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175章 方醒鄭和的聯手(隨後的兩小

第2175章 方醒鄭和的聯手(隨後的兩小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6-01 00:27 | 本章字數:2719

一份奏章到了值房裡,正好落到楊溥的手中。

他打開看了一眼,就訝然道:「居然是興和伯的奏章,沒有直進嗎?」

皇帝的心腹,還有那些重臣,自然都有把奏章直接送到御前的權利,否則輔政學士們的權利也太嚇人了,幾可隔絕皇帝和皇城外的聯繫。

楊士奇抬頭看了一眼,說道:「說了什麼?彈劾?不可能。」

方醒和皇帝的關係很親密,他不可能會直接彈劾皇帝。

楊溥看了一眼奏章,咦了一聲之後說道:「是建議水師和下西洋的船隊合并。」

所有人都放下了手中的事,若非是要顧忌風度,都想擠到楊溥的身後,一眼看完這份奏章。

「.….建議全部重組為水師,隸屬於皇帝……」

剛生出的興奮馬上就消散了,楊士奇揉揉發酸的眼睛問道:「沒了?」

楊溥把奏章傳遞過去,說道:「就這幾行字,非常短。」

黃淮看了奏章,點頭道:「是很短,卻很多。」

所有人都看了奏章,然後都眯著眼在想著那短短几行字里蘊藏著的信息。

「武勛要失望了,都督府要失望了。」

金幼孜喃喃的道,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難過。

「可兵部也被排在了外面,隸屬於皇帝,那麼……和現在有何區別?」

「有區別。」

「什麼區別?」

「原先水師的那些船隻人員以前兵部還能管著,若是陛下贊同這份奏章,以後他們就會變成陛下的人了。」

幾人傻眼,金幼孜愕然道:「先前他急匆匆的進宮,看著有些生氣,難道那只是……」

「騙人的!」

「他擅長兵法,有心算無心,誰會知道他居然弄了這麼一出。」

……

「他瘋了!」

一份奏章激起了風雲,方醒卻帶著妻兒在城中逛街。

時間總是過得很快,才覺得剛過完年,可轉眼連北平城中的牆角都多了綠色。

春天來了,這是最好的季節,踏春早了些,不過逛街正當其時。

方醒彷彿不知道自己已經成了焦點人物,陪著妻兒開啟了買買買的模式。

直至中午,一家人在外面吃了飯,方醒叫人護送家人回去,他自己則是去了五軍都督府。

「遲早要來一趟的,你們說吧。」

彷彿知道他會來一樣,幾位當初謀划水師的武勛都在,看模樣分明是午飯都沒吃。

方醒知道他們有怨氣,就擺出一副等待批判的姿態,然後打了個飽嗝。

這個有些不大尊重人。

「興和伯,水師變成陛下的,這事你什麼時候想的?」

沒人敢質疑方醒這份奏章,否則就是不夠忠心。

方醒坦然道:「恕我直言,水師若是變成大家想的那樣,由都督府管帶,兵部調動,方某敢斷言,水師保不住百年,必然會被毀掉。」

方醒看看這幾人,看到了悻悻然和不滿。

不管是誰,對武人又失去了一次機會都在不滿著。

「兵部現在是張本,以後是誰?陛下現在能控制,以後的皇帝呢?」

方醒起身道:「言盡於此,諸位仔細思量。」

他走了,留下幾個武勛面面相覷。

……

稍後皇帝就召集朝臣商議了此事。

「……水師耗費太大了,陛下,規模控制一些吧。」

在皇帝堅定的表達了自己支持出海的決心之後,沒人說禁海毀船,不過壓低規模卻是普遍的呼聲。

「戶部。」

朱瞻基點了夏元吉的將,夏元吉出班道:「陛下,上次出海帶回了不少金銀,還有一些值錢的東西,戶部都已經處置完畢,當有盈餘,而且還不少。」

這是實錘,一傢伙就把那些質疑打了下去。

誰敢不服氣?

船隊沒虧本,還能賺錢!

方醒出班說道:「陛下,船隊目前已經控制住了海峽,那一片大海已經成了大明的澡盆子,無數資源都可以任由大明去挖掘,這才是最大的利益。」

他環視群臣,說道:「金銀礦都有不少,銅礦和其它礦都有,許多比大明境內還多,加上那些肥沃的土地,那片大海能放棄嗎?」

無人回答,方醒卻得理不饒人,繼續說道:「控制住了海峽,大明的海疆才安全,以前要把沿海諸島的百姓遷移進來,以躲避倭寇,那等日子大抵有些人是最喜歡的吧……」

他看著文官那邊,鋒芒畢露的道:「大明的國門已經打開了,開了就別想著關上它,誰若想,那不是蠢貨就是別有用心的逆賊!」

他不想用逆賊這個詞,可大海與大明的國運相關,所以他自然不惜扣帽子。

所以那些在暗中的醞釀都被方醒一下丟了出來,然後在陽光下晾曬,讓人覺得噁心。

膽小如鼠!

鄭和也在,今日他居然站在了武勛那邊,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

鄭和出班道:「陛下,海外有大利益,亦有大危險。利益不去取,別人自然會取,然後強壯自身。危險不去降服,他們自然會打上門來。」

主動!

鄭和強調的是水師必須要主動,主動出擊,為大明尋找利益和危險,然後獲取利益,鎮壓危險。

楊榮終於出班了,說道:「陛下,出海終究不可太頻啊!」

他作為首輔自然是不能和朱瞻基唱反調,可姿態卻是需要的。

這話說了當沒說。

這便是首輔和稀泥的本事嗎?

幾位輔政學士都在想著這事,然後想看皇帝對此的應對。

「陛下,大明以後的敵人是陸地還是大海?」

胡濙在朝堂上的話不多,但一開口,就驚艷了方醒等人。

這話不但把氣氛緩和了,而且還成功的提出了一個命題。

「毫無疑問,大明的敵人陸地和海洋都有,不過大明的未來必定是在海上。」

方醒的話得到了大明最資深的航海人鄭和的認同,他說道:「陛下,臣在海外所見頗多,大明不該畏懼,而是該去探索,去控制。」

當聽到鄭和自稱臣時,不少人的眼皮子都在跳。

這個太監是要搞事嗎?

「可一次風浪就足以傾覆大明的船隊,一無所有。」

有人提出了質疑,這是畏懼情緒的體現。

鄭和皺眉道:「人在家中,禍從天降,何況是海上。至於風浪,那可以躲避,也可以硬扛,以後大明的船會越造越堅實,這不是問題。」

「可……」

幾個文官想用人心散了來駁斥鄭和,可看到方醒杵在那裡,頓時就打消了念頭。

這位當年駁斥的話可還記憶猶新啊!

——那是老鼠,整日只敢躲在家中稱王稱霸,一出門就成了老鼠。不,你們不敢出門,只願意在城牆內說什麼三代之治,然後就覺得自己的智慧閃耀古今,無人能及……

那個刻薄的人啊!

幾雙眼睛在方醒的身上閃過,隨即陷入了沉寂。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