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200章 誤會的耳光

第2200章 誤會的耳光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6-09 14:54 | 本章字數:2454

方醒進來,見安綸還坐在屋檐下,就開門見山的問道:「為何要盯著陳默?」

安綸斜睨著方醒道:「這是東廠的事。」

「懂外交?」

「什麼外交?」

「那你不懂還咋呼什麼?」

「陳默和那些人太親密了,洗澡都是四個木桶並在一起,咱家都為他噁心。不盯緊他,若是他泄露了什麼,誰的事?」

安綸理直氣壯,方醒卻只是笑了笑。

「你的人被別人發現了,你說這是什麼意思?是你的人太差,還是你的人想藉此告訴本伯什麼?」

方醒還是在微笑,可眼中的厲色卻多了些。

陳實在邊上有些擔心,他擔心方醒突然出手,暴打安綸一頓。

興和伯暴打東廠廠督,外界會是什麼反應?

最多的大概就是東廠活該,其次的便是兩條狗撕咬,我們看戲。

安綸沒有躲閃,淡淡的道:「陳默只是個猥瑣之徒,咱家不需要用他來說明什麼。」

方醒點頭,然後說道:「那叫你的人收斂些,不然陳默心慌意亂之下導致出錯,本伯會讓你知道什麼是見好就收!」

安綸冷笑道:「東廠如何行事不用外人置喙,興和伯難道想插一手嗎?」

方醒退後一步看著他,淡然道:「置喙不置喙的,本伯不想去找陛下罷了,你這般的人,小心沒有結果。」

安綸嗬嗬的笑道:「興和伯還是先擔心自己吧,你現在可是舉世皆敵,南邊的那些人可是恨不能吃了你的肉,剝了你的皮。」

「那匹馬好嗎?」

方醒突然問道,然後他看到安綸的臉上開始漲紅,惱怒。

白胖的人惱怒是最明顯的,那臉上的紅色幾乎能蓋過女人。

安綸漸漸眯著眼,他起身道:「興和伯這是來東廠找麻煩的嗎?」

「那又如何?」

東廠最近在盯著金英,不,是盯著工坊,而那邊錦衣衛早就布局了,東廠的加入算是添亂,所以雙方鬥了一場,弄的那些工匠都知道了錦衣衛布下的幾個暗樁,氣得瀋陽只想砍了安綸。

這事兒就是前幾天發生的,所以方醒算是新仇舊恨。

「叫你的人從通州的工坊滾出去,不然別怪本伯下狠手!」

那邊可是重點保密單位,要是鬧大了,被外界知道了裡面的東西,安綸和瀋陽都跑不了。

安綸搖搖頭道:「抱歉,那邊東廠必須要盯著。」

嗆啷一聲,門外傳來了拔刀的聲音。

瞬間方醒一巴掌就扇了過去。

啪!

安綸捂著自己的臉,尖叫道:「來人吶!」

門外頓時衝進來十餘人,卻有辛老七和小刀,兩人都長刀在手,上面竟然有血。

「老爺,剛才他們挑釁,小的和小刀還擊。」

辛老七還在盯著那些番子,可那些番子提著刀,卻無人敢靠近,連和辛老七對視的勇氣都沒有。

小刀笑眯眯的道:「老爺,剛才他們先動的手,七哥一刀就砍了兩個。」

這是被砍怕了!

方醒退後幾步,微微頷首道:「你好自為之。」

安綸面色鐵青的道:「興和伯,今日奇恥大辱,且等陛下公論。」

「隨便你!」

方醒轉身,辛老七和小刀一人一邊護著他,三人疾步出了大門。

「公公!」

安綸臉上的巴掌印很是明顯,但職場有一句話卻是古今通用的。

——上司的醜事你別看,看到了也要裝作不知道。

像那個一臉忠心耿耿,外加義憤填膺的蠢貨,陳實覺得他是在揭傷疤,安綸弄不好會拿他來出氣。

「你去塞外看看。」

只是一句話,安綸就處置了那個沒眼力見的檔頭,然後急匆匆的帶著人進宮求見皇帝。

……

方醒卻找到了瀋陽,問了他們和東廠之間的事。

瀋陽臉上的刀疤漸漸在縮小,這是他找了名醫的結果,據說是他不願意嚇到自己以後的孩子。

錦衣衛里的氣氛輕鬆,瀋陽叫人給方醒泡茶,然後說了和東廠在工坊的恩怨。

「他們就是想著立功,那個檔頭是別人的人,安綸好像也收不住他,而且那人沒眼力見,這次和咱們一鬧,就被安綸順勢抓住了把柄,據說那人已經向安綸低頭了。」

方醒一怔,有些恍然大悟的道:「這是別人的錯,他為何不解釋?」

瀋陽苦笑道:「興和伯,咱們這等陰暗的地方,你要想統御麾下,那就得仗義,有擔當,安綸要是把那事推卸給了別人,不說旁的,跟著那個檔頭的番子們可就心冷了。」

他唏噓道:「人心一冷,這人就帶不動了。」

方醒默然,然後說道:「工坊那邊要盯緊,一旦發現有行為不軌的,要及時控制住,然後趕緊稟告上去,記住了,那邊的東西價值連城,不少東西甚至是關係到大明的國運。」

瀋陽點頭道:「是啊!怪不得安綸馬上就換了人,壞事的那個檔頭估摸著要被流放了。」

東廠和錦衣衛內部的流放,就是直接把犯事人派駐到最艱苦的地方去,至於啥時候能回來,真的說不清楚。

他見方醒面色複雜,就說道:「安綸最近倒是越來越陰了,不過大局他還是有的,工坊的事咱們抓了他們兩個人,還回去的時候都受過刑了,他也沒說什麼。」

「我知道了。」

就在方醒和瀋陽說著安綸的時候,安綸已經跪在了暖閣里。

「起來。」

朱瞻基看著有些疲憊,這是因為孫貴妃生病了,月子里生病,不說太醫院,他自己都有些擔心。

太后是不會管的,她老人家只有一個兒媳,那就是皇后,其他女人在她的眼中不過是小妾罷了。

哪怕是有金冊金寶,可孫氏在太后的眼中也僅僅是個得了男人寵愛的小妾。

當年她在後宮的幾個對手,最終的結局可是讓人心涼。

都到地底下接著服侍仁皇帝去了。

而胡善祥也不能管,按照怡安的話,您現在去幫忙,那人的病好了,可以後有個什麼重病,別人都會說是您早些時候下的葯,所以啊,別管閑事!

於是朱瞻基就只能親自去看望自己的白月光。

所以他有些疲憊,但在安綸的面前卻依舊威嚴。

「南邊如何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