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182章 為國犧牲的陳默

第2182章 為國犧牲的陳默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6-03 12:51 | 本章字數:2802

「為何?」

吳中沒有開口認輸,只是作為半個專家,他有些不解。

方醒說道:「差距在減震和軸套上的配合,以及潤滑。」

吳中皺眉道:「我們的也加了油脂。」

方醒笑道:「工坊的軸套和軸配合好,加速順暢,起來之後節省馬力,吳大人,相信我,這般高速賓士,你們的軸和軸套肯定差不多了。」

方醒沒等結果就走了,留下吳中在惱怒不已。

他在等待著。

工坊的馬車率先回來,那車夫得意的站在上面,還來了個仰天長嘯,金英就得意的笑罵著,然後呼朋喚友,說是今日回工坊慶功。

「吳大人,咱家這就回去了。」

金英甚至來吳中這裡挑釁了一番,吳中也只能無可奈何。

至於勝負,此刻無人願意提起,免得惹惱了吳中。

換馬之後,金英等人上了馬車,車夫得意的吆喝一聲,漸漸遠去。

吳中在想著工部的未來,有人卻驚呼道:「大人,他們的馬車未曾修理過……」

馬車跑長途,最需要關注的就是車軸。

而剛才這輛馬車跑了兩個時辰,而且速度很快。

他們居然對自己的車軸和軸套那麼有信心?

要知道他們現在可是回通州啊!

要是馬車壞在半道上,他們就等著慢慢的走路回去吧。

他越來越覺得朱芳的可貴了。

「朱芳……誰和他說過話?」

他還是不死心的想把朱芳挖過來,至於方醒和皇帝的反應,他壓根不在意。

都是為大明幹活,在哪干不是干?!

一群官吏和工匠在一起嘀咕,少頃一個工匠過來。

「能否把朱芳給拉過來?用官職和好處。」

吳中越發的鬱悶了,因為已經過去了半個時辰,工部的馬車依舊沒回來。

工匠吶吶的道:「大人,那朱芳……小的曾經和他一起干過幾年,他的手藝甚至還比不過小的……」

吳中想一巴掌把眼前這個不要臉的傢伙扇倒,可工匠還在說話。

「他後來也說過,說那些全是興和伯教給他的,許多東西都是……」

吳中忍住了翻白眼的不雅舉動,覺得方醒那個科學真的是……

「.…..大人,朱芳還是興和伯家的供奉呢!拉不來的。」

吳中絕望了,喃喃的道:「氣啊!可拿他沒辦法,要不……舉薦他來做工部尚書?」

這個近乎於惡作劇的想法自然是不可能的,吳中只得回去寫奏章請罪。

……

工坊贏了,據說最後直接甩了工部的馬車三里多。

按照這個來推算,若是跑長途的話,那豈不是……

吳中的奏章到了宮中,朱瞻基不置可否,只是把消息傳了出去。

沒有匠籍的工匠,做好自己的事才有錢糧,不做什麼都沒有……

工坊對待工匠看似很嚴酷,甚至是無情。可在許多人的眼中,這樣的規矩才是做事的規矩。

不少工坊實際上都是在混日子,有活就做,但沒幾個人認真去做。

而不做也有錢糧,不給錢糧他們就要去討生活,討不到生活就要去當乞丐,乞討回家。

所以……

「誰好?」

朱瞻基問了群臣,無人能答。

這是一個大時代,變革的前夜。

楊榮突然生出了一股緊迫感,他覺得朱瞻基在審視著群臣。

你們若是跟不上朕的腳步,那就會被無情的拋棄。

那個方醒啊!

他總是能讓大家失落,失望。

……

「老爺,那個什麼牙求見。」

方醒愕然,然後木然,見和自己下五子棋的無憂眼珠子在亂轉,就摸摸她的頭頂道:「去吧,只是要跟著你的哥哥們,不許亂跑,否則……」

「爹,你真好!」

不等他說完,無憂就蹦了起來,一邊往外沖一邊喊道:「珠珠,我們進山。」

「大蟲小蟲快出來,去打獵啦!」

正在前院準備去進山的家丁和土豆兄弟倆聽到了漸漸而來的喊聲,都苦著臉。

只有辛老七沒有任何變化,他說道:「小姐和侄小姐也去,去問問,鄧嬤嬤肯定得去,再來一個丫頭照看二位小姐。」

稍後一家子都出來了,見無憂和珠珠歡喜,張淑慧忍著擔心就交代了許多事,這不許那不許的,讓人頭痛。

「又不是出遠門,消停些吧。」

方醒叫停了張淑慧的嘀咕,然後說道:「此去主要是夏日之前的踏青,老七記得教他們辨識草木樹種,還有那些獸類。」

隨後四個孩子被帶走了,張淑慧和小白見前廳有人擋著,就相攜回去。

方醒轉身看到了前廳里有些拘束的也思牙,面色微沉的過去。

「見過興和伯。」

也思牙的大明話越發的標準了,方醒隨意的拱手道:「怎麼,貴使是準備對小女下手嗎?」

剛才也思牙一直被家丁們擋著,後來家丁們出發了,也思牙才看到了兩個女娃,所以方醒才有此問。

跟隨他一起來的禮部官員有些尷尬。

先前出來時,他想著順便來和方醒套個近乎,可沒想到方醒一張口就是這般驚人的話。

他看看也思牙,覺得這人果真是蠻夷,居然看別人家的女眷。也就是興和伯家裡不大忌憚這個,換做是別人,哪怕是女娃,依舊會收拾你。

也思牙惶然否認,方醒進來坐下,想起閨女跟著進山,頓時就覺得心裡空蕩蕩的,不得勁。

「你來找本伯何事?」

也思牙就是在興和堡被方醒擒下的,所以兩人之間的氣勢天生就偏向了方醒。

禮部那官員見也思牙居然有些畏畏縮縮的,不禁心中大奇。

作為使者,除非大明是準備要收拾哈烈……不,就算是準備要收拾哈烈,可也不會為難使者啊!

「老爺,禮部的陳默求見。」

陳默…….

「見過興和伯。」

陳默一進來,行禮之後就沖著也思牙說道:「貴使,那等事也不怕污了興和伯的耳朵嗎?走吧,跟著本官去沐浴一番,然後喝杯酒,什麼憂愁都忘卻了。」

也思牙看著方醒欲言又止,陳默把臉一板,說道:「貴使再這般不講理,本官只能去請了東廠的人來了。」

東廠?

是什麼事讓陳默那麼急匆匆的來尋也思牙?

方醒不動聲色的道:「我這裡卻不是禮部。」

陳默惶然道:「是,下官越矩了。」

然後他盯著也思牙,一直盯著他出了大堂,在那禮部官員的陪同出了大門,這才回身道:「興和伯,這人有些瘋魔了,昨日喝酒……沐浴,竟然認錯了人。」

「和誰沐浴?」

方醒問道。

陳默尷尬的道:「是下官。」

方醒的面色一變,有些蒼白,說道:「罷了,為國犧牲也不至於你這般。」

為國犧牲?

陳默沒懂這話,就解釋道:「這人最近一直在說哈烈小國寡民,只是下官想著和打架一般,越是弱小的就越會說自己強大,越是強大的會為了輕敵而示弱,所以這多半是套話……」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