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167章 這是私人恩怨(感謝書友「木

第2167章 這是私人恩怨(感謝書友「木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5-30 02:29 | 本章字數:2472

如果說清理士紳免稅是剪除讀書人的優越感和最大的好處,那麼科學就是在挖根,

「其實都是在挖根。」

消息傳遍了北平城,輔政學士們自然知道了。

往日最反對科學的金幼孜木然的道:「讀書沒了好處,幾人讀書?以前別無選擇,可現在還有科學,奈何?」

楊榮也木然的道:「早晚的事,不必大驚小怪。」

楊溥低聲說道:「他忍了十餘年,直至現在才擴大,他在等什麼?」

他看看諸人,眼中有異色閃爍,說道:「為一件事忍耐十餘年,這是什麼?不管你們怎麼看,本官覺得脊背發寒啊!」

楊榮木然,他沒有搖擺,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楊士奇的不滿溢於言表,說道:「他當初不是說書院招生只要五十人嗎?這些年書院出來了幾百個學生,都散到了大明各處,猶嫌不足?」

黃淮搖搖頭道:「士奇這話過了。」

黃淮展現了擔當,金幼孜也不弱。

「這是開始了,終究他忍不住,還是開始了。」

沒人回答楊溥的問題,他只得說出了自己的推算:「他是在等都查院成為盟友!」

說完後,他再次看向大家,卻看到了古怪。

楊榮起身搖頭,然後出去了。

金幼孜解釋道:「劉觀不幹凈,這大家都知道,方醒若是想,陛下還會配合,隨時都能把劉觀拿捏住。」

他沒指責,可楊溥還是覺得臉上火辣辣的。

金幼孜可是最堅定的反方醒和反科學的幹將,他都覺得方醒不是在等這個,那麼必然就不是。

最了解你的人,幾乎都是你的對手!

楊溥吶吶的起身,然後出去找到了在外面散步的楊榮。

「此事不易,卻不能阻攔,不然道不同就要動手,還要不要臉?可動手的話,誰能比他們強?」

楊榮不知道楊溥對方醒的敵意從何而來,不過他不會為了自己的潛在對手而付出些什麼,能告誡一番也只因為他是首輔。

他瞥了楊溥一眼,最後告誡道:「別去想著動那些小心思,和方醒為敵並沒有多少好處。」

「道!」

楊溥只說了一個字,身上就多了凜然之意。

楊榮嘆息著,看著沐浴在寒冬中的皇城,說道:「同不同的都是假話,本官看了許久,卻覺得咱們過於故步自封,若是強大,那怕他什麼科學?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他看向楊溥,卻只看到了木然,就心中一嘆,再也不肯說話。

「震驚?大震驚還是小震驚?」

皇帝突然開了個玩笑,差點把一個換茶水的太監給嚇摔了出去。

俞佳也楞了一下,然後說道:「幾位學士,就楊溥最為激烈。」

「六部呢?」

朱瞻基早就有了心理準備,很輕鬆的問道。

「戶部依舊是不動,禮部有不少人在叫罵,甚至有人說要取了興和伯的項上人頭……」

他偷瞥了朱瞻基一眼,見皇帝只是微笑,就繼續說道:「兵部張本呵斥了不少人,說道不道的,自家厲害怕別人的什麼道?都是一群坐吃等死的廢物,然後兵部都消停了。」

「刑部和工部叫罵的不多,特別是工部,有人還歡呼,說是要讓自家的子侄去報名……」

朱瞻基微微點頭。工部專業性比較強,被分配進去的讀書人,包括那些進士都得從頭學起,否則你壓根就沒法辦事。

所以在那裡,科學受到的反對最少,近乎於歡迎。

「吏部……」

…….

「方醒,有本事你就弄死本官!」

「方鴻漸自己涉案,和本官無關,你仗著權勢對本官下手,本官倒百年後的斑斑史冊會如何書寫!」

馬蘇的值房從剛才就打開了,可在叫罵的辛建卻沒進來。

你不進來,那我就出去!

辛建為何選在這裡叫罵?不就是想讓馬蘇把這些叫罵傳到方醒的耳中嗎?

然後方醒大抵會怒火中燒,會直接動手,那樣輿論就到了辛建著一邊。

至少方醒沒有證據!

「證據何在?」

辛建盯著神色淡淡的馬蘇,嘶吼道:「沒有證據就敢對本官下黑手,這是什麼?這還是大明嗎?」

他轉過身,仰頭,雙手伸向空中,狂喊道:「太祖高皇帝,文皇帝,仁皇帝……老天爺,出來看看吧,看看這些新貴是如何的折辱老臣吧!看看他們怎麼殺死老臣吧……」

馬蘇冷冷的看著,周圍默默在旁觀的吏部官吏們都在看著癲狂的辛建,不少人都面露同情之色。

所以他說話了。

「抱歉辛大人,老師也是老臣。」

馬蘇在吏部更像是一顆釘子,皇帝扎在吏部的釘子。

這顆釘子不大說話,甚至除去本職工作之外就不管事,所以吏部官吏都疏忽了他。

直至這一刻,這顆平淡的釘子突然閃爍著光芒,尖銳處讓人心驚。

方醒從永樂年間就被文皇帝看重,甚至把現在的陛下,當時的皇太孫叫給他教導。

他從永樂年間就立下無數戰功,及至仁皇帝時,依舊被重用。

最讓人難以置信的是仁皇帝在臨去前居然在挂念著他,只問興和伯為何還沒歸來。

這樣的信重幾人能有?

看遍史冊,幾人能有?

這不是老臣誰是?

你辛建是?

辛建再厚的臉皮也不敢應承,否則馬蘇抽他都是白抽。

辛建已經豁出去了,他看著馬蘇,森然道:「你的老師謀害朝廷官員,吏部官員,你身為吏部的一員,你怎麼看?」

周圍的官吏都在看著馬蘇。

方醒下黑手整……不,是想殺了辛建,這事兒唇亡齒寒,發生在自己的身邊,吏部上下無不心中惶惶。

蹇義在裡面的院門裡,他站在側面,只露出半邊身體,目光複雜的看著從容的馬蘇。

這就是那人的弟子,入室弟子!

年紀輕輕,居然面對眾人而不變色。

蹇義想起自己第一次經歷大場面時的緊張和不安,心中微嘆,突然不知道自己這般堅持著是為了什麼。

「辛大人,敢作敢為,當年的錦衣衛……」..

馬蘇冷冷的道:「當年老大人是被誣陷後鬱鬱而終,老師說了,這是私人恩怨!」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