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152章 浮世翻滾

第2152章 浮世翻滾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5-26 16:07 | 本章字數:2757

楊二已經四十多歲了,正處於一個男人的黃金年齡。

他對自己的前半生,不,按照這個年頭的壽命來說,他對自己已經度過的大半生很得意。

他沒讀過書,青皮出身,後來在建文年間混進了州府衙門裡,就一個打雜的,連個幫閑的都能支使他幹活。

等建文帝完蛋了之後,他們的上官跟著倒霉,然後被清洗了一批人滾回家去吃老米飯,於是能說會道的楊二就乘機上位做了小吏。

他爬過,跪過,哀求過,諂媚過,所以奸詐如狐。

「他沒否認?」

楊二長得很有威儀,下面的人偶爾拍馬屁,會開玩笑說他比知州魯大人還有威儀。

鼻青臉腫,嘴巴腫的和豬嘴差不多的小吏點頭道:「大人,他看著很篤定的樣子,只是最後卻放了小的回來,肯定是沒底氣……否則他應當拿了小的來做證據……」

楊二不置可否的點點頭,屋裡有個火盆,他走過去,坐在邊上的矮凳上,伸手烤著火,招呼道:「來,烤烤。」

小吏受寵若驚的過來烤火,然後楊二緩緩的問了今天的經過。

「……方家的人看著有些震驚,都怕了……」

「那人什麼樣?」

「普通的模樣,看著三十的樣子,笑起來有些滲人……」

矮凳突然在地上摩擦了一下,發出了尖銳的聲音。

「大人……」

小吏有些慌,就看了一眼。

可楊二依舊是面上帶笑,沒有什麼急切的神色。

「沒事,三十左右,朝中那些官員,這個年紀的最多是六七品官就了不得了,所以怕什麼?魯大人在呢!」

小吏想起魯雲對楊二多有重用,就諂媚的笑了笑,結果扯到嘴上的傷口,頓時斯哈斯哈的,那臉都擠做了一團。

「這些錢拿去找了郎中看看,明日…還得辛苦你繼續當值。」

小吏推拒了一會兒,最後還是喜滋滋的拿了那半串銅錢回家。

是的,魯雲放了他的假。

雖然被打了一頓,可得了楊二的感激,還有錢可拿,這事兒怎麼都不虧啊!

小吏面目慘淡的模樣,卻喜笑顏開,讓州府的那些人不禁好奇,然後就問了他,卻沒得到答案。

楊二就坐在矮凳上,渾身篩糠般的顫抖著。

他定定的看著炭火,炸了個火星依舊沒眨眼。

「那是誰?」

他在顫抖著,喃喃的看著炭火說道:「三十……三十多吧?那人居然保養的那麼好?幾輛馬車,他這是不怕驚動我,那麼……」

楊二的獃滯漸漸變成了靈活,他飛快的開門出去,然後乾咳一聲,有小吏就過來湊趣。

「大人這是出來散步呢?只是這天冷……」

楊二指指外面道:「最近河間府那邊的怨氣大,說不準就會傳到咱們這邊來,叫人在衙門周圍搜一搜,看看有沒有眼生的,看到了就報過來,我這裡會為他們請功。」

楊二的資歷老,加上魯雲經常派了私活給他干,所以哪怕他只是吏目,依舊在州府中有話語權。

隨即州府衙門外面就多了不少衙役幫閑,他們四處搜尋著。

這個季節寒冷,連叫花子……不,現在叫花子都要被弄起來,然後統一安排移民。

沒人!

搜了幾遍,那些衙役幫閑們這才遺憾的回去。

「心虛了!」

小刀在遠處看著他們這番搜索,然後冷笑一聲,也回去了。

……

晚飯……

肉很多,甚至連牛肉都有,可見朱氏真的是下了血本。

方醒看著她的頭上少了那根金釵,只是笑了笑,然後頻頻舉杯。

席間難免提到他這些年的際遇,方醒只是撿些順暢的說了,讓兩個喝的微醺的老人大呼痛快。

飯後方鴻中就發作了,一個勁的要去祠堂拜祖宗,說是要把好消息告訴祖宗們,順便讓方醒也去磕頭。

可哪有喝多了去拜祖宗的?於是方卓和方鴻偉就死命的勸著,最後方鴻中折騰累了,就被扶著去卧室休息。

方鴻偉準備回去了,方醒把他送出去。

「家中這些年都怕了,所以不敢惹官府,涿州於你只是小地方,可好歹這裡是方家的根,你下手不可太過,免得傷了鄉親們的心……」

故鄉看似縹緲,可一旦你接觸它後,就會變得真實,那些人,那些山水,彷彿都觸手可及。

方醒點點頭,方鴻偉欣慰的道:「你如今算是出頭了,方家也敢去考試了,不管能考上什麼,好歹讓書香門第的名頭不落。」

方家,書香門第,名頭不落……

方醒側臉看了看。

方鴻偉的神色很輕鬆,並有些如釋重負的意思。

方醒理解了:這兩個家庭一直處於壓抑和提心弔膽中,突然冒出一個他,還是那個朝中的紅人……

一下從壓抑的狀態解放出來,難怪方鴻中會喝醉了。

人總是這樣,長期的堅強之後,突然那個勁頭泄去,然後就什麼都不想干;或是長久的壓抑爆發,就想報復……

還好啊!

方醒覺得自家的兩位伯父看著就是佛系的,這樣以後省事不少。

作為親戚,而且是至親,方醒肯定希望方家出些人才,但別惹事,惹事的就不是好親戚。

出門之後,方醒叫了家丁相送。

方鴻偉知道這是擔心被人半道動手,就點點頭,然後欲言又止,最後還是說道:「醒兒……」

「二伯有話您就說,小侄這兒能兜底。」

這位二伯活絡不死板,方醒覺得以後涿州方家還得要看他和方卓的。

方鴻偉的面色微紅,臉上的皺紋似乎都在舒展著。

他撫須道:「這些年被欺負狠了,都是楊二做的孽,你……」

方醒沒有去動楊二,所以方鴻偉有些失望,但卻沒有逼迫和催促。

方醒笑道:「二伯且回去,至於楊二,讓他多煎熬一番也是好事,您說是吧?」

方鴻偉仔細的看著他,目光閃爍了一下,嘆道:「老夫自詡有智謀,有城府,可和你比起來卻差了老遠,罷了罷了,回家睡覺去!」

按理是該方醒去他家拜會,可方醒卻是權貴,若是骨頭軟些的,怕是馬上就說明天我帶著一家子人過來云云。

這便是矜持,長輩的矜持。

方醒微笑,說這幾日就去擺放,然後目送家丁送他遠去。

邊上有人在窺探,方醒沒看到。

「老爺,有人在盯著這邊。」

方醒作為得用的重臣,每天都會接收到許多信息,然後他需要一一判斷。

先前他算是沒空,所以現在消息都紛涌而至。

「州衙外面多人搜索,楊二還沒出來。楊二年輕時就是個青皮,能說會道,後來涿州在靖難後被清理了一番,他趁機上位,知州魯雲經常使喚他。」

「定國公還在路上,請罪的奏章已經到了京城,說自家失察,下人跋扈……弄了不少田地。」

「武勛們上了奏章,提請把船隊交由都督府管帶,據說鄭公公氣的不行,要和英國公他們干架……」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