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154章 誰能執掌水師?

第2154章 誰能執掌水師?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5-27 00:15 | 本章字數:2650

玉米,或是說朱祁鈺小朋友已經成了太后的心頭肉,有他在,朱瞻基都得靠邊站,每日請安問好都成了程序。

於是騰出手來的胡善祥就開始著手女兒的教育問題了。

於是每日坤寧宮中就成了母女倆的戰場,鬧騰不休。

婉婉一來,端端算是得了解放,馬上一溜煙就跑了,說是去太后那裡。

胡善祥叫人跟著,然後就和婉婉閑聊。

「你許久都沒出來了。」

胡善祥發現婉婉的身上多了些冷清的氣息,就關切的道:「多出來走走,特別是冬日裡更該動動,不然這人就懶洋洋的,等到了春季也不想動,會胖大一圈。」

「你看看你還小呢,以後還得要嫁人,不,是招駙馬,還得生孩子,以後的日子還長呢……」

胡善祥的念叨讓婉婉有些無奈,只能聽著,等聽到什麼有了孩子要怎麼教導,怎麼存些私房錢,好給孩子以後花用的時候,她覺得這不是皇后,而是一個農家的婦人。

這個發現讓她有些好笑,就慢慢的聽著,覺得很溫馨。

「.…上次找的人都不好,母后發火了,你皇兄也氣得不行,外面被抓了十多人,五個是宮中出去的內侍,都沒好結果。」

胡善祥沒注意到婉婉那變得淡漠的神色,繼續說道:「母后說先停一停,免得外面的以為咱們家的姑娘嫁不出去還是怎麼的,我看就該這樣,等以後慢慢的……婉婉?」

她看到了婉婉的冷漠,就有些詫異。

婉婉強笑道:「我沒事,大嫂,我先去母后那邊看看。」

胡善祥把她送出去,回來就嘆息道:「外面人心叵測,誰也不知道誰是什麼樣的,看著溫文爾雅,說不定背地裡陰險毒辣,這男人啊!哎!」

稱月好奇的道:「娘娘,可這是公主呢!他們要是敢騙,陛下肯定饒不了他們。」

怡安皺眉看了她一眼,然後說道:「那些男人都盯著公主的寵愛和嫁妝,裝也能裝一兩年,等以後有了孩子,以公主的性子,難道他慢慢的變回去,公主會來告狀嗎?」

稱月想了想,搖頭道:「不會,公主大概會自己忍受。」

怡安看了在沉思的胡善祥一眼,說道:「這就是了,如果找的駙馬不好,你說說公主會怎麼煎熬……」

……

鄭和休養了不少時日,依舊是滿頭斑白,可精神好了不少。

「船隊常駐南邊,如何能做到讓陛下放心?」

這是都督府,幾位武勛都在,只是大家都沒了昨日在朝堂之上的劍拔弩張,反而很是和氣。

劍拔弩張只是在朝堂上,而最終拍板的卻是皇帝。更讓人無奈的是,想掌控船隊,就非得要跟鄭和這幫子人學習不可。

鄭和常年指揮船隊,經歷的風浪艱險比這些武勛多多了。

所以他的氣質從容,甚至把張輔都比了下去。

船隊平時都是有人統領,太監監控,要出航時,鄭和等人歸位,然後統帥船隊。

船隊到現在為止,幾乎就是一個獨立單位,外界不得干涉。

張輔承認這個獨立,並表示了尊重,然後說道:「此後大明肯定會更多的在海外攻伐巡守,如果都督府和兵部被隔離在外,那麼船隊就脫離了……鄭公公應當知道這麼做的危害。」

孟瑛等人都紛紛點頭。

大明的水師居然獨立了,以後要作戰的話,誰來統籌指揮?

都督府對船隊一無所知,就算是戰時合并指揮權,怎麼指揮?

那就成了盲人摸象,不打敗仗才見鬼了。

鄭和當然知道危害,他說道:「以往大明在海外罕有對手,也沒有在海外留地,所以船隊只是宣慰、宣威,看好大明的海疆,如今國策有變,咱家自然知道輕重,只是各位可有熟悉出海的?」

張輔第一個搖頭,心中有了些想法。

他們不懂航海,那麼皇帝是否會趁機撇開武勛,在船隊里打造全新的指揮體系……

朱勇已經出不來了,張輔看看其他人,大家都只是苦笑。

鄭和心中冷笑著,然後說道:「洪保此次若是能安然歸來,那必然是和王景弘一時瑜亮,甚至還有超出,這等時候……陛下也為難啊!」

皇帝早就看出武勛惶然想尋找貢獻點的意圖,可他卻在玩味著此事。

武勛好不好?

有好有壞,比如說張輔、薛祿、孟瑛這些戰功赫赫的老傢伙們,朱瞻基真要和朱高熾一般的繼位不久就駕崩,臨去前也只能把皇室和大明的安危託付給武勛們,然後和文官之間互相平衡,才能確保無虞。

可武勛跋扈怎麼辦?

還在路上的徐景昌就是工具,被皇帝拎出來殺雞儆猴的工具。

所以皇室最怕的就是主少國疑,這才讓玉米的頭上多了光環,讓胡善祥的地位一下就穩固了。

這就是大局,連皇帝都只能捏著鼻子忍受的大局。

薛祿咳嗽一陣後,說道:「鄭公公,老鄭,你說實話,陛下究竟是怎麼想的。」

鄭和搖搖頭道:「陛下的想法誰敢去窺探?咱家不敢,要不你們去問問楊榮他們吧。」

問個屁!

楊榮他們最近在焦頭爛額。

河間府的事情一直在發酵,皇帝在冷眼旁觀著,士紳們在想著還早,只有權貴們知道,那一天不早了。

於是有人開始解除和那些投獻農戶的契約,然後去官府做一個過場,表示土地又賣回去了。

這是膽小的。

膽大的就開始在關係上做文章,威脅利誘各種手段都使出來了,就想把投獻變成買賣。

然後宮中就傳出一些話,說是陛下始終是要為百姓做主,若是有人倚強凌弱,那說不得大明每年就要少給些爵祿了。

於是權貴們消停了,卻也憤怒了。

所以最近宗人府和楊榮他們都在忙碌著,各地藩王的奏章紛飛,讓人焦頭爛額。

那些藩王都收了不少投獻的土地,甚至還有強奪的,到時候一個清查,按照皇帝不鳥宗親的作法,誰能躲過?

「這事沒法幹了!」

值房內,金幼孜突然扔了手中的筆,墨汁在空中划了一條線,然後灑落在地上。

楊榮看著那一團墨痕,皺眉道:「什麼事?」

金幼孜依舊在生氣,「那些藩王奏章不斷,就是哭窮!」

楊榮捂額道:「該交給宗人府去處置,怎麼到這了?」

金幼孜冷笑道:「宗人府就是個打混的地方,沒人願意擔事。」

「這些藩王誰敢惹?惹了就是離間宗親,好在沒有第二個漢王,否則哪日被打破頭的就是咱們了!」

楊士奇也有些無奈,說道:「陛下不肯放手,終究是要過一道的,不過現在就發作了,這是心虛,不打自招啊!」

楊榮起身道:「拿來,本官進去請見陛下,看看陛下是個什麼意思。」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