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231章 一來就動手

第2231章 一來就動手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6-20 00:30 | 本章字數:2836

北方的每一次消息傳來,都能讓金陵城中的氣氛發生變化。

秋高氣爽的時節,也是開文會,大家一起玩樂的好時機。

金陵城內外都有好地方,趁著青草未黃,無數學子士紳在聚會。

「他們不高興嗎?」

「是的伯爺。」

士紳們在聚會,費石和李敬的人都在盯著,然後齊齊來稟告。

李敬說道:「那些士紳在抱怨清理投獻,說朝中斷了大家的生路,到時候只能去叩闕。」

「嚇唬人的!」

方醒輕蔑的道:「本伯倒是希望他們去叩闕,可他們敢嗎?」

李敬下意識的道:「他們必定不敢,他們擔心會被流放到海外去。」

方醒看了一眼費石,費石說道:「伯爺,錦衣衛查過了,這期間並無人從中蠱惑串聯。」

「那就是群體自發的恐慌……就像是要集體丟了飯碗。」

方醒能理解這種感受,卻不會有絲毫同情。

「民脂民膏,國之賦稅,他們可吃的滿意嗎?」

這時外面有人來稟告,說是于謙求見。

方醒點點頭,然後對李敬說道:「東廠要盯緊那些田畝多的士紳,若是有人鋌而走險,那本伯可要拿你試問。」

李敬躬身道:「興和伯,南方大啊!」

方醒冷笑道:「本伯指揮不動你嗎?」

這話裡帶著殺機,李敬跪下道:「咱家不敢,但憑興和伯吩咐。」

「怎麼跪了?起來。」

方醒如沐春風般的扶起了李敬,笑眯眯的模樣讓李敬摸不著頭腦。

等於謙進來後,覺得氣氛詭異,卻也沒遮掩,就說了來意。

「興和伯,近日金陵拿了幾個越境的百姓,下官覺得按律不妥,可上報之後,都說祖制不可動搖……」

這是求援來了。

李敬在想著方醒突然敲打自己的用意,費石卻知道這事,就說道:「南邊近些年對這些管束鬆了些,聽聞您要來,巡檢司都開始發力,一下就抓了不少。那些人大多是有案子在身,少數是百姓走親戚,或是去辦事。」

方醒沉吟道:「為何不肯去辦路引?」

費石苦笑道:「出遠門倒也罷了,可去走個親戚,探望個朋友,這些都得去報備辦路引,回來還得註銷,有那等懶的,看到近期查的不嚴,就心存僥倖。」

「路引……有些不妥。」方醒若有所思的說道。

呃……

這是祖制啊!

費石看了李敬一眼,只是驚訝,卻未曾有深沉之色,這才放心。

「對啊!」

于謙興奮的不行,覺得方醒果真是一代宗師,這眼光就是超脫。

「興和伯,下官就是這般想的,奏章都已經寫了。」

「太急了!」

方醒覺得于謙的性子說好聽點是雷厲風行,說難聽點就是心中存不住事,少了許多城府。

還是吃虧太少啊!

于謙拱手道:「下官知錯,可路引對大明來說確實是桎梏啊!」

李敬覺得于謙這貨就是個愣頭青,遲早會把自己作死。

路引施行多年了,朝中有眼光的大佬看不到利弊?就你于謙聰明,非要把事情拱起來。

「這事你還是看的小了,眼界不夠,氣魄不夠。」

方醒的話讓于謙驚訝歡喜的同時,也讓李敬和費石想告退。

方醒說道:「軍戶現在鬆動了,匠籍也在漸漸的推動,你明白了嗎?」

「下官明白了。」

于謙卻不見振奮,說道:「興和伯,有的戶籍卻不好取消。」

方醒沉默了一瞬。他如今越發的顯得深沉了,只是一個沉默,就讓于謙感受到了壓力。

壓力漸漸增加,于謙不知自己的看法為何讓方醒這般不高興,然後就想到了當年方醒給他看的書。

「憑什麼你能科舉做官,那些人就要一輩子吹拉彈唱,每日熬煮鹽鹵?」

方醒看了于謙一眼,眼神中全是失望。

「各自回去吧。」

方醒轉身進去,費石和李敬拱手相送。

邊上有家丁送客,李敬對於謙說道:「於大人這是想留下來吃飯?」

于謙在發獃,只是跟著他們出去。

一路回到自己的值房,于謙連午飯都沒吃,只是在發獃思考。

他在想所謂的戶籍的作用。

他知道戶籍在禁錮百姓的遷徙,可卻沒想過去徹底解決這個問題,這便是祖制的因素讓他覺得不可撼動。

他一直在發獃,下屬對他不熟悉,也沒人打擾他。

於是屋內漸漸悶熱,直至汗流浹背。

「.…..興和伯帶著人出去了,氣勢洶洶的,看那模樣是要動手啊!」

「金陵從此多事了,也不知道今日會死多少人。」

外面有人提到了方醒,于謙的眼珠子動了一下,然後起身開門。

他的臉上全是汗水,身上半濕,把外面的兩個小吏嚇了一跳。

他擦去糊住眼睛的汗水,然後找了馬,問了方醒去的方向,就追了過去。

「方醒出門了!」

黃儉也得了消息,急匆匆的趕到了現場。

城西的一戶士紳家外面,一隊軍士整齊列陣。

方醒站在前方,看著牆頭冒出的腦袋問道:「梁夢德家?」

牆頭上的腦袋猶豫了一下,然後滑了下去,緊接著裡面傳來了尖叫聲。

「老爺,老爺,興和伯來了……」

方醒愕然道:「這是以為本伯是來做客的嗎?」

周圍漸漸圍攏了不少人。

這裡的住戶以士紳居多,還有幾家是官員,所以那些圍觀的人中,大部分都衣著考究。

等看到是方醒後,有幾個男子悄然回去,再出現時,身上已經換成了布衣。

辛老七在方醒的身側注意到了這個變化,就低聲給方醒說了。

方醒搖搖頭,「這是知道敬畏,膽子是小了些,可好歹……還有挽救的餘地,就算是田地被清理了,也會去尋找出路,不錯。」

膽子小意味著沒有大的機緣,可在盛世,這等人卻會一家平安。

大門緩緩開了,一個赤腳的中年男子走出來,見到方醒就躬身道:「在下樑夢德,見過興和伯,請進家待茶。」

「不必了。」

方醒看著男子,冷冷的道:「十日前你從常州回來,本伯問你,路引呢?」

梁夢德看看左右,神色惶然。

方醒森然道:「本伯既然來了,你以為自己能蒙過去嗎?」

梁夢德淚水滑落,跪下道:「伯爺,在下只是去訪友啊!」

梁夢德雙手撐在地上,他身後的大門內,他的妻兒都慌了,小一些的那個孩子在嚎哭。

「這就是破家前的徵兆」

後面的不遠處,李敬和費石在看著這一幕。

費石沒有回應這個問題,李敬卻因為方醒先前的敲打有些急切,就想去幫個忙。

「東廠知道不少這等違禁之人,你說咱家去幫忙如何?」

費石冷哼一聲道:「伯爺行事無需旁人去指點,壞了大事,安綸可保不住你。」

安綸在街頭被方醒抽了一耳光的事早就傳到了南方,所以提到這個,連李敬都覺得喪氣。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85novel.coM手機版閱讀網址: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