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232章 方醒做事不會漫無目的

第2232章 方醒做事不會漫無目的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6-20 00:30 | 本章字數:2835

前方,梁夢德已經被嚇哭了。

一個中年男子在哭泣,這個場面怎麼都有些讓人頭痛。

方醒冷冷的道:「訪友訪友,為何不辦理路引?」

于謙到了,他下馬後就聽到了這句話,心中微微一動。

梁夢德抬頭,臉上被淚水和鼻涕糊了一臉,說道:「伯爺,在下只是……只是一時疏忽糊塗啊!」

士紳權貴違反路引的禁令時有發生,可大多不會被追究。

「禁令不只是百姓要遵守,連陛下在京城出個門都得要各處交代,你算是什麼?」

梁夢德喊道:「伯爺,在下……」

「拿下!」

方醒喝道,隨即兩名軍士過去。梁夢德也不敢掙扎,只是顫抖著被提起來,用哀求的目光看著方醒。

可方醒哪會徇私,他回身吩咐道:「此次查到違禁的三十餘人,全數拿下。」

「是,伯爺!」

軍士們的齊聲應諾讓在場的人心中一驚,想起了方醒上次在金陵拿人的事,擔心這只是一個開始。

是的,這只是一個開始!

方醒令麾下在金陵城中拿了三十餘人,李秀得知後暗自叫苦,而六部官員得知是違禁之後,也是納悶不已。

這等小事方醒居然也管?

這真的不算是什麼事,每年都有,南北都有。

所以方醒到了金陵的第一步就讓人摸不到跟腳。

李秀想起了于謙說的事,卻覺得不大可能,方醒不會為了這等事去攪亂目前的大局。

目前的大局是什麼?

就是北方的清理!

除非南方也開始清理,否則方醒就沒有動手的動機。

於是有人安心,文會繼續開,酒照樣喝,女人照樣玩。

可有人卻認為方醒這是在挑事。

「他在挑事,只要有人被挑動去鬧騰,他就會藉機行事,老師,別忘了河間府啊!」

書房裡,小爐子上的小壺在沸騰,可黃儉卻顧不上了。

他顯得有些亢奮,鼻尖上有幾點汗珠。

汪元指指茶壺,見黃儉還沒反應,就自己把茶壺拎下來,然後沖泡。

茶葉在開水的衝擊下浮沉著,並開始漸漸變色,賞心悅目。

「老師,我敢打賭,方醒是在守株待兔,他一心想削弱了名教,然後他的科學趁機而起,老師,這是心胸險惡啊!」

「那些人被嚇住了,剛下我去看了,那些人躲在家裡瑟瑟發抖,就怕被方醒給盯上……」

「沒錯怕什麼?」

汪元喝了一口茶,滿意的點點頭。

黃儉這才注意到自己的失誤,他坐下後,有些沮喪的道:「老師,這人太可怕了。」

汪元放下茶杯,看了一眼開始融化的冰盆,淡淡的道:「慌什麼?路引本就是祖制,他若是要去弄,那便是不討好,所以我認為他這是在試探,就如同下棋里的試探,看看對手的應對,然後再做打算。」

黃儉沉默著,神色漸漸冷靜。

汪元看了他一眼,說道:「行事如棋,試應手看似聰明,可在此時卻是無謀之舉。不應他,從別的地方下一步棋就是了,他的試應手自然就成了廢棋……廢了一步,那便是落後啊!」

黃儉獃獃的點點頭,汪元嘆道:「我說了怕什麼!就算是被抓了,你不承認就是了。當初就是你堂弟去辦的事,和你有何關係?自亂陣腳。」

黃儉只覺得心中不安,稍後就出了汪家,然後去了一家酒樓。

這家酒樓他經常來,雖然還不到吃飯的時間,夥計依舊帶他去二樓。

「今日真是奇怪了,大堂都坐滿了。」

夥計覺得奇怪,汪元的目光掃過,卻發現大多是士紳,就說道:「今日我在下面坐。」

夥計也沒奇怪,只是尋找了一下,然後指指裡面說道:「今日趙老爺他們也是在下面坐,您請。」

黃儉被帶到那一桌,幾個男子見他後,其中一個起身笑道:「你倒是難得這個時候來,快快坐下,夥計來一副碗筷,換菜換菜。」

黃儉謙虛幾句,知道這位好友不差這點錢,就笑納了。

這人叫做趙智,和黃儉算是一起考過試的朋友,後來喝過幾次酒,這便是朋友了。

他換了個位置,坐在黃儉的身邊,指指前方的幾桌人說道:「這些年輕人很是熱血啊!都在聲討那個奸佞。」

前方几桌都是年輕人,其中一人站著,慷慨激昂的說道:「.…..陛下令他來此監造海船,可他卻伸手抓人,這是什麼?這是多事,這是挑釁!」

這人說的話在黃儉看來太嫩,沒有半點依據。

「.…..他對儒學恨之入骨,而南方卻是名教興旺之地……」

蠢貨!

黃儉聽到這裡時,已經在心中給這個年輕人判了流放。

他舉杯和趙智虛碰一下,然後喝了一口,就聽到外面有人奔跑的腳步聲。

腳步聲就像是城中突然遭遇了亂兵洗劫般的倉皇!

黃儉放下酒杯,就看到大門外跑進來一個讀書人。

他雙手撐在大腿上喘息著,然後抬頭道:「那人……那人拿了彭大人的侄子!」

一瞬的寂靜之後,有人起身問道:「哪個彭大人?」

來報信的讀書人罵道:「蠢貨!當然是兵部尚書彭大人!」

大堂里一陣驚嘆聲,黃儉心中歡喜,就板著臉道:「那人莫不是要再清洗一次南方官場?」

趙智面色凝重的道:「怕是會啊!」

黃儉嘆息道:「你家中的堂兄可是……」

趙智打個哈哈道:「我那堂兄為官倒是謹慎,想來無礙。」

兩人相對微笑,笑意淡淡的。

非常時刻,誰都不敢暴露自己的弱點。

大堂里頓時一陣喧嘩,有人急匆匆的起身結賬,然後惶然離去。

「彭大人的那位侄子可喜歡出去玩耍,居然也被抓了嗎?」

黃儉聽到這些話,他急匆匆的和趙智等人告別,回到了汪家。

汪元在看著漸漸西斜的太陽,神色冷漠。

聽到腳步聲後,他偏頭看了一眼,冷冷的道:「你喝了酒,還是說你需要酒來讓自己得到安寧。」

「老師,彭元叔的侄子被方醒給拿了。」

黃儉歡喜的說道:「彭元叔的性子火爆,這下可有好戲看了。」

汪元冷冷的看著他,尖刻的道:「你越發的蠢了,我在懷疑當年是怎麼會看重你。」

黃儉茫然,覺得羞辱。

來問晚飯是否送來的僕役看到汪元的眼神後就躲了回去。

這個時候的汪元六親不認!

汪元嗤笑道:「方醒做事何曾這般漫無目的?」

黃儉細細回想起方醒在金陵的幾次行動,最慘烈的一次就是兌換寶鈔。

那時候的金陵幾乎接近崩潰,六部無法掌控局面。

就在這萬分危急的時刻,方醒率軍登岸,一舉壓下了即將爆發的局勢。

「想通了嗎?」

汪元起身走了幾步,嘆道:「你進門前來的消息,彭元叔去找了方醒。」

黃儉心中一喜,說道:「老師,可是去交涉的嗎?」

「對。」

汪元回身,反問道:「你覺得彭元叔此行是什麼結果?」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85novel.coM手機版閱讀網址: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