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243章 拿人(祝賀教主家的小子金榜

第2243章 拿人(祝賀教主家的小子金榜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6-24 06:27 | 本章字數:2775

陳金在微笑,方醒也在微笑。

「本伯已經有了判斷。」

方醒覺得這等事兒真的讓人唏噓,「你死咬著魏國公府不放,不過是因為你知道本伯和定國公交好,想藉此減輕罪責……蠢貨,愚不可及!」

「你這般說,只能證明你倚仗的那人保不住你,職位低微。」

方醒摸摸陳金的頭頂,遺憾的道:「主動交代就能減輕責罰,可你卻放棄了這個機會,來人。」

方醒轉身,門外進來幾個人。

「動刑!」

方醒出了房間,深吸一口氣,肺腑清爽。

「此事要馬上著手……」

……

黎明再次降臨,金陵城城門大開。

那些進出城的百姓都看到了比往常多出幾倍的軍士,而且還是全副武裝,連弓箭手都在上面待命。

這是要出事啊!

於是出城的加快速度,進城的也只想辦完事就趕緊回家。

于謙帶著不少衙役在府衙前待命,看著那些軍士進進出出的,總覺得有些違和。

「大人,以前那些武人可沒這麼風光過。」

一個下官有些不滿,于謙這才想起自己的違和來自於何處。

「拿人!大人有令,拿人!」

一個官員拿著一張紙衝出了府衙,然後把紙遞給於謙,說道:「大人有令,按照名單拿人,帶著刀槍弓箭,敢反抗的,直接出手,有事大人兜著。」

于謙問道:「錦衣衛和東廠的人呢?」

這事兒得分清楚,如果東廠和錦衣衛的人要去爭功,那麼于謙得要一個態度。

那官員是李秀的心腹,他笑道:「不必擔心,東廠和錦衣衛顧不上去抄家了。」

于謙的眼中一亮,問道:「他們去拿誰?」

那官員笑吟吟的道:「你不是和興和伯關係密切嗎?他沒告訴你?」

于謙馬上板著臉,拱手道:「本官孟浪了,多謝。」

那官員話一出口就有些後悔,卻在眾人的面前不肯低頭。

興和伯就在金陵,要是于謙去告一狀……李秀可不會為了保他和方醒對峙。

…….

而就在城中的一座營地外,方醒正扶刀而立,身邊站著一排人,身後更是陣列如林。

「襄城伯還沒來嗎?」

王賀站在他的左邊,回頭看了一眼道:「沒來,先前已經讓人去叫他了,只是他最近有些傷風,在家休養,估摸著得遲點。」

方醒點點頭,見營地里出來了一群將領,就吩咐道:「本伯不與他們交涉,拿著名單過去,叫他們拿人出來,膽敢遲疑…….」

「誰去?」

王賀躍躍欲試的問道。

方醒見打頭的將領面色沉凝,並無惶然之色,就說道:「林群安去,交涉清楚。」

太監去的話有些壓人的意思,而且有些不大尊重人。

我是武人,你拿太監來和我交涉,這是什麼意思?

林群安領命而去,方醒對王賀說道:「不是鄙視你,只是武人之間,自然要用武人去說話。」

王賀悻悻的道:「咱家知道,不就是刑餘之人上不得檯面嘛!」

方醒皺眉道:「我說你這性子可越發的像是女人般的尖刻了啊!小心你兒子跟著學了去。」

王賀果然就有些緊張起來,然後摸著自己的咽喉問道:「興和伯,咱家果真是尖刻了嗎?」

方醒知道他對那個孩子的看重,也不忍心騙他,就說道:「是有些,不過你可以想想鄭和、洪保他們,那些人行事大氣……」

前方的林群安已經迎上了那些人,他拱手道:「楊大人,下官聚寶山衛指揮使林群安。」

那個面色沉凝的將領就是此處的都指揮使楊貴,他比林群安的官銜和職位高出一截,卻不傲慢,也不敢傲慢。

林群安多年來戰功赫赫,現在不動,但想想大明現在才幾個火器衛所就知道這個指揮使的含金量了。

以後弄不好直接就能從指揮使的位置上飛升到五軍都督府去,那才是一飛衝天啊!

「見過林大人,伯爺在那邊,本官可要去拜見……」

方醒擺明不想摻和襄城伯李隆的事,所以楊貴只是套路的問問。

「楊大人,伯爺有令,這些人都有問題,必須馬上拿下,然後交給我部。」

林群安把名冊遞過去,楊貴沒有遲疑,而且還沉聲道:「你等退後。」

林群安讚賞的看著楊貴獨自在查看這份名冊,覺得這人很穩。

楊貴看完名冊後,抬頭問道:「請恕本官失禮,襄城伯那邊……」

他隸屬於李隆的麾下,若是輕易就被方醒指揮動了,那他這個都指揮使真是一文不值。

林群安小心翼翼的把一直拿著的大信封打開,取出裡面的旨意。

「無需接旨!」

林群安給楊貴看了一眼聖旨,楊貴馬上拱手道:「請稍待,本官馬上進去處置。」

林群安回來複命,正好看到打馬而來的一群騎兵。

「伯爺,襄城伯來了。」

方醒沒有回頭,而李隆也下馬急匆匆的走來。

「見過興和伯。」

李隆的面色有些發白,而且說話有痰音。

方醒拱手肅然道:「襄城伯,這裡是金陵。」

李隆愕然道:「是,這裡是金陵。」

方醒是皇帝的代表,他說的話必須是要在腦子裡過幾道的,所以李隆也在揣摩著這話的意思。

難道是說我有虧職守?

「金陵控南方,北方此刻在清理投獻,數度烽煙,若是南方再傳警訊……」

李隆面對方醒的逼視問道:「敢問興和伯,是何人?」

方醒說道:「陳金謀逆,供出了不少人。」

李隆懂了,面色多了艷紅,然後咳嗽了幾下,說道:「李某回頭就上奏章請罪,此刻興和伯可有交代?」

作為皇帝的特使,如果方醒認為李隆有嫌疑,那麼他可以召集金陵文武議事,然後把李隆軟禁起來,等待北平的旨意。

方醒看著他,良久才說道:「此事乃是軍中的陋習,而且……和那位駙馬有關係。」

「沐昕?」

李隆鬆了一口氣,方醒說道:「對,那陳金早年是魏國公府的門下走狗,後來老魏國公不理事,關係就斷了,他倒是會鑽營,竟然又去攀附沐昕,一路陞官。」

李隆喜歡讀書,而且對文人文官很是客氣和尊重,所以一聽和自己無關之後,就儒雅自現。

「沐駙馬……已經閑賦在家許久了。」

沐昕就是上次被方醒揪出來,然後被削了統兵權。

如果把陳金的事算在他的頭上,這就是破鼓萬人捶了,外面會有些不好的風評。

方醒木然的道:「那是朝中的事。」

這時營地里傳來了吵嚷聲,然後有人在慘叫。

李隆嘆息道:「此事既然是李某的手尾,那李某去解決吧。」

方醒不置可否的點點頭。

李隆同樣是爵二代,不過他襲爵較早,然後跟著朱棣征伐多次,算是宿將。

李隆進去之後,裡面很快就消停了,只是有人在喊冤,然後一路被帶了出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