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173章 結盟,殺雞儆猴的那隻雞(為

第2173章 結盟,殺雞儆猴的那隻雞(為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5-31 19:28 | 本章字數:2737

「老天護佑啊!」

任誰在見識了大自然的神奇之後,罕有還能淡定的。

而船隊這幾乎就是再次死裡逃生,所以每個人都在狂喜著。

「出發出發!」

船隊在拚命,大家都不知道這個風和日麗能維持多久,所以早一刻就多一刻的希望。

這是大明船隊最拚命的一次,也是最配合的一次。

連那些有恩怨的都丟棄了恩怨,彼此配合著。

所謂的風和日麗,是相對於上次經過這裡時的狂風暴雨。

船隊升帆,衝進了那片風和日麗中。

順暢這個詞洪保同樣感悟頗深,當船隊衝過鼉龍灣後,在一片歡呼聲中,洪保令全力趕回大明,而他將好好的休息一段時間。

直至快到過年,也就是接近了宣德三年,洪保才出來,然後指揮船隊靠在天方補給。

在這裡他們得知了不少消息,比如說大明滅掉了亦力把里的那兩人。

「亦力把里沒了,哈烈要瘋了,肉迷……」

肉迷和哈烈開始在相向發動進攻,那架勢一看就知道是準備打通兩國之間的聯繫,而目的不是東方就是西方。

「是的,這一片地方已經陷入了動蕩之中,希望大明能為我們主持公道。」

來人中有一個是區域的小王,他強做鎮定的向洪保提出了庇護的請求。

洪保本想馬上離去,聽到這個消息後就不走了,他派出了斥候,要求用最快的速度打探到肉迷和哈烈的最新動向。

為此洪保已經準備了一千兩黃金,以及整個船隊僅存的戰馬。

要快!

斥候來去如風,三日後,小王再次前來,他目光閃爍著說了不少消息。

這是待價而沽,可洪保卻不肯妥協,直接派了斥候。

所以小王就吃了閉門羹,然後惶恐的找人來傳話,卻沒得到回應。

一次背叛,終生不信!

在許多領域這句話都適用。

斥候在第五天回來了,少了三人。

「公公,法蘭克人的使團真的去了大明,他們已經通過了這一帶。」

洪保對這個消息並未在意,斥候繼續說道:「哈烈人和肉迷人已經結盟了,他們在分地盤,這一帶的人都慌了。」

「結盟?」

洪保已經心滿意足了,他認為這個消息就價比黃金。

「我們馬上離開!」

……

——祖父,書院很好,每個人,包括堂叔家的兩個孩子都是一視同仁,他們唯一比我更多的好處就是每天都可以回家。

我去過堂叔家,是土豆和平安邀請我去的。

堂叔家看著普通,嬸子很親切,送了我好些衣服和用具。

無憂和珠珠一般的好玩,她喜歡帶著兩條大狗到處跑。祖父,堂叔家很好玩,怪不得珠珠不樂意回家。

書院的吃食不錯,比家裡還好……

這邊能學到很多東西,而且還得自己打造東西,這是學以致用。

祖父,堂叔很厲害。

……

方醒也覺得自己很厲害,他居然修好了被閨女弄壞的玩具車。

「閨女啊!以後可別那麼彪悍了,你爹我暈啊!」

方醒一邊用螺絲刀裝上外殼,一邊念叨著。

他覺得自己老了,哪怕前世這個年紀依舊該是夜夜笙歌,燈紅酒綠,可他看到身邊那雙大眼睛時,依舊覺得自己老了。

大眼睛撲閃一下,無憂崇拜的道:「爹,您真厲害!」

好吧,方醒覺得衰老的感覺瞬間消散,他把玩具車給了無憂,然後用手背摸摸她的頭頂,笑眯眯的道:「去玩吧。」

無憂歡呼一聲,拿著小車就往外跑,跑到門邊時,她一個止步,回身問道:「爹,珠珠什麼時候還來咱們家?」

方醒想了想,說道:「等開春了,地里忙了,咱們就接了珠珠來住一陣。」

「好!」

無憂歡喜的跑了,方醒這才皺眉道:「躲躲閃閃的什麼樣?」

土豆磨磨蹭蹭的進來,行禮後說道:「爹,孩兒今日打人了。」

方醒的眼皮子跳了一下,然後微笑道:「為何打人?」

他不肯說『我知道你是個懂事的孩子,打人必然有自己的道理』這種話,但也忍住了火氣。

土豆偷瞥了他一眼,想起和此刻在門外躲著的平安一起的分析,就說道:「爹,那個新生罵了睦哥,然後我和平安就說他,他一直罵,還威脅說要動手,後來……」

方醒忍住捂額的衝動,和顏悅色的道:「沒有告訴老師嗎?」

土豆遲疑了一下,搖頭道:「沒,爹,我們錯了。」

方醒是山長,有的是法子調查清楚今日的事,所以坦白從寬,爭取同情就是他和平安商量好的方案。

開始他們想尋妹妹求情,可剛才無憂出去時跑的太快了,他們又不敢叫住她,於是就成了過堂。

「進來吧!」

方醒終於忍不住捂著額頭,然後等門外的平安也是磨磨蹭蹭的進來後,說道:「你們為堂兄出氣的想法固然是好的,可終究是在書院里犯禁,這個誰也幫不到你們,領罰吧!」

土豆鬆了一口氣,和平安一起行禮,然後回書院領罰。

「怎麼回事?」

等他們走後,方醒就叫人去問了,結果有些好玩。

方睦是新生,只是他沒說出自己的身份,但平時和土豆兩兄弟親近的奇怪動向還是讓有些人在揣測著。

有人說這人是在拍馬屁,想攀高枝。

可有人,不少人卻根據他也是方姓,猜測他是方家的親戚,於是惹他的人就少了不少,至少老生給新生的殺威棍他就沒挨過幾次。

所謂的殺威棍,大抵就是清洗茅廁,打掃衛生,搬運實驗器材這些,一般人大抵會覺得沒關係。

可終究有人受不住,然後就掙扎了一下,倒是沒有被鎮壓,只是卻少了朋友。

這人見方睦和方醒的兩個兒子親近,頓時就覺得委屈了,心想難道書院也能拍馬屁嗎?就叫罵起來。

「大少爺勸了幾句,後來見他罵的凶,就想喝止,沒用,那新生言辭間涉及到了您,大少爺就忍不住動了手。」

「造成了什麼後果?」

方醒沒有生氣,只是有些吾家有兒初長成的感覺,唏噓不已。他自己小時候也打過架,後來回想起來原因太好笑,當時卻無比憤怒。

「那新生流了鼻血,鼻樑骨沒斷,大少爺留手了,不然肯定不止這個。」

土豆兩兄弟的武學師父可是辛老七,真要動手的話,那估摸著要斷骨頭。

方醒點頭,說道:「盯住那個新生……不必了,解先生必然已經插手了,消除了戾氣就行。」

解縉的處置方式很簡單——公事公辦!

土豆和平安被罰幫那新生打飯半個月,而且還得要主動打掃教室衛生半個月,加起來真的是讓人詫異。

那可是當朝興和伯的兒子,未來的兩位伯爺啊!居然就這麼被處罰了,屁都不敢放一個。

於是書院的紀律為之一緊,無人敢去冒犯。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