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242章 被騙的方醒

第2242章 被騙的方醒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6-23 14:10 | 本章字數:2711

遠處有人慘叫,還有吆喝責罵的聲音。

火把漸漸的往這邊靠攏,加上邊上的大火堆,把現場照的纖毫畢現。

「伯爺,下官只是想釣魚,對,下官最喜歡喝鮮魚做的魚湯……」

陳金竟然漸漸的鎮定了下來,方醒不禁贊道:「果真是有名將風采,本伯不如也!」

陳金涎著臉道:「伯爺過獎了,下官……嗷!」

方醒收刀,然後閃電般的用刀身在陳金的臉上抽一下。

陳金的臉上迅速多了一道傷痕,然後迅速腫脹。

「你是誰的人?」

方醒緩緩把長刀逼近陳金的咽喉。

陳金停止了慘叫,捂著臉喊道:「魏國公府,下官是魏國公的人!」

方醒的長刀停在他的咽喉前,冷冷的道:「別以為魏國公府沒落了,就可以任由你等潑髒水!」

陳金咽喉處的肌膚被冰冷而鋒利的刀尖激起了雞皮疙瘩,他的腦袋微微後仰了些,說道:「下官不敢撒謊,否則死後永墜地獄!」

方醒的眼神微動,退後一步說道:「你若是撒謊,這世上無人能保住你。」

陳金鬆了一口氣,想起了方醒和定國公徐景昌交好,不禁狂喜,卻有些懊悔剛才說的話被那麼多人聽到,擔心方醒會不得不嚴厲處置自己。

「去魏國公府!」

方醒把現場交給了傅顯和王賀,自己帶著人就進了城。

今夜的金陵城幾乎是一城噤聲。

方醒再次出手,拿下的人雖然不多,但都是抄家。這是大罪的象徵,也是流放的象徵。

方醒叫開了城門,李秀已經在裡面等著了。

「興和伯,抓到了嗎?」

方醒出城前說是要有海寇登岸的消息,所以李秀一直在盯著城防。

方醒點點頭,看了一眼戒備森嚴的城頭後,滿意的道:「再堅持一個時辰,等押解人犯進城後,今夜就無事了。」

李秀鬆了一口氣,就堅持在城門處守著,卻不知道城中的守將早就得了消息,今夜只是捉拿人犯而已,屁事沒有。

方醒一路到了魏國公府外,家丁敲門,裡面罵罵咧咧的來開門,等看到門外是方醒時,開門的僕役竟然直接被嚇暈了過去。

「叫徐顯義來!」

方醒皺眉看著那暈倒的僕役,覺得這個魏國公府真的是夠詭異的。

跟來的護衛也被嚇到了,只是還能保持清醒,就急匆匆的進去叫人。

大晚上的方醒居然來找人,這是什麼意思?

徐顯義得了消息就叫人進內院去通報女眷,他自己帶著幾個護衛,提著燈籠就來見方醒。

他是幫襯,但徐家的女眷,包括北京的定國公徐景昌都說了,只要魏國公府度過這個難關,以後徐顯義這一支就可以在兩京橫著走。

想到橫著走,徐顯義不禁暗自苦笑。

皇帝的心思勛戚們大多知道,就是不滿,覺得勛戚們都是混爵祿的,順帶還禍害一把百姓。

所以徐顯義只求等到徐顯宗成熟後就搬回家去,然後憑著兩府的看顧和給的錢鈔,好生培養下一代。

「勛戚難過啊!」

一聲嘆息之後,徐顯義加快了腳步,一進前廳就拱手道:「興和伯是稀客,還請直言。」

別寒暄,這是女眷那邊派人追來告訴他的接待要訣。

方醒這等人無事不會來魏國公府,所以直接些,他反而會欣賞。

方醒果然面色稍霽,然後問道:「陳金你可認識?」

徐顯義沒有思考,說道:「這人在下不知,請興和伯明示。」

方醒盯著他的眼睛,見他不躲閃,這才說道:「此人乃是軍中的指揮僉事,他說自己是魏國公府的人,去問問。」

這算是暫時相信了他的話,徐顯義馬上叫人去找了老管家來。

老管家滿臉通紅的被架著來了,一張嘴就是酒氣。

「陳金?伯爺,那胖子當年確實是走過府上的路子,只是後來先國公爺不理世事了之後,府上和他就再也沒了往來。」

「真的沒有?」

方醒冷冷的道:「說錯了,記錯了,那可是殺頭的…….買賣。」

老管家也算是見多識廣,可依舊被方醒冷颼颼的話給嚇住了,下意識的說道:「伯爺,他可是謀逆了?」

徐顯義再也忍不得了,低喝道:「興和伯問話,問什麼答什麼。」

老管家這才想起眼前這位伯爺可是連徐景昌都壓不住的,急忙站直了身體,打個酒嗝說道:「就十多年前吧,那陳金開始還在過年時來過兩次,後來見先國公爺不搭理,就再也沒來過了。」

方醒盯著他問道:「可有錯謬?」

老管家老老實實地道:「伯爺,小的不敢撒謊。」

能讓方醒大晚上來問話的人事,那幾乎可以和謀逆掛上半個鉤了。

方醒點點頭,徐顯義心中一緊,就問道:「興和伯,府上可是有礙?」

方醒起身道:「當年陳金必然是借了魏國公府的勢,這才能一路高升,所以牽連肯定是會有些的。」

「興和伯,魏國公府懇請相助。」

徐顯義躬身懇求,老管家已經有些怕了,畢竟現在的魏國公府算是落難的鳳凰,還不如秦淮河上的一個名妓。

這話有些誇張,但卻說明了魏國公府現在的窘境。

皇帝冷落,以前的老關係也就是過年的時候走走禮,基本上都冷了。

方醒急著要去訊問陳金,就簡短的給了個答案:「以前是以前,陛下是要看現在和以後,所以謹守本分最好。」

等方醒走了之後,徐顯義叫人把方醒的話轉達給了女眷,稍後有人出來給了意見。

「.…興和伯和定國公是老交情,不管怎麼著,只要咱們府上不貪婪,手別亂伸……府上的規矩還是要盯緊些,老管家今夜輪值,卻飲酒誤事,已經在受罰了。」

徐顯義知道了意思,等人走後,就和兩個魏國公府養著的幕僚說道:「看來定國公還是要幫扶親戚的,如此府上就高枕無憂了。」

一個幕僚說道:「定國公經常被敲打,就像是御用的出氣筒,咱們府上好在是收了,只是關門度日罷了,所以才免了這些煩憂。」

另一個也是心滿意足的道:「看興和伯的意思,分明就是對府上有些眷顧之意,否則以他的聖眷,只需一份彈章,咱們府上就得焦頭爛額。」

「他不是那等人。」

徐顯義說道:「北方在清理,造反的都出了好些,全是士紳。可南方的士紳更多,勢力更大,興和伯來金陵就是震懾的,這時候誰敢鬧事,一刀就剁了。」

「哎!陳金可是軍中的人,他被抓,就怕南方不安寧了。」

……

「這是本伯第一次被人給騙了。」

臨時駐地的一個房間被開闢成了刑房,陳金被綁在柱子上,見方醒進來只是笑。

「伯爺,下官說的句句是實,當著魏國公的面,下官也敢這般說,絕無半句虛言。若有,天打五雷轟!」

1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