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153章 面白如紙(為盟主『卸甲葬弓

第2153章 面白如紙(為盟主『卸甲葬弓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5-26 16:07 | 本章字數:2770

「陛下,興和伯在涿州找到了親人,只是還動了手,打了當地的青皮和小吏,那些青皮被凍了一夜,都半死被抬了回去……」

「涿州知州呢?」

朱瞻基對這種生活很感興趣,可他家的親戚非富即貴,和方醒的親戚地位差距太大了。

是的,朱瞻基早就知道方醒的兩位伯父在涿州的狀態,只是方醒沒動作,他自然不會橫加干涉。

方醒這個時候去尋親,張輔的提醒是一回事,朱瞻基的人查到有人在試探方鴻中兩兄弟才是關鍵。

葉落雪說道:「陛下,有人看著有些心虛,不過魯雲還沒動靜。」

「有趣。」

朱瞻基覺得真是好笑的很。

他不相信有心人會不知道方鴻中兩兄弟和方醒之間的關係,那還敢觀望,這就是恨毒了方醒啊!

不過這只是江山一隅,他這幾日更多的在關注著水師的爭執。

軍方要求那船隊劃歸都督府,大不了加個兵部作為婆婆念緊箍咒。

可正在休養著書的鄭和聞訊就忍不得了,掙扎著來了朝中,然後和張輔等人吵了個沸反盈天。

朱瞻基的態度很曖昧,不,是在旁觀。

陸地上的威脅在慢慢變小,只餘下哈烈和肉迷,而且距離遙遠。

那麼大明近期的著力點就是船隊,壯大船隊,讓船隊出去為大明尋找資源,這才是大家看重船隊的原因。

太監……就算是鄭和退下來了,可王景弘和洪保等人的忠心卻是毋庸置疑的,而且他們只會聽從朱瞻基一人的命令,旁人無法干涉。

這相當於是皇帝的私人武裝!

而武勛們現在想接收了這支武裝,這個就有趣了。

那些大聲疾呼,想毀掉寶船的傢伙,何嘗真是為國為民?

想讓朕成為孤家寡人才是他們最終的目標吧……

朱瞻基玩味的想著,然後問道:「婉婉還不肯出門嗎?」

葉落雪告退,俞佳說道:「公主近日有些發熱,太醫院看過了,說是無礙,只是靜養。」

朱瞻基點點頭,說道:「天氣冷了,不是進了些好木炭嗎?母后她們都有了,送些去婉婉那裡。」

俞佳應了,親自叫人拿了板車,裝了一車好炭去婉婉那裡。

初冬蕭瑟,走在宮中,那些太監宮女都是縮頭縮腦的,見到俞佳馬上把袖著的手放開,然後笑著問好。

這便是權勢!

男人一輩子,大抵第一願望就是征服女人,那是他們的動力來源。

而失去了男人功能的太監們只能去迷戀權勢,當然,還有另一種說法,那就是事業。

鄭和、王景弘這些都是事業有成的代表。

而那些迷戀權勢的大多不得好死,比如說前唐的那些太監……

咦!那些太監好像很牛啊!能決定皇位的走向,那是什麼感覺?

俞佳的面色突然潮紅,然後他看看左右,冷汗馬上打濕背腋。

這種想法要不得啊!

黃儼是怎麼死的?

不就是貪慕權勢,一直在錯誤的道路上行走,最終只能鋌而走險……

俞佳覺得自己以後該去看些佛經,以免哪日闖禍。

「公主,陛下身邊的俞公公送來了好木炭。」

室內,婉婉正在窗前抄寫經文。

不,她應當是默寫。

「哦。」

這是哦了一聲,婉婉再度低頭,手中的毛筆緩緩而動。

青葉皺眉道:「公主,得動動呢!太醫院的都說了,您得出去走走。」

婉婉又哦了一聲,然後抬起頭來,獃獃的看著窗外。

她的臉蛋有些蒼白,神色木然,就像是……

一段槁木!

青葉心中擔憂,就勸道:「公主,皇后都請了您幾次,您一次都沒去呢,有些失禮了。」

婉婉緩緩側臉,臉上白的彷彿能看透進去,白紙般的感覺。

她皺眉道:「端端……這幾日端端沒來嗎?」

青葉點頭,歡喜的道:「端端公主那邊在學習呢,聽說都哭了幾次,只是皇后那邊卻不肯再遷就她。」

婉婉疼愛端端,青葉覺得這是個突破口。

果然,婉婉抿緊了唇,然後想了想,說道:「去看看。」

青葉歡喜的衝出去喊道:「公主出門。」

宮中除去皇帝太后和皇后三人之外,其他人就別想什麼架子,公主當然也不例外。

只是一群宮女嬤嬤太監的在跟隨著,一行人出門。

俞佳見婉婉居然肯出門,就以為是自己的功勞,急忙迎上去說道:「公主,陛下挂念著您呢!」

婉婉抬頭看了他一眼,然後垂眸,緩緩錯身而過。

這一眼冷冰冰的,讓俞佳不禁呆在原地。

等婉婉走遠後,他才如夢初醒,訝然道:「公主怎麼越發的冷清了?」

一個洒掃的太監抱怨道:「整日不出門,換誰都冷清啊!」

俞佳下意識的點點頭道:「是啊!悶也悶壞了……」

……

孫氏的肚子越發的大了,宮中近期多了些謹慎,不管是太后還是誰,看在皇帝寵愛孫氏的份上,也刻意的安靜了許多。

婉婉已經很適應,並喜歡這種安靜的氣氛。

周圍的人刻意擋著風,所以她在內圈覺得不冷。

她微微抬頭,看著周圍的蕭瑟景緻,竟笑了笑。

那面上漸漸多了些血色,眼睛微微眯著,把所有的情緒都隱藏其中。

一路到了皇后那裡,就聽到端端嚷道:「母后,無憂就只學識字,還有聽書,畫畫,我幹嘛要學那麼多?您這是欺負我,我要去告狀,我要去找皇祖母告狀……」

「胡說!你就會拿無憂來做擋箭牌。」

「沒胡說,騙人是小狗,是小黑。」

小方在婉婉的身邊抬起頭來,搖搖尾巴,然後就沖了進去。

「小方……母后,婉婉姑姑來了。」

裡面一聲歡呼之後,就是胡善祥無奈的嘆息,然後端端就沖了出來。

「婉婉姑姑。」

在沒有陽光的日子裡,孩子的歡喜就是陽光。

婉婉牽著她的手,低聲道:「不乖。」

端端搖頭道:「婉婉姑姑,無憂真的沒學那麼多。」

「為何?」

「無憂說,說是興和伯說的,說孩子小時候別逼的太緊,該玩就玩痛快了再說,不然心不甘情不願的,學不好。」

婉婉詫異道:「這些話怎麼那麼整齊?」

端端的眼珠子開始轉動看向別處,婉婉不禁就笑道:「可是無憂和你一起背下的嗎?」

端端急忙否認道:「沒有沒有,是我想的,真是我想的,婉婉姑姑,您不信我還有話要說。」

這時胡善祥出來了,含笑道:「外面冷,端端別纏著你姑姑。婉婉快進來吧。」

進了裡面,頓時一股熱氣就讓人覺得毛孔都打開了。

「玉米呢大嫂?」

婉婉沒看到玉米,就找了找。

「在母后那裡。」

胡善祥苦笑道:「母后如今就愛玉米,隔三差五叫人送過去,說是要稀罕一番,就差讓玉米在那邊睡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