,卻無大罪,今日少了他……」

為朱勇求情?

而且居然是朱瞻基的心腹杜謙出馬!

這是什麼意思?

不少人都看向了張輔,心想就算是要求情,也該是武勛出面啊!

難道是皇帝的暗示?

夏元吉俯身到方醒那邊,低聲問道:「開始了?」

方醒點點頭,不但是他,所有人都直起了腰。

重陽宴就是歡宴,不該提及這些喪氣的事。可皇帝就主動提了。

這是什麼?

開戰!

在事件之後,皇帝不動聲色了許久,只是禁足了朱勇,派了方醒和閆大建去處置後事。大家都以為皇帝想讓此事悄無聲息的過去,如今看來卻是錯了。

方醒看了上面一眼,看到朱瞻基面無表情的看著群臣,心中就知道了他的打算。

所以當有臣子起身開始反擊時,方醒把筷子放了下來,然後用力的咬著嘴裡的蹄筋,嘎嘣嘎嘣的。

「.…陛下,武人少了約束,如今越發肆無忌憚了,不說山東之事,上月在懷來就有百戶當街毆人致死,另有……」

一樁樁,一件件,武人跋扈的形象漸漸明晰……

「都是廢話!」

武人被打壓,出頭的該是武勛,而武勛們確實是在準備出頭。

可第一個起身的卻是坐在文官里的方醒。

方醒起身後,只是一番話,就讓眾臣啞口無言。

「陛下,臣在山東協助清理士紳,順帶清理了一番貪腐,至臣回來前,共計三百餘人。」

呃!

尷尬的氣氛頓時壓住了剛才的慷慨激昂和同仇敵愾。

你們文官也沒好到哪去啊!

方醒面無表情的看著那些武勛們在得意的沖著文官們挑眉,得意洋洋。

他有些厭倦這種氣氛。

是的,文官也不幹凈,可武人乾淨嗎?

兩隻烏鴉站在一起,數落著對方有多黑…….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