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227章 人未至,風已到(感謝幸福的

第2227章 人未至,風已到(感謝幸福的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6-18 13:15 | 本章字數:2727

「江南好,風景舊曾諳……」

運河之中,船隊在前進。

陽光灑在河面上,金光閃爍,又似魚兒戲水,魚鱗翻動。

方醒站在船頭上,念著詩詞,眉間卻多了惆悵。

「興和伯,別想你家閨女了。」

王賀覺得方醒就是個棒槌,兩個爭氣的兒子不肯疼愛,偏偏去寵愛那個閨女。

「閨女是賠錢貨,咱家還沒進宮之前,就見過有人把剛出生的女娃給溺死的,哎!賠錢貨啊!又幫不到家裡。」

他走到前方盤腿坐下,感受著河風細細,絲絲縷縷的順著縫隙鑽進身體里,不禁拉了一下衣襟,說道:「咱家也有香火了,這一走,就怕他不好好讀書,哎!咱家到現在才知道父母難為的道理。」

方醒不想和他扯子女問題,免得又是香火,又是嫁妝什麼的,這一早上什麼都別幹了。

不過目前他在船上也無事可做,連魚也不想釣,看書也看的眼睛發昏,百般無聊。

「那些文人騷客坐船就喜歡帶著女人,為的就是不寂寞,興和伯,你若是開口,京城那幾個知名的女人肯定會趨之若鶩,你在船上也能夜夜笙簫……」

方醒覺得王賀是思春了,至於太監為啥會思春,他也沒個研究,只是想起了以後那些大太監們都能娶老婆,甚至還有多位小妾。

他們是怎麼過日子的呢?

方醒不厚道的想到了長舌婦這個詞,然後就聽到了岸邊傳來的馬蹄聲。

一隊騎兵從遠處而來,在岸邊迅速和運河並行,然後追到了方醒這艘船的邊上,為首的喊道:「稟告伯爺,于謙到了金陵,一路無事。」

方醒揮揮手,那隊騎兵加速超過船隊,然後消失在視線中。

他們將和在陸路前進的聚寶山衛主力會和,護衛船隊趕赴金陵。

運河上船來船往,方醒率領的船隊掛著軍旗,沒人敢靠近,連晚上停靠時都離得遠遠的。

坐船自然不如快馬的速度快,所以當某日遇到一艘商船,一個商人恭恭敬敬的站在船頭行禮時,方醒知道消息已經傳遍了南方。

「南方如何?」

方醒問道。

商人帶著一船貨北上,有賴於如今的興商政策,所以他們的日子好過多了。

而方醒正是這一切的發端,所以商人恭謹的道:「伯爺,南方有些罵聲,有人甚至往海邊跑,只是水師封鎖了沿海,所以沒走成,後來又回去了,聽說很規矩。」

方醒微笑感謝,說道:「金陵官場如何?」

商人回頭看了一眼,跟著的夥計馬上躲到了後面去,然後他才說道:「伯爺,李秀怕了,求著金陵六部自查,說是現在不管,到時候您……這邊來了,那就是一場風暴。」

「風暴嗎?算是不錯。」

方醒拱拱手,船隊緩緩錯身而過。

商人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保持著躬身的姿勢。

夥計悄然摸過來,低聲道:「老爺,那邊要他們的消息,只要送回去,以後咱們的生意更好做了……」

商人冷笑道:「那你去吧,現在就去。」

夥計一聽這話不對,急忙就跪在他的身後,輕輕的抽著自己的臉。

商人緩緩回身,看到前方的船遠去了,這才一巴掌抽翻了夥計,陰冷的道:「那是寬宏大量,若是被他知道了,全家就等著去海外挖礦吧。」

夥計側躺在甲板上,捂著臉說道:「老爺,機會難得呢!」

「蠢貨!」

商人負手而立,顯得極為暢快,他輕蔑的道:「這算是什麼消息?但凡經常走水路的都能算出興和伯到金陵的時日,難道你想去告訴他們,你親眼看到了興和伯?這個消息值錢?」

夥計喃喃的道:「可……可興和伯是名將,說不準會突襲呢!」

「突尼瑪!」

……

「怕尼瑪!」

汪元家的外面,一個讀書人返身沖著大門罵了一句,然後吐了口水,這才悻悻離去。

黃儉站在緩緩關閉的側門裡看著那口水噴過來,然後無力的落在門外。

小門關上,隔斷了視線。

黃儉去找到了午睡剛醒的汪元。

「是何來意?」

書房裡擺放了兩盆冰,冷氣絲絲而起,讓人愜意。

黃儉搖搖摺扇道:「又是想請您出山主持公道的蠢貨,這些人怕了,聽到那人馬上要到金陵,都怕的要死,恨不能立時搬到北平去。」

「北平?」

汪元的目光幽深,斜睨著黃儉說道:「北平才是漩渦。陛下已經布下重兵,就等著有人闖進去,這便是釣魚啊!」

黃儉給他倒了杯茶,給自己也倒了一杯,然後說道:「老師,那方醒怕正是如您所說的,就是來鎮壓南方的,膽子倒是不小。」

汪元不想喝茶,只是聞著茶香,覺得懶洋洋的,還有些戾氣散不去。

莫名其妙的戾氣讓他的話多了些尖刻:「他沒有膽子?此次孫貴妃生了皇子也被逼的沒了路,據說皇帝被他逼的大病一場,古往今來,除去少數幾個權臣之外,誰能如此?」

黃儉點頭贊同,心中卻有些腹誹:那方醒若真是權臣,怕是北平的百官們早就鬧騰起來了。

而且宮中的皇太后還沒老糊塗,不可能支持他做權臣。

內外都不支持,這個權臣能活到現在真的不容易啊!

「老師,北邊究竟會鬧到什麼時候?」

「不知道。」

汪元掩嘴打個哈欠,緩緩的道:「陛下既然下定決心要徹底打斷讀書人的脊梁骨,那自然不會輕易罷休,北方只是個開端罷了。」

「方醒來南方就是釘子,等北方大事一定,南方也要該動手了,哎……」

黃儉鬱郁的道:「南方的田地就那麼多,被剝奪了那些田地,那些士紳靠什麼活?」

這是目前南方最憤怒的原因所在。

你要剝奪我們的田地,那麼你就得養活我們。

汪元終於喝了一口茶,然後悠悠的道:「有人說去經商,可我輩怎能和那些銅臭賤人為伍?整日為了那點錢鈔和人爭吵……算計。」

黃儉點點頭,起身道:「老師,下次再有人來,咱們就直接含糊應對,只說無奈。」

汪元點點頭,說道:「看時機罷了。」

黃儉出去,一路找到了幾個閑漢,吩咐他們這幾日去城門和碼頭盯著,有京城來的軍隊就趕緊來報。

他給了定金之後,那幾個閑漢卻只是搖頭。

「怎地……還嫌少?」

黃儉覺得這些閑漢真是不識好歹,就威脅道:「海外的移民可不夠,官府正在到處搜羅遊手好閒的人……」

幾個閑漢卻沒有慌張,為首的得意的道:「老爺,咱們已經接了十多筆生意了,咱們只是在這裡蹲著,有兄弟在盯著碼頭和城門呢。只是這……」

他看看手中的銅錢,皮笑肉不笑的道:「行情漲了啊!再說……那人據說是睚眥必報,老爺……小的一定會守口如瓶!」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85novel.coM手機版閱讀網址: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