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224章 于謙的去向,玉米的威風

第2224章 于謙的去向,玉米的威風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6-17 13:32 | 本章字數:2934

吏部尚書問吏科給事中,彷彿是在詢問,可更像是考教。

郭璡有些莫名的失望,他更希望看到的是冷漠。

可于謙卻在思索,他皺著眉,看著很認真。

這人也算是久歷官場了,居然還這般認真,真的是奇葩一朵啊!

可于謙卻真的是在認真,他想了許久,才說道:「蹇大人,例如一名官員,平日里的各種消息都要匯總,考成之後,吏部主事以上的坐下來好好的說說,上中下得有個說法,是瀆職還是勤勉,治下百姓的日子如何了,賦稅和往年相比可有變化,原因何在…...」

郭璡的眼皮子跳了一下,然後看了蹇義一眼。

蹇義全身放鬆的在聽著,嘴角甚至還帶著一絲微笑。

郭璡的心口突突的跳了兩下,然後乾咳一聲。

于謙並未被這聲乾咳打擾,繼續說道:「.…..都說要德行,可下官閱歷了許多貪腐的官員,在被抓之前,他們不少都有君子之稱,下官就想啊!知人知面不知心,德行太難勘察,那麼就該以治下百姓的日子好壞為準,比以前好,那就是上,當然,還得要輔以賦稅和刑獄……」

郭璡聽的心驚肉跳的,再也忍不住了,就插嘴說道:「德行教化乃是一地的風氣,風氣好,風氣正,則地方靖,一地安。為天子牧民,正該以靖安為要,其次便是賦稅和刑獄…...」

于謙忍不住也打斷了他的話,說道:「治下百姓的日子當是第一!」

居然和未來的吏部尚書爭論,這便是強項令啊!

