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134章 毆打,威脅

第2134章 毆打,威脅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5-22 00:28 | 本章字數:2536

站出來的那人叫做曹剛,乃是杜謙的副手。

杜謙陞官太快了,把眼睜睜盯著大理寺卿這個寶座的曹剛給一屁股擠到了一邊,然後還做出一副我真不想做這官的噁心模樣。

搶人官位,那真是比殺人父母更讓人痛恨些。

所以他給了杜謙沒臉。

等杜謙上位之後,馬上用軟刀子捅了他一下,算是報復,讓他幾乎無法呼吸。

這是皇帝的心腹,服不服氣都得憋著。

他不服,也不想憋,於是被杜謙當做練手的東西擺弄了幾次,在大理寺里成了笑話。

不共戴天啊!

所以今天杜謙開頭炮之後,他就在等著機會。

如今大家沉默了,這可不行,不把這事鬧大,怎麼能顯出杜謙的愚蠢?

所以他出來了,梗著脖子繼續進諫。

人憤怒到了極限,就會生出毀滅一切的願望,而曹剛顯然就帶著這個願望在冒犯皇帝。

他希望自己能帶動大家一起發難,讓皇帝無所適從,最後歸咎於杜謙。

至於安危,和被杜謙搶走的官位相比,算個毛啊!

「艹尼瑪!」

就在他下定決心之時,邊上一聲怒吼,接著曹剛就覺得右臉被撞了一下。

「呯!」

一個小碗在他的臉上呯的一聲碎了,接著一個黑影衝過來,一腳踹翻他。

朱瞻基也沒想到方醒會動手。

正在冷笑的杜謙同樣沒想到方醒會動手,一下就覺得自己被動了。

文官們更是想不到,所以他們眼睜睜的看著方醒在那裡拳打腳踢,半點反應都沒有。

至於武勛,張輔已經保持躬身的姿勢不少時間了,他的手中是一份奏章,顯然是有備而來。

勛戚中間傳來一陣嘆息,馬後炮般的覺得自己應當先上。

兩個進來的番子手足無措的看著方醒在毆打曹剛,不知道自己該幹什麼。

朱瞻基幹咳一聲,俞佳趕緊喊了起來。

「快快快!興和伯這是氣上頭了,快拉住,拉住!」

兩個番子過去,加上武勛們一起幫忙,總算是把方醒給拉開了。

方醒氣喘吁吁的指著躺在地上的曹剛罵道:「陛下都說了你還不消停,這是要謀逆嗎?」

曹剛身上的腳印橫七豎八,但絕不會只是一個人踩的。他就像是個剛被蹂躪的弱女子,無助的躺在那裡。

可群臣卻束手而立,沒人敢再囉嗦。

謀逆!

陛下都說清了來源,還要出來鬧騰,這便是謀逆。

而東廠的番子一直在嚴陣以待,就說明皇帝早有準備。

「拿下!」

上面的皇帝毫不猶豫的下了一個讓人心冷的命令。

從登基以來,朱瞻基和群臣算得上是相互妥協,哪怕皇帝妥協的更多一些,可也從沒動過手。

今天破例了!

而且開了個惡劣的先例!

有人想求情,可看到朱瞻基面色漠然,分明就是正在火頭上,這時候上去,進了大牢就怕出不來了。

兩個番子拖著曹剛往外走。曹剛看著杜謙,突然喊道:「杜謙,你這個小人,你不得好死!」

杜謙依舊木然,等人被拖出去,喊聲越來越小後,他出班說道:「陛下,臣約束不嚴,有罪。」

朱瞻基沒關注他,也沒去看張輔,而是對方醒說道:「朕擔心皇城安危,聚寶山衛從今夜起進皇城輪值,為期一個月,後續……再看。」

「是,陛下!」

方醒大聲應諾,心中一片清明。

朱瞻基這是在作態!

都特么的是一群亂臣賊子,朕晚上睡不著啊!就怕你們這些逆賊造反……

這是姿態,可卻非常有用。

方醒已經看到不少人在退縮了。

菊花被他剛才毆打曹剛時弄亂了不少,可大部分還完好無缺。

方醒不大喜歡菊花,總覺得菊花看著太普通,而且敗了難看。

可此刻黃白相間的菊花在微暗的環境下卻顯得分外的生動。

微風吹動花瓣,送來細微的花香。

臣子們都低著頭,張輔的奏章被大聲的念了出來。

「.…..各地駐軍當警惕,臣提議派御史在北方各地巡查,給他們調兵之權……」

這是釜底抽薪啊!

張輔一直沒動靜,大家都習慣性的以為勛戚會沉默,不摻和這些事。可誰知道他一出手就是要人命的建議。

方醒在告退,他緩緩走出大殿,然後看看左右。

俞佳拱手道:「興和伯辛苦。」

安綸面無表情的拱拱手,沒說話。

方醒看看前方被拖著遠去的曹剛,說道:「宮中要謹慎些,特別是陛下和殿下……」

俞佳心中一緊,急忙應了,準備回頭請示朱瞻基。

「我只是隨口一說罷了。」

方醒點點頭,然後瞥了安綸一眼,獨自出宮。

……

「娘娘,興和伯動手了,打了大理寺的一個官員。」

「好!」

李彬帶來了最新的消息,他覺得太后會高興。

果然,太后叫一聲好後,就舉杯道:「皇帝為國操勞,你們在後宮也沒惹事,都辛苦了。」

太后的興緻高,大家當然得捧場,只是舉起酒杯之後,難免為了太后剛才的話尷尬。

沒惹事!

我們不是孩子啊!

大家舉杯共飲,等太后放下酒杯之後,就看到無憂和端端正在碰杯,倆個孩子也學著她們一飲而盡。

太后心中一驚,就問道:「她們在喝什麼?」

站在兩個孩子身後的嬤嬤笑道:「娘娘,是甜酒,就哄嘴的東西。」

「是酒!是酒!」

端端不服氣的舉著空杯子叫嚷著,臉蛋紅紅的。

無憂皺眉低聲道:「是甜酒,別丟人了。」

端端沮喪的放下酒杯,然後沖著太后哀求道:「皇祖母,給點酒吧。」

太后見狀大樂,就說道:「給她們一些淡酒,就潤潤唇。」

胡善祥笑道:「母后,兒臣小時候,家父也會給些淡酒,還說什麼嘗嘗就知道酒不是好東西,以後可不許學喝酒。」

太后不禁大笑起來,有嬤嬤過去給她捶背,端端也跑上去拍馬屁,然後嘀咕著想多要些酒。

「不許胡鬧!」

胡善祥瞪了一眼,端端癟著嘴走下來。

「嚇唬她做什麼?」

太后不渝的道:「那是大人哄孩子呢!咱們家卻不需學這個,自然有人盯著她們。」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