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236章 這是綁架

第2236章 這是綁架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6-21 13:08 | 本章字數:2693

今年的秋季格外的冷,老人們說這是要動刀兵的跡象,叫家裡人沒事少出門。

紫禁城中也冷,太陽彷彿失去了溫度,徒然耀眼。

從方醒南下開始,宮中就多了肅殺。

北方的整頓清理正如火如荼的進行著,皇帝在監控著進程,百官幾乎沒有能置身事外的。

宮中緊張,但和皇帝的女人和孩子無關。

太后終於去看了一眼那個小名叫做『玉哥』的孩子,孫氏感激零涕。

沒有祖母的關注,玉哥一輩子都將背負著『被長輩厭棄』的名聲。

於是宮中關於玉哥的議論終於是消停了許多,至少不會是一個靠著皇帝才能站住腳跟的皇子。

而皇后卻繼續在過著自己的日子,恍如與世無爭。

「母后,弟弟吐口水!」

坤寧宮中,端端穿著漂亮的小裙子跑進了房間里,然後趴在做衣服的胡善祥的腿上喘息著道:「母后,弟弟不乖。」

胡善祥放下小衣服,摸摸她的後背,嗔道:「你又去逗弄你弟弟了。」

她眉眼含笑的抬頭問道:「玉米呢?」

門邊有宮女答道:「娘娘,殿下在外面學步,走的可好了。」

胡善祥覺得有些眼花,就揉了揉,說道:「三歲了,也該能走了。」

端端在她的腿上側臉問道:「母后,我幾歲會走的?」

胡善祥笑道:「比你弟弟早。」

端端一下就得意了,然後又跑出去,說是教玉米學步。

等她走後,怡安就進來了。

「娘娘,那邊做了一道點心送去了寧壽宮。」

胡善祥微笑道:「前幾日無憂進宮和端端在母后那裡玩耍,說是年歲上來的人要少吃點心,免得身子不好,也不知道是哪來的道理。」

怡安有些意外胡善祥的反應,猶豫了一下,就放棄了勸說她也跟進的想法。

「北邊最近有些鬧騰,陛下那邊煩心事不少……」

「本宮知道了,少拿別的事去煩他。」

「金陵有人快馬通報,興和伯在那邊拿了不少人,說是沒路引遠行的,全是……士紳。」

怡安的通報就到這了,再下去就是干政。

胡善祥拿針在自己茂密的秀髮中插了幾下,然後說道:「記得當年還在家時,家父有時候要出門也是煩心路引。只是……」

怡安重重的道:「這是祖制!興和伯怕是孟浪了。」

胡善祥堅定的道:「興和伯肯定和陛下有溝通,這不是孟浪,一定不是!」

……

「陛下,路引一旦取消,百姓自由遷徙,那……臣不敢想那混亂的景象。」

「陛下……」

金幼孜覺得方醒天生就是能折騰的,而且膽子特別大。幸而是文皇帝寵信他,他要是生在洪武朝的話,金幼孜覺得掉腦袋都是輕的。

「路引乃是祖制。」

作為首輔,死守祖制自然是不行的,也是呆板和無恥的。所以楊榮在沉默。

所以金幼孜繼續說道:「沒了路引,各地客戶比主戶還多,怎麼查戶籍?案子必然增多,各地疲於奔命,亂套了,肯定亂套了。」

幾位輔政學士都面露贊同之色,覺得這個建議真的是在信口開河。

至於扯上祖制,在輔政學士這個級別還扯這個,皇帝肯定會記在小本子上,下次就收拾你。

祖制從來都不是理由,唯一的理由就是利益牽扯。

楊溥的面色有些鐵青,說道:「陛下,興和伯這是胡鬧,由著自己的性子來,國朝多年,臣從未見過這般……跋扈的臣子。」

楊溥從詔獄出來後,哪怕是被安排在帝王身邊,可卻沉默寡言,即便是君王垂詢,必定也是穩重為先,所以得了文皇帝的稱讚,說他乃是謀國之臣。

謀國之臣,幾乎和託孤重臣一個意思。

所以從此沉默寡言的楊溥就成了百官暗自揣摩的對象。

從前年開始,他的沉默漸漸在變化。

有心人統計過,他的變化主要是針對皇帝和方醒,而具體些就是那些革新。

這是一個保守派,如同史上的那些保守派一般,他總是不喜歡過多的改動。

這樣的日子不錯,我們還是享受生活吧。

這就是保守派的宣言。

可朝堂上不可能只有革新派,各種聲音必須都得有。

當朝堂之上都是一個想法時,大明就危險了!

所以朱瞻基把那些反對者留在朝堂上,他需要這些人來警醒自己。

而方醒顯然也深諳這個道理,從沒見他倒過誰。

不,他倒過,朱瞻基記得他處心積慮的倒過紀綱。

楊士奇皺眉道:「跋扈談不上,起因本官也知道,那些被拿了的百姓並無情弊,只是疏忽了,或是僥倖了。只是為了這個就受刑,甚至是流放,興和伯大抵是不忍吧,所以才上了奏章。」

楊榮出班道:「正是如此,興和伯想必是不忍,陛下,臣以為既然是無心,可否網開一面……」

朱瞻基面無表情的道:「此事從長計議,你等不必緩頰。」

楊榮和楊士奇尷尬的回班。

他們想把這事打混過去,可皇帝卻明察秋毫,尷尬啊!

朱瞻基仔細看著奏章,再次抬頭時,神色已經變得從容起來。

「興和伯說路引於大明初期是臂助,到了現在,路引已經成了禁錮,把百姓限制在一地的同時,也把大明的發展定在了一個高度,再也無法寸進的高度。」

朱瞻基的眉心微微皺起,問道:「諸卿以為如何?」

「確實是這樣。」

楊榮第一句話就在為方醒站台,後面一陣冷颼颼的眼神。

可楊士奇也跟著出班道:「陛下,前宋可是沒有路引,百姓遷徙順暢,雖然官府麻煩了些,可前宋的商業蓬勃,前所未有。」

他看了一眼群臣,堅定的道:「臣深知路引對百姓的禁錮,包括臣的家人也在其中,出個門都得去報備辦路引,回來還得消了,陛下,臣附議。」

楊士奇居然贊同取消路引?

這下連楊榮都有些吃驚了,至於其他人自然更是瞠目結舌,楊士奇見狀就說道:「臣的侄子上月就差點被抓,他說沒百里,可巡檢司的人說超了,兩邊爭執,最後臣的侄子就報了臣的名號,這才得以脫身。陛下,連臣都覺得是禁錮,百姓如何?」

「楊大人誇大了。」

「就是,沒了路引,敢問那些百姓湧入城市,如何應對?」

「前宋不禁止,百姓到處遷徙,多少禍事都在其中?」

楊士奇回身道:「可前宋以一隅而扛強敵,全賴的就是商業。」

楊士奇瘋了!

群臣都不想和這個有名的老實人爭執,只是避開他,說著路引的好處,以及取消路引後的壞處。

朱瞻基不置可否的道:「此事諸卿好生思量,金陵那邊抓了不少違禁的……士紳。」

卧槽!

這是綁架啊!8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