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205章 有問題嗎?(感謝『佃佃瑩欣

第2205章 有問題嗎?(感謝『佃佃瑩欣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6-11 00:13 | 本章字數:2877

陳默轉身離去。

他在京城已經有了些名氣,不,是京城官場。

大家都知道禮部出了一個喜歡和別人洗澡的主事,而且被皇帝重用。

「好!」

大雨傾盆依舊蓋不住陳默的聲音,那些在躲雨的軍士不禁齊聲叫好。

那些原本是想看笑話的臉上多了興奮和狂熱。

還有什麼比敲打別國使者更能讓人感到自豪和驕傲的嗎?

沒有,至少眼下沒有!

然後有人就嘀咕道:「他們要是怒了回國怎麼辦?」

是啊!

那些興奮少了些,多了些擔憂。

使團已經到京城不少時間了,一下來那麼多膚色不同的傢伙,京城百姓當做了西洋景,頗多議論。

不少人都說這三國乃是泰西的大國、強國。

大明一下招惹三個大國……這妥當嗎?

那些軍士都在看著三國使者,眾目睽睽之下,反而起了反作用。

正所謂羞刀難入鞘,多克和阿貝爾才說了狠話,現在被那麼多人盯著,他們發現下不了台了。

「多克。」

阿貝爾猶豫著說道:「我們必須要維持國家的體面。」

「是的。」

多克依舊在惱怒著,他看了亨利一眼,說道:「里斯本在看向遠方,想找到更多的陸地,亨利,你不該說些什麼嗎?」

亨利攤手道:「我們弱小,養不活自己,就這麼簡單。」

阿貝爾陰測測的道:「可遠方不但有危險,同樣也有無數地盤,肯定有好地方,有很多金銀,然后里斯本就會慢慢的強大起來……對嗎亨利?」

多克的眸色微變,靠近阿貝爾,低聲道:「你們知道?」

阿貝爾得意的道:「里斯本一直在尋找地盤,再荒涼的島嶼他們都不會放過,他們就像是喂不飽的狼,多克,我們在大戰,他們卻在尋找地盤,好笑嗎?哈哈哈哈!」

兩人在盯著亨利,兩個泰西的大國在盯著彈丸之地里斯本。

亨利看了一眼那邊在躲雨的方醒,淡然道:「我們現在要想的是怎麼消除這個羞辱,否則三國的名聲將會墜落,至少在明人的眼中已經墜落了。」

多克和阿貝爾面色一冷,可亨利卻不在意這個,他說道:「大明有多大?你們看到了嗎?我們……金雀花擋得住嗎?」

他的眼神中全是懇切,以至於多克都沒好意思為金雀花吹噓,「不知道,不過會很難。」

「法蘭克呢?」

阿貝爾尷尬的道:「很難。」

他們前段時間被金雀花打成了狗,哪有資格說和大明對抗啊!

「那我們該做什麼?」

亨利微笑道:「我們要團結起來,一個打不過,三個呢?當我們團結起來,行動一致時,明人真的敢動手嗎?」

三國真要聯手的話,那迸發出來的力量真是不小,至少他們覺得可以縱橫無敵。

大雨依舊在下。

多克看了一眼天空,說道:「還是烏雲,阿貝爾,我們回去嗎?」

阿貝爾搖頭道:「你決定。」

亨利微笑道:「里斯本只是個小地方。」

多克心中狂罵著這兩個想看戲的傢伙,然後板著臉道:「好吧,我只是想去問問,問問他們為何要輕視金雀花。」

說完他就走進大雨中,腳步從容,恍如一去不回。

阿貝爾呆了一下,然後對亨利說道:「法蘭克不會退縮。」

他也走了過去。

亨利微笑著,然後跑了出去。

一國的王子,而且還是使者,穩重是必須的,不然就是瀆職,丟人。

亨利一直表現的都很出色,沒有辜負里斯本王子和使者的雙重身份。

可他現在卻在狂奔。

沒有體面的狂奔!

他的鞋子在地上踐踏著雨水,水花四濺。

雨水澆灌在他的身上,他依舊在微笑,彷彿那是瓊漿玉液。

他超過了阿貝爾,阿貝爾只能看著他的背影在發獃,然後滿面怒色。

多克聽到了聲音,他回頭,然後愕然,隨後陰冷。

他衝到了方醒的身前,然後抹了一把臉,說道:「這天真是古怪,說下雨就下雨。」

通譯跟來了,然後趕緊翻譯。

陳默已經獃滯了。他沒想到他們會馬上過來,更沒想到亨利會狂奔而至。

矜持呢?

作為使者的矜持呢?

節操呢?

作為王子的節操呢?

方醒看著亨緩步而來的多克和阿貝爾,並未對亨利的套近乎做出回應。

亨利只是看了一眼,就確定眼前這位伯爵大人不是在虛張聲勢。

關鍵是他並不怕激怒三國使者。

這個發現讓他暗自慶幸的同時,心中也在揣測著原因。

難道大明真的厲害到了可以無懼三國聯手嗎?

他微笑道:「本人只是來請見皇帝陛下。」

他沒有隱瞞自己不滿的心思,這很關鍵,他認為這是坦誠的第一步。

「陛下忙於國事,另外擇期。」

多克和阿貝爾也到了,他們的身上在滴水,木然的看著方醒和亨利在談話。

「還有事嗎?或是說你們覺得這是在侮辱你們。」

亨利只是微笑,對方醒的咄咄逼人並未作出還擊。

多克心中氣急,說道:「那麼大明是要羞辱我們嗎?」

他一句話就把方醒的話扯到了國家的高度,自認為方醒必定不敢接茬。

「他們說你是大明的第一名將。」

多克帶著壓力而來,洪保當初在海峽的話太過壓迫人。

——你只是興和伯所鑄京觀上面的一具屍骸罷了!

金雀花的海軍統領居然被比喻成了方醒眼中的一具屍骸,這幾乎是奇恥大辱。

沃德當時差點就忍不住想覆滅了明人的船隊,可明人總是讓一艘船拖在最後面,而且里斯本人也在後面,一旦跑了一艘船,不管是里斯本還是明人的船,大明使團被金雀花全部幹掉的消息保證會飛快的傳回大明。

所以在碼頭上第一次見到方醒後,多克就在關注著他,順帶把阿貝爾和亨利拖下水。

三人經過觀察,一致認為這位伯爵大抵就是皇帝的寵臣,壓根看不到什麼名將之姿,反而更像是隔壁家整天勾引女人的猥瑣男。

是的,那時候他們就是在這樣惡意的想像著方醒的真實身份,然後覺得很是快意。

可今天方醒卻羞辱了他們!

實實在在的羞辱!

任誰被人用手指頭勾著招呼都會覺得是羞辱。

所以多克才被徹底的激怒了,才敢問出那句話。

在他的推算中,此事就算是鬧到了明皇的面前,也萬萬沒有輸的道理。

——大明是禮儀之邦!

是的,這是無數人的共同看法。

大明講究禮儀,不會粗魯,不會不講道理。

所以他覺得可以藉此發難,讓大明重新認識一番金雀花。

而且大明的船隊太過領先,法蘭克和里斯本也在警惕著,這就是泰西聯盟的基礎。

這就是可以發難的基礎。

所以他自信的看著方醒。

那些軍士都聽到了通譯的話,都看向了方醒。

方醒會如何應對?

軟弱,或是強硬。

眾目睽睽之下,方醒看著多克,冷冰冰的反問道:「有問題嗎?」

7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