蹇義沒有管這個,他突然覺得于謙這人最適合的位置就是都查院。

嗯,他丟下兩個在爭吵的人開始寫奏章。

在請辭之後,他覺得自己突然湧出了許多新的想法,就想把這些想法告訴皇帝。

而不少想法就是于謙剛才的一番話引出來的。

「.…..為官之道當首重報效君王,安撫黎庶……」

「百姓要的是什麼?郭大人可知曉?」

「本官如何不知道……」

于謙和郭璡在激烈的辯論著,蹇義已經檢查完了奏章,然後起身出去。

「此事萬萬不可……」

兩人吵發了性子,聲音漸漸的越來越大……

外面不少人在聽,大半義憤填膺,大抵是覺得于謙過分了。

蹇義神色輕鬆的從中間走過,對那些招呼聲充耳未聞。

他一路去請見,卻和出宮的皇帝撞在了一起。

朱瞻基一身便服,身後跟著兩個嬤嬤和一群便衣侍衛。

蹇義看到一個嬤嬤抱著的孩子,不禁大驚,也顧不得什麼,就低聲進諫道:「陛下,白龍魚服不可為啊!而且……而且殿下……」

他覺得皇帝襲承了太多文皇帝的習慣,比如說帶著孩子出宮。

他看著短須的朱瞻基,不禁感慨萬千。

當年朱棣就是這麼帶著朱瞻基出宮,然後去問民間疾苦,只是希望他以後別成了晉惠帝。

「今日不熱,朕帶孩子出來轉轉。」

後面有人牽馬出來了,朱瞻基上馬,順手接過孩子,問了蹇義:「吏部可是有事嗎?」

你都上馬了才問,這分明就是說不是急事就別說。

蹇義拱手道:「陛下,臣以為吏科給事中於謙為官方正,行事鋒銳,可入都查院。」

這時沈石頭一路從外面過來,近前說道:「陛下,興和伯已經在等著了,還帶了閨女。」

朱瞻基點點頭,懷裡的玉米喊道:「姐姐!姐姐!」

朱瞻基摸摸他的臉蛋,然後對蹇義頷首道:「于謙的職位,朕這裡有了些布置,且等等。」

蹇義躬身應了,然後茫然看著朱瞻基一行人遠去。

皇帝這是在告訴他等著,你想辭官朕知道了,但是等著,別玩什麼三辭。

重臣辭官的話,皇帝多半是要先不許,然後派御醫去府上給他瞅瞅身體。然後就是第二次…..第三次……

等君有情來臣有義的戲碼演完後,該走的還得走。

蹇義緩緩回到了吏部,見於謙和郭璡還在辯論,就笑了笑,然後開口趕人。

……

「姐姐!姐姐!」

玉米被朱瞻基放在馬背上,見到皇城外站著的方醒牽著的無憂時,不禁就拍手叫嚷起來。

方醒的臉頓時就黑了一半,而無憂卻喊道:「玉米玉米,端端呢?」

「姐姐!」

兩個孩子在打招呼,方醒的臉卻越發的黑了,朱瞻基見了好笑,就下了馬來,把玉米交給了身後的嬤嬤。

鄧嬤嬤牽著無憂也在跟在後面,兩個孩子在雞同鴨講的說話。

天空上,烏雲遮蔽了太陽,有些微風,卻不是下雨的徵召,很是涼快。

炎炎夏日裡,這等天氣幾乎是可遇不可求,所以街上的人不少。

「南方吧,金陵那邊缺了個推官,職位是低了些,可終究能盯著那邊,有什麼本事都可以使出來。」

朱瞻基止住腳步,因為身後的玉米看中了右邊那家賣的小玩具。

「去選吧。」

方醒含笑看著無憂進了店裡,然後這家店就被從外面封住了。

這便是特權,無所不在,方醒如今卻覺得很坦然。

「他的骨子裡還是有刻板的一面,磨礪一番,以後倒是能用。」

方醒睜眼瞎般的把于謙的強項說成了刻板,朱瞻基也不去糾正,說道:「若是帝王軟弱,他倒是有些權臣的苗頭。」

方醒心中一驚,擔憂于謙的仕途就此了結。

至於權臣還是刻板,說句實話,方醒自己知道些于謙的結局,覺得權臣不大靠譜。

「朝中的構架很難出權臣,只要帝王不傻,文武牽制之下,權臣只是個笑話。」

朱瞻基一番話就讓方醒釋然了,然後反思了大明的這套制度,回想起了張居正的經歷,認可了這個說法。

張居正若是沒有宮中的支持,別說是權臣,估摸著首輔的寶座都坐不上。

裡面兩個孩子在挑選玩具,歡聲笑語。

外面朱瞻基的面色漸漸凝重,說道:「邊牆紛紛來報,阿台部人人安居樂業,篾兒乾和肉迷人正在聯手拼殺,一兩年之內他們無法對大明造成威脅。」

方醒嗯了一聲,朱瞻基繼續說道:「你去南方坐鎮。」

方醒一怔,說道:「我該留在這裡。」

「北邊動手,南邊……朕擔心他們會鋌而走險,只有你去才能壓住。」朱瞻基的話裡有話,「北方……朕已經讓諸衛做好了準備。」

這時兩個孩子都出來了,玉米手中拿著一個綠色的猴子雕像在歡喜,看到朱瞻基站在前方,正想喊一聲父皇,卻被跟著的嬤嬤拿了飴糖給他舔了一下,頓時什麼都忘記了。

等他舔著嘴唇看向方醒時,還未消散的記憶突然就發作了。

「壞人!打!」

他用雕像指著方醒,然後憤憤然的跺腳,氣勢看著十足,可地上連腳印都沒留下一個。

方醒和朱瞻基莞爾的看著他發脾氣,身後卻傳來了一聲巨響。

轟!

巨響之後,連綿不斷的倒塌聲傳來。

朱瞻基和方醒第一時間就衝過去把自家的娃給抱住了,等兩人回身時,就看到那些侍衛居然都忘記了擋在周圍,只是獃獃的看著前面。

前方塵土飛揚…….

一家小酒樓已經消失了。

朱瞻基低頭看看玉米。

方醒獃獃的看著歡喜拍手的玉米。

那些侍衛漸漸的看著玉米。

突然無憂喊了一聲:「玉米,你跺腳震塌了房子!」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