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138章 文官聒噪

第2138章 文官聒噪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5-23 00:00 | 本章字數:2813

五萬騎兵整齊的在城外列陣,人人披甲。

這是篾兒干麾下最精銳的騎兵,在內戰中打磨出來的精銳。

篾兒干在前面獨自檢閱著,肉迷使者在邊上讚歎道:「這是最強大的軍隊,他們將無堅不摧!」

也思牙在想著先前篾兒乾的話,有些茫然。

——你回去,去大明,告訴明皇,哈烈將會擋住肉迷的侵襲。

是什麼讓一直想和大明分庭抗禮的篾兒干變得那麼軟弱了?

擋住肉迷人的侵襲只是個借口,而目的應當是想腳踩兩隻船。

難道他在擔心肉迷人?

也思牙看了滿臉激奮之色的肉迷使者一眼,心中有些激動,也有些忐忑。

他想娶那個楊五妹,所以很歡喜再次去大明。

可苗喜他們死在撒馬爾罕,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會被牽連。

他在憂鬱著,最後堅定了想法。

「我會去大明。」

「萬歲!」

五萬人大聲叫喊,一隻覓食的鳥兒被嚇得急忙飛走。

秋高馬肥,一切都在慢慢的強大著。

……

方家莊,土豆和平安站在邊上,張淑慧帶著無憂在後面。

小白看著瘦高的方專說道:「還是有些瘦了。」

若不是相信方杰倫不會虧待方專,小白都想為他打抱不平了。

「這是抽條了。」

方醒看到平安有些皺眉,就說道:「以後如何我不管,不過現在該學習就學習,不可厚此薄彼。」

平安知道這話說的是自己,急忙出來認錯。

大家都知道方專以後是他的管家,所以沒人敢欺負,於是兩人在書院里經常在一起,方專也經常去給平安打飯,幹些雜活。

方醒一直沒說,現在把這些提出來,就是給平安的警告。

看到方專有些惶然,方醒就笑道:「你不錯,只是多學習,旁的……今日叫你來,就是想問問,忠烈祠建好了,你爹的骨灰可以進去,你怎麼想的?」

忠烈祠從建造初始就是北平城中的新鮮事,那些軍屬,特別是有親人戰死的人家都去兵部問過許多次了。

這是國家層面的祭祀場所,人人都想進,不,是都想讓自家親人的魂魄倚於牌位上,享受國家氣運的祭祀。

只是兵部對此緘口不言,只說到時候會有安排。

而方醒說方三能進,這便是提前泄露了。

方專沒想那麼多,只是下意識的看了平安一眼,然後說道:「老爺,不去……」

方醒點點頭,起身道:「是,方三是方家人,那就還是留在一起吧,以後等我也去了,大家都在一起。」

一個大家族的墓地同樣分階層,直系主家自然在最中間,而那些忠心耿耿的僕役死後也可在下面或是外圍找個地方,算是某種形式的再聚。

方三在世間就只剩下這個兒子,方醒自然要尊重他的意見。

方專理所當然的應了。

這年頭能做方家的家丁就是享福,能被算作方家人更是能讓人熱淚盈眶,凝聚感大增。

方醒不準備去改變這個氛圍,他對平安微微點頭,然後就出去了。

平安沮喪的道:「爹,我錯了。」

「錯了就改。」方醒出了房門,他不想細細的教導,他更願意看到自己的孩子學會思索,然後反思。

小白頓時就不幹了,問道:「少爺說你哪錯了?」

平安說道:「書院一視同仁,孩兒犯錯了。」

小白卻覺得這是天經地義,只是方醒的決定她肯定要贊成,於是就鬱郁了。

張淑慧自然不會插手方醒教育孩子,見小白有些糾結,就說道:「玉不琢不成器。」

無憂看到平安有些喪氣,就說道:「二哥,你要當少爺了。」

平安沖著無憂瞪眼,然後苦笑。

這話也是從書院中傳出來的,連無憂都知道了,可見自己的麻木。

無憂見他愁眉苦臉的模樣就覺得有趣,「二哥,爹要罰你抄寫了。」

提到抄寫,土豆和平安都是心有餘悸。

方醒很少會體罰,大多是罰抄寫,小錯,那麼大抵就是什麼『下次不犯』之類的。大錯,那估摸著就要抄書了。

抄書一是練書法,二是熟悉那本書。

……

忠烈祠坐落在城南,當初讓那些百姓遷移時沒遇到什麼麻煩,所以如期完成。

等油漆一干,禮部就上了奏章,隨後兵部和五軍都督府也請示了朱瞻基。

朱瞻基點頭同意,並親筆題字。

於是禮部開始準備儀式,卻和五軍都督府的人發生了矛盾。

因為沒有現成的禮儀,所以只能去翻找前朝的,甚至找到了前秦以前的,於是紙香墨飛間,速度就停住了。

而軍方卻希望由自己來確定儀式,而不是禮部,更不是文官,他們擔心會被陰了。

於是軍方就迅速的準備了他們認為恰當的禮儀上報,禮部馬上就怒了。

禮部禮部,看似這個部門有些假大空,可在這個時代,禮就是王道,禮深入人心。

胡濙派出了閆大建——他比較喜歡使喚閆大建,覺得這位是個識趣的人,以後說不定能接了自己的位置。

閆大建去了五軍都督府,然後和孟瑛等人唇槍舌戰,居然不落下風。

雙方據理力爭,閆大建博學,最後揪住了孟瑛一方的錯謬,果斷放出風聲,頓時武人粗鄙的名頭大振。

「……那是皇家的禮儀,保定侯居然…….」

雙方再次見面,卻是在禮部。

孟瑛怒火中燒,聞言卻不動聲色的道:「你糾纏這個作甚?」

閆大建彷彿不知道他話里的威脅之意,微笑道:「此事還是禮部來著手為好啊!」

「多久?」

孟瑛代表軍方發聲,自然不會退讓。

閆大建愕然,彷彿孟瑛提了個幼稚的問題。

「保定侯,此事得珍而重之,並……」

「並你娘!」

一個拳頭飛了過去,閆大建還在說著此事必須要慎重的道理,臉上已經挨了一拳。

室內吏部的三人,五軍都督府的加上孟瑛五人。

安靜了一瞬,閆大建捂著臉,然後緩緩的放開手。

鮮血頓時就從鼻孔中噴射出來,把兩人中間的小桌上弄的就像是兇案現場。

「啊!」

閆大建短暫的慘叫一聲,然後起身回退。

「保定……保定侯!」

閆大建捂著鼻子,有小吏出去找毛巾和藥物,頓時亂糟糟的一片。

孟瑛去不肯道歉,只是陰著臉道:「本候覺著文官最讓人厭惡的就是那張嘴,讓人恨不能撕破它,聒噪!」

「來人吶!閆大人被打傷了!」

門外有人在高喊,閆大建面無表情的看著孟瑛,任由鮮血從下巴滴落,說道:「錯就是錯了,錯了就動粗,難道這就是五軍都督府的行事……」

「來人……」

門外的叫喊聲突然停住了。

孟瑛冷冷的道:「若是在沙場上,孟某早就殺了你這等磨磨蹭蹭的,今日算是孟某無狀,自然會上奏章請罪……」

「請什麼罪?」

這時門外有人進來,然後隨口問道。

「興和伯……」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