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133章 法理何在(為盟主『聚寶山千

第2133章 法理何在(為盟主『聚寶山千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5-21 18:45 | 本章字數:2813

「娘娘,不少人都在發難逼宮,興和伯沒動……」

宮中沒誰敢攔截太后的人,所以消息流水般的傳過來。

太后的眼睛微眯,冷冷的道:「不管。」

她相信方醒不會不動,只是不知道在等待著什麼。

「你在等什麼?」

「米酒,要喝米酒!」

這時下面端端和無憂開始鬧騰起來,氣氛熱烈。

太后微微一笑,說道:「去把甜酒熱了,溫溫的給她們喝。」

有了孩子之後,皇家這個大家庭終於是開始熱鬧了。

太后看看被奶娘抱著的玉米,還有孫氏的大肚子,以及那個女娃,不禁感慨著……

「你在等什麼?」

……

方醒一直在盯著劉觀。

皇帝需要炮灰,而炮灰分為高級和低級。

方醒認為劉觀就屬於高級炮灰,所以此刻正是他出馬的時候。

而他自己不是不動,而是不能讓人覺得皇帝就這麼一些鐵杆,有些孤家寡人的凄涼。

劉觀就在蹇義過去的第三張小几邊上站著,他有些不安,不安來源於左邊方醒的目光。

這是逼迫的目光,也是威脅的目光。

既然選擇了隊伍,那就光棍些,出去應戰!

他知道自己再無退路,所以出去了。

朱瞻基一直在冷冷的看著群臣,見劉觀出來,他的眉心微動,微微點頭。

劉觀昂首道:「陛下,開弓沒有回頭箭,取消士紳免稅已然在山東一地收尾,此刻反悔,這是朝令夕改,是拿陛下的名聲來兒戲,不,不是兒戲,而是當做自己的墊腳石!此輩當誅!」

我曰尼瑪!

一瞬間下面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暗自狂罵著劉觀。

好好的一次集體行動,明明是為國為民,可在劉觀的嘴裡就成了枯名釣譽,只是為了自己的名聲而枉顧君王……

黃淮怒道:「亡羊補牢,猶未晚也!」

楊溥回首看了一眼劉觀,那眼神陰冷。

「陛下,山東一地的賦稅是多了,可人氣萎靡,人人自危,無數忠心耿耿之士……悲憤難言,陛下,這是自毀長城啊!」

楊溥的話引發了不少共鳴,頓時攻擊的火力再次密集起來。

劉觀冷笑道:「什麼忠心耿耿之士?本官在河間府見到的是什麼?只是貪婪罷了,被抓了之後還不忘賄賂本官,可見秉性根深蒂固,這便是你等說的忠心耿耿之士?」

呃!

如果說剛才群臣叫囂的是虛,那麼劉觀這個就是實錘。

他是左都御史,手頭上自然有不少官員貪腐的線索,只需運作一二……

這是威脅!

群臣用不配合來威脅皇帝,而劉觀就用都查院來威脅他們。

別調皮啊!不然哥就專門盯著你,找到漏洞……都查院那些御史就會和瘋狗般的咬死你。

奉旨咬人,那感覺不要太好啊!

站在菊花中間的文官起碼有二十餘人,此刻劉觀單槍匹馬,以一敵眾,卻絲毫不落下風。

這就是人才啊!

可惜貪了些!

一陣寂靜,就在劉觀有些自得的時候,楊溥說道:「臣來之前剛得知一事,南方有士紳畏懼,舉家出海……墜海而死。」

道不行,乘桴浮於海。

舉家出海只是一個象徵性的事件,此刻被楊溥提出來,更像是一個歷史性的事件。

君王最好不要和臣子直接發生衝突,哪會失去緩衝的餘地。

朱瞻基已經握緊了酒杯,方醒起身。

武勛那邊齊齊側目,然後都鬆了一口氣,有人說道:「什麼狗屁的舉家出海,多半是畏罪潛逃!」

這是極為粗俗的一句話,卻讓楊溥無奈至極。

這是引子啊!

暗示懂不懂?

果真是愚不可及!

文官那邊看過去的眼神中馬上多了鄙夷和不屑。

「說的好!」

輕輕的一聲,卻讓武勛們大感舒心。

文官們齊齊回頭,鄙夷的看著方醒。

方醒朝著上面拱拱手,說道:「陛下,沒有什麼道,若是有,道之所在,在民間,而不在士紳中。百姓喜聞樂見的,那便是道,君王之道,臣子之道盡在其中。」

楊溥閉上眼睛,喃喃的道:「又是那一套嗎?」

方醒的科學在極力鼓吹著學問要走進鄉間,然後把鄉間的需求反饋回來,這才是學問。

而見明報就是為此而生的。

一邊認為道在士紳,士紳的支持才是大明興盛的基礎。

而另一邊認為道在民間,百姓的認同和支持才是王道。

那麼皇帝呢?

「呯!」

酒杯落地,化為齏粉。

朱瞻基冷冷的道:「朕以往只聞官吏如狼,士紳如狽,逼的百姓蹈海,如今倒是出了奇聞,可見朕德行之差……」

「臣等不敢!」

群臣俯首。

朱瞻基冷笑道:「你等如何不敢?朕只問一句,為何要優待士紳,理,法,從何而來?」

哪裡來的理法?

群臣這才悚然而驚,原來我們又忘記了理虧啊!

優待士紳本就無法理支持,只是他們習慣了而已,覺得這是天經地義的,取消就是不行,所以才會理直氣壯。

他們都是聰明絕頂之輩,可卻習慣了這個優待,習慣了忘卻這是違律。

被皇帝這麼一敲打,大部分人才發現一個問題:原來我們鬧騰了半天,原來是在為違法的一群人辯護啊!

不過咱們說的是道啊!

大明想要穩定下來,難道能少了這些?

就為了些優待士紳的事情去冒險,值得嗎?

朱瞻基看到了那些愕然和理所當然,不禁暗自發涼。

合著他們壓根就沒把兼并當回事啊!

大殿內詭異的安靜了下來,門外有人想進來送菜,卻被攔住了。

「等等再說。」

安綸和俞佳站在一起,冷冷的看著這些送菜的。

今日要出大事!

安綸看看台階下的廣場上站著的那些番子,低聲道:「會不會動手?」

俞佳搖搖頭,冷漠的道:「最好不會。」

安綸點頭表示懂了。

皇帝是想一舉壓下因為德平事件而導致的君臣對抗,然後強硬推行下去。

可臣子們卻想抓住這個機會,逼迫皇帝收回成命,雙方就此僵持。

一旦說不通,那麼東廠的人就要上了。

「陛下,臣請陛下三思!」

這時裡面傳來一個近乎於悲鳴的聲音,俞佳咬牙切齒的道:「逼迫君父,該死!」

他不知道那些人是在挽救他們的道,挽救那個階層的未來,只是單純的憤怒。

外面的人大多憤怒,可依舊沒用。皇帝不下令,他們誰也不能動。

安綸卻覺得這是一個機會,讓東廠成為百官頭上一把利劍的機會。

「來人!」

裡面傳來了皇帝的聲音,安綸楞了一下,俞佳低喝道:「快去!」

安綸一個激靈,回身招手。

兩個番子從下面沖了上來,疾步衝進大殿內。

殿外的侍衛們有些沮喪,他們覺得皇帝這是嫌棄他們的手段不夠狠辣。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