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233章 坑叔的彭公子

第2233章 坑叔的彭公子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6-20 13:31 | 本章字數:2772

「興和伯,下官管束不嚴,家侄違禁,還請念在下官多年勤勉的份上,網開一面。」

彭元叔的到來讓方醒有些喟嘆,他遺憾的道:「這是律法,但是法不外人情,你有說這個人情的資本。」

彭元叔面露微笑,方醒把最後一絲挽救的想法拋開,淡然道:「回去吧。」

這態度變得太快,彭元叔猛地想起方醒當年整治趙王的事,身體就軟了一下,然後強笑道:「興和伯,下官……這個侄子從小就在下官的身邊長大,下官待他如親子,難免溺愛了些……」

方醒不再解釋,王賀在邊上指指門外,然後帶著彭元叔出去。

一直出了大門,彭元叔才拱手道:「本官多有得罪,只是興和伯……還請王公公指點,感激不盡。」

王賀看著他欲言又止,彭元叔一咬牙,就去摸袖子。

「別!咱家不受賄!」

王賀退後一步,就在彭元叔在判斷這話的真偽時,王賀糾結的道:「罷了,你彭大人還算是直爽,咱家就直說了吧。」

彭元叔拱手低頭。

王賀遺憾的道:「彭大人,前途無亮啊!」

王賀拱拱手進去了,留下個彭元叔在門口發獃。

前途無亮……

王賀不會譏諷他,也就是說,他彭元叔真的會前途無亮。

不,是在今天之後前途無亮。

他想起了先前方醒的話,瞬間面色慘白。

——回去吧!

那帶著些遺憾和厭惡的眼神……

這分明就是厭棄了自己啊!

方醒下來肯定是要和京城聯絡不斷,他一份奏章上去,皇帝那邊自然會在彭元叔的名字下面用硃筆畫一條線。

一條『此人不可重用』的線!

他的身體一軟,跌跌撞撞的退後,最後靠在了圍牆上。

「誤了,誤了啊!」

彭元叔起碼二十多年沒流過淚了,可此刻他再也壓抑不住,淚水奪眶而出。

仕途沒指望了啊!

……

「彭元叔可惜了。」

王賀回到書房裡,方醒就說了自己的想法:「張本畢竟年邁,陛下本想考察彭元叔,本伯此行就帶著觀察他的意思,誰知道卻歪打正著,把他卷了進來,可笑可嘆!」

王賀有些不忍,「剛才他在外面哭,無聲無息的哭。」

「盯著各地。」

方醒打斷了這個話題。

「咱家知道。」

王賀不滿的道:「彭元叔好歹算是個能幹的,就為了這個廢了前程,興和伯,是不是太輕率了?」

方醒無奈的道:「北平的兵部尚書不但要掌兵部,還得要和武勛們平衡,彭元叔今日能為了自己的侄子求私情,明日若是他的那個侄子被人扣了呢?然後讓他謀逆,他做不做?」

「肯定不會做。」

王賀笑道:「那是他侄子,不是他兒子,他傻了不成?」

方醒淡淡的道:「可坐在那個位子上,就是不能犯這種錯。一次錯,君王就會睡不著!」

……

就在離方醒這邊不遠的一個院子里,三十餘人被關押在裡面。

「不是我吹牛,家叔兵部尚書,興和伯這個面子是要給的,否則誰會和他親近?你們說是不是?」

說是關押,可卻沒上綁,也沒關進屋子裡不給出來,連看守都是在大門外,隨便他們在裡面鬧騰。

一個年輕人在院子里踱步,看著頗為得意。

周圍站著不少人,台階上坐著不少人,大家都茫然的看著,聽著。

年輕人負手而立,皺眉看著牆頭,有些不滿的道:「按理家叔應當到了呀!為何沒人來放我出去?」

坐在台階上的一個短須男子冷笑一下,然後笑著問道:「彭公子是為何犯禁?有彭大人在,弄路引就是派個人去的事啊!」

周圍的人都笑了起來,卻是壞笑。

年輕人乾咳一聲道:「不過是去訪友罷了。」

這時屋裡有人喊道:「不是去寧國府找那個美人嗎?那美人一夜可得要五貫錢,彭公子好大的手筆!」

彭公子面色有些難看,喝道:「胡言亂語,等我出去後,自然有你家的好看。」

裡面的那人卻不怕,只是冷笑道:「雖然不知興和伯為何要抓我等,可你彭公子卻不該,這便是要殺雞儆猴,彭公子,你一進來,以後尊叔但凡有陞官的機會,那些言官和對頭自然會用今日之事來彈劾他。你跟在尊叔的身邊讀書,這便是尊叔的言傳身教啊!哈哈哈哈!尊叔此刻大概是想要活剝了你吧!」

彭公子想了想,茫然的看著四處。

那些人沒有憐憫,有人在幸災樂禍的笑,有人在唏噓……

……

「下官錯了。」

「你錯了什麼?」

「下官以前覺得百姓就該安於本業。」

「如今呢?」

「就和路引一般,限定了百姓的戶籍,那就是無形的路引,下官錯了。」

……

于謙有些忐忑,他和方醒的關係有些複雜,從他到方家莊開始,方醒就在潛移默化的影響著他,就像是發現了一塊璞玉。

「你……民為重,多少朝代不是百姓活不下去了,這才揭竿而起,然後外敵趁機入侵。」

方醒審視著于謙,緩緩的說道:「太祖高皇帝當初定下各類戶籍以及路引,那是因為當時反對者甚多,大明並不安穩。等到後來,太祖高皇帝覺得這樣也不錯,民間安穩,於是就一路承襲過來。」

「可時移世易,如今大明發展的勢頭不錯,而我一直在想著怎麼消解了戶籍的隔閡……你……能看到路引的桎梏就不錯了,是我過於苛刻,罷了。」

「興和伯,下官慚愧!」

于謙躬身,方醒伸手去扶,王賀在邊上笑道:「罷了罷了,咱家怎麼看著都像是將相和,興和伯,於大人已經很不錯了。」

……

彭元叔的失態被許多人都看到了,於是南京兵部將會換一個尚書的謠言開始甚囂塵上。

方醒對此並未干涉,他依舊是隔三差五的去造船廠看看。

「興和伯,看看那個。」

洪保帶著方醒去了下游更寬闊的地方,十餘艘戰船正停靠在那裡。

「本伯就等著他們了。」

隨後方醒上船去慰問了那些剛回來的將士,並詢問了關於瀛洲的事。

瀛洲目前算是融合度比較高的地區,土豆的輸入讓瀛洲百姓生平第一次可以敞開吃飯,於是北平城中的大明皇帝也第一次出現在他們的口中。

「都說陛下仁慈,如今的日子好的不行。」

「興和伯,要不去瀛洲看看?」

「不去了。」

方醒搖搖頭,拍拍船舷,說道:「去了又如何?當年的硝煙早已散盡……斯波家族幾次想遷居內地,都被我卡住了……」

斯波家族在瀛洲攻伐中首鼠兩端,不過最後還是保住了家族的大半,在瀛洲算是貴族階層。

洪保好奇的問道:「興和伯,斯波家的事……可後悔了嗎?」

「嗯?」

方醒微微側臉看著他,神色淡然的道:「我是大明的興和伯,後悔什麼?」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