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177章 情殤(感謝『幸福妹紙』的盟

第2177章 情殤(感謝『幸福妹紙』的盟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9-30 13:03 | 本章字數:2730

初夏的時候,也思牙緊趕慢趕的,終於看到了北平城。

他站在北平城外,看著那熟悉的城牆,心中卻在想著那個女人。

作為他願意出使大明的獎勵,出發前,篾兒干送了他一個美女,按照他們的眼光而言,那是個能讓男人為之瘋狂的美女。

他在那個女人的身上沉迷了三天,然後手足發軟的被架上了馬,就跟著使團出發了。

那一路他都在回味著,回味著那個美女的肉體,和給自己帶來的快樂。

當他看到北平城牆時,突然就忘掉了那個美女,腦海里只有楊五妹。

在他們進入關內後,早有快馬通知了朝中,所以在城外等了沒多久,禮部的人就來了。

雙方都認識,所以也無需過多的客套,禮部的官員就帶著他們去住下,然後安排了伙食規格後就走了。

大明現在涉外的招待是有標準的,你要是拿民脂民膏去炫富,保證那些御史會盯著你,然後瘋狂的撕咬。

也思牙倒也沒挑剔,他上次在北平可是囚犯的待遇,要不是明人看他無用,估摸著這輩子都別想出來了。

他沒心思吃飯,他在等待著。

……

「也思牙居然還敢來?」

方醒很忙,最近工坊和工部打擂台,他站在工坊那邊,為金英站台,被人斥之為閹黨,他當場就打破了那人的腦袋,然後被禁足三日。

今天就是他解除禁足的第一天,所以就帶著閨女,還有被接來的侄女在城中逛街。

興和伯逛街,那真是和凈街虎一般的存在。

青皮們都消失了,連小偷都暫時停止了工作。

五城兵馬司的人遠遠的跟在他們的身後,覺得這樣的日子也不錯。

方醒看到了也思牙入城,眼中有些厲色。

錦衣衛和東廠的人出動了,他們將會在城中巡查一番陌生人,提防對方的探子。

方醒看到了瀋陽和安綸。

錦衣衛這大半年來很是平穩,瀋陽的身上也少了銳氣。

而東廠卻在高歌猛進。安綸接掌東廠之後,大刀闊斧的改革了一番,把那些只想過日子的檔頭們趕走了不少,然後東廠就像是飢渴的獸類,整日就找尋找著百官的錯處。

這才是皇家鷹犬的模樣,而錦衣衛在瀋陽的帶領下,現在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境外。

錦衣衛主外,東廠主外,這個格局初步形成了。

「也思牙……他居然敢來大明嗎?」

安綸的眼中有煞氣,瀋陽說道:「別盯著他一人,你們的人是英雄,報仇的機會很多,當大明鐵騎到了撒馬爾罕之後,你可以去搜刮當時動手的人,隨便你怎麼發泄,連陛下都不會阻攔你。」

「你羨慕了?」

安綸冷冷的說道:「哈烈只有一個選擇,那便是臣服於大明,你們的人應該到了吧?哈烈有什麼情況,錦衣衛的消息總是第一個到,但東廠並不羨慕,咱家只想剮了篾兒乾的皮,為苗喜他們報仇。」

瀋陽微微低頭,表示對苗喜等人殉國的哀悼,然後說道:「哈烈的消息,也思牙勸過篾兒乾和大明交好,所以陛下的意思,不管。」

安綸鄭重的拱手道:「多謝沈大人提點,咱家知道分寸了。」

這個分寸瀋陽知道,而安綸卻不知道,裡面的味道可就多了。

可安綸卻沒有半點怨言,吩咐道:「讓人盯著哈烈使團,誰敢交通他們,拿下詢問!」

隨著這個命令,在他的四周,許多百姓模樣的人開始散開,而他們的方向都是京城重要的地方。

或是街道口,或是要地的外面,東廠的人漸漸的在周圍布下了天羅地網。

瀋陽並未爭搶這個機會,他只是派人去了使團駐地。

「我去見見也思牙吧,讓他自己留心些,至少在陛下見他之前,別出門招搖。」

瀋陽去了驛館,在外面卻被人攔住了。

攔截他的人是方五。

「沈大人,我家老爺說了,他們死了就死了,沒有什麼值得惋惜的。」

瀋陽心中一抽,知道了朝中對哈烈的態度,就說道:「多謝興和伯提點,下官知道了。」

朝中把哈烈使團看做了垃圾,也思牙和他帶著的使團在北平城只能造糞。

……

「哈烈不會臣服於大明,否則也思牙此刻已經在皇城外求見陛下,至死不渝。」

張輔問道:「那麼篾兒干是什麼意思?」

「迷惑。」

方醒好像不知道這是張輔隔了三個月和自己的第一次見面,就像是昨日才一起喝酒般的熟稔和隨意。

「篾兒干怕大明,所以他才要在大明和肉迷之間首鼠兩端,也思牙只是顆棋子,不在篾兒乾的心中,勝則可喜,死了也不可惜。」

張輔起身道:「好,我知道了。德華記得哪日去家中喝酒,帶著土豆,好歹也讓他對外應酬一二。」

方醒應了,然後把張輔送出去。

要弟看到張輔出去了,就趕緊把歡歡帶到了包間的外面。

「爹!爹!爹!」

在裡面想事情的方醒微笑道:「進來。」

門被推開了,歡歡跑了進來。

「爹!」

方醒笑著把他抱在膝上,問了最近的事,再抬頭時,就看到門外的莫愁。

「也該回去住幾日了。」

……

也思牙並未被禁足,所以他洗澡更衣,試探著出去,卻發現無人阻攔後,就歡喜的直奔上次他的幽禁地。

小院依舊幽幽,裡面好像住了一戶人家,也思牙冒昧敲門,被一個滿臉橫肉的女人拎著掃帚趕了出來。

「想當年老娘也是一枝花,多少男人看了老娘一眼就捨不得走啊!,這不就是明證嗎?那小伙多年輕,多健壯,要不是老娘堅貞不屈,剛才他就要闖進來了,懂不懂?老娘只要給他個笑臉,他馬上就會瘋!」

「瘋個屁!」

「你這樣的女人誰會要?叫你做飯都能差點把廚房給燒了,這房子咱們可是花了大價錢買的,燒了你就住街上去吧。」

「夫君,你就不能帶一句好話嗎?」

「好個屁!剛才那人看著就是塞外的種,一臉倒霉模樣,下次看到直接打走!」

也思牙聽到了這段對話,他獃滯的回身,問道:「五妹呢?」

他的身後是一名錦衣衛。

兩人有些心照不宣的默契,錦衣衛的番子說道:「楊五妹在去年年初就成親了,如今孩子的哭聲都比你打鼾的聲音大。」

「為什麼?」

也思牙失魂落魄的請這名錦衣衛帶著自己去找楊五妹,而代價就是他說了一些東西。

比如說篾兒乾的野心。

然後他就在牆頭上看到了楊五妹。

抱著孩子的楊五妹。

那孩子的哭嚎真的很大聲啊!

只是楊五妹卻沒有半點不耐煩,很溫柔,從未讓也思牙見到過的溫柔。

於是他便覺得悲痛。

這種悲痛在許久之後,被某些無病呻吟的傢伙說成了殤。

情殤!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