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197章 為君為官皆不易

第2197章 為君為官皆不易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6-08 13:42 | 本章字數:2771

我叫徐景昌,大明定國公。

我家祖輩都是大明的功臣,大明第一功臣。

但我是個倒霉蛋!

「德華,你給個痛快話,陛下是什麼意思?」

山不來就我,我就去就山。

秉承著這個道理,徐景昌來到了方家。

方醒無奈的道:「什麼意思?」

徐景昌沒好氣的道:「你知道我的意思。」

方醒搖搖頭,在那位朱祁鎮同學出生之後,京城的氣氛多了一些變化。

而徐景昌就是這些變化中的一員。

「好吧。」

徐景昌坐下後,有些沉悶的說道:「哥哥我家裡算是大明功臣吧?」

方醒點點頭說道:「中山王於大明開國有大功,老定國公為了永樂朝去了,都有大功。」

「對啊!可為何要盯著我呢?」

徐景昌搖搖頭,自嘲道:「徐家分做兩家,那家被壓的喘不過氣來,二十年之內不會有起來的可能。」

徐欽去了之後,魏國公府實際上就沒落了,若是以後沒有帝王想起這家親戚,大抵就只能混吃等死。

「他們倒是得了清靜,可我卻被拎在京城,今日敲打,明日敲打,沒玩沒了的敲打!」

「那你要這種清靜嗎?」

方醒突然問道。

徐景昌一愣,頹然的道:「好吧,得了富貴,總是要付出別的東西,否則那會惹了天妒。」

「妒個屁!」

方醒沒好氣的道:「你家是至親,順手就拎出來,事後還不用擔心什麼怨望,哪個君王不樂意?當然,你要是不樂意也行,進宮說一聲,保證下次就會換一家,畢竟皇親不少啊!」

徐景昌訕訕的道:「可這次國本存疑,陛下究竟是個什麼意思?好歹告訴哥哥我,到時候我也去投機一把,給子孫鋪條路。」

家族越大,拖累就越多,徐景昌這等人也會被子孫拖累,說出去當真會讓那些以為他只是個紈絝的人大吃一驚。

方醒知道他的難處,所以也沒準備隱瞞些什麼。

「陛下應當會分清這些。」

這便是方醒能給予他最大的支持了,而且很見交情。

徐景昌很領情,而且準備領更大的請,所以他繼續問道:「德華,皇長子你覺得如何?」

如果玉米是個蠢笨的,那朱瞻基絕對不會管什麼嫡長制度,而那個女人就會飛上枝頭,成就皇后證道。

方醒皺眉道:「玉……皇長子未見蠢笨,很聰明,皇后娘娘那邊帶的極好。」

徐景昌送了一口氣,然後說道:「你可是太子少師啊!記得經常去問問皇長子的事,別把這個少師做到了別人的身上!」

……

二皇子出生,皇帝賜名,同樣也有小名。

朱瞻基知道外面的閑話不少,甚至有人在試探著,不過孫氏已經叫人傳話,讓自家人都收斂起來,不然就別想顧什麼臉面。

這個表態很及時,很果斷。

宮外說方醒在串聯,然後結黨,準備力挺皇長子。

而也有人說有官員在串聯,準備結黨力挺二皇子。

這便是八面來風。

朱瞻基想到的是當年朱高熾幾兄弟的爭奪,所以他默然。

他在冷眼看著。

「陛下,興和伯在家中呆著,定國公邀請他沒去,後來定國公就去了方家,兩人談話沒多久……」

朱瞻基笑道:「定國公這是要站隊嗎?」

這是他近幾日的第一次微笑,可說出來的話卻有些嚇人。

俞佳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朱瞻基已經給自己的問題說出了答案。

「他不敢,也沒必要,只是有些擔心自己以後會得罪人,僅此而已。」

朱瞻基再次笑了笑,「興和伯肯定說了沒問題。」

從朱祁鎮生下來之後,朱瞻基激動完畢,然後就開始沉默。

他照常處理朝政,但只是和太后做了一次談話。

至於哪天他微服去了方家的事,知道的沒人敢說。

所以外界在鼓吹著方醒在結黨對抗皇帝的消息,只能讓他一笑而已。

那些蠢貨!

朱瞻基起身說道:「這幾日倒是讓那些使者看了大明的笑話,叫人盯著。」

……

「據說大明的皇帝多了個兒子,只是那些人不是很歡喜。」

多克有些奚落的道:「多了皇子是好事,不過看看那些明人吧,他們就像是在討論某位貴族的風流韻事般的興奮,阿貝爾,這讓我對明人的實力和凝聚力保持懷疑。」

兩人在院子里散步,他們能出去,但必須要有人陪同,而且不能頻繁的出去,所以今天他們休息,順便總結這些時日的收穫。

阿貝爾打了個哈欠,說道:「那只是寵妃的孩子,多克,就算是明人的內部發生些矛盾,可只要不是顛覆性的,那麼一切都不會向著咱們希望的那樣前進,所以還是別想這些了。」

「他們聽到了那個興和伯,是的,那個人居然能影響到皇室,阿貝爾,看來明人這邊的情況比我們想像的還要複雜,所以我們要加快搜集消息的速度了。」

「亨利呢?」

阿貝爾顧左右而言他的問道。

多克皺眉道:「不知道,那個人一心就想著航海,被明人拒絕了多次依舊不肯停下來,我看他遲早要被打一頓才會知道什麼叫做異國他鄉。」

……

「是的,我錯了。」

就在驛館的外面,化妝的亨利被抓住了,他無辜的說道:「我只是想去找些食物,是的,大明的食物太美味了,可卻不夠。」

……

陳默很煩惱,他最近在追求一個酒樓老闆的女兒,眼瞅著自己的憨厚老實就要被認可了,酒樓老闆父女倆卻同時翻臉,把他打了出來。

「誰透露的消息?」

想起那對父女痛罵自己是無恥之徒的言辭鑿鑿時,陳默就知道自己被人給坑了。

他悻悻的出了酒樓,緩緩走在街上。

「別幹缺德事,有人在盯著你。」

陳默悚然而驚,等他緩緩回頭時,身後卻失去了說話的那人的身影。

「老黃!」

他聽出來了,那是黃金麓的聲音。

行人匆匆,卻看不到黃金麓的身影。

陳默想起他剛才的話,不禁打個寒顫。

這是誰看我不順眼了嗎?

回到禮部之後,閆大建找他談話。

「泰西使團最近很愛走動,陳默,你在哪?」

一句話就把瀆職的標籤貼在了陳默的身上。

陳默有些惶然,等他從閆大建的從容中領悟了什麼時,不禁心中冷笑。

老子和那些外藩人都混的好,你算個逑啊!居然敢嚇唬老子!

想他陳默縱橫四海,何曾被人這般敲打嚇唬過?

想到這裡,他惶然起身道:「大人,下官這幾日在顧著西洋那幫子使者……」

西洋的那幫子使者,指的就是南海諸國的使者。

閆大建冷冷的道:「出了岔子,你知道的。」

陳默有些驚慌失措的認錯,然後閆大建就和顏悅色的說了些好話,讓他汲取教訓,好生做事云云。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