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253章 這是來自於皇帝的反擊

第2253章 這是來自於皇帝的反擊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6-27 02:55 | 本章字數:2753

李隆不想插手,可最終還是沒忍住問道:「興和伯,可有陛下的旨意?」

殺人,當街斬首,沒有皇帝的旨意,除非是緊急時刻,不殺就會出大事。

否則你這是在逾越,事後地方官和金陵的都查院能把你彈劾成一個未來的藩鎮。

方醒沒搭理他,武川回身,大步走到那些人犯的前方,說道:「里外勾結,盜取軍中兵器,並意圖謀反,陛下令興和伯有隨機處斷之權……」

他側身看向方醒。

「興和伯……」

李隆聽到意圖謀反時就有些慌亂了,他想緩和一些和方醒的關係,更憤怒於方醒把這一切都藏的死死的。

方醒微微頷首,說道:「罪大惡極,不殺不足以警示那些心懷叵測的地老鼠,斬!」

「伯爺饒命,嗚嗚嗚!」

那些軍士熟練的用東西堵住了人犯的嘴,然後一人在邊上盯著,一人拔刀。

沒有人敢動。

這是一個奇怪的現象,明知道被斬首,那些人犯卻跪在那裡一動不動。

「知道嗎?他們真是想謀逆。」

方醒想起了自己當時得到這個消息後的驚訝,真的覺得好笑,並有些可悲。

「本伯……李某和他們不熟……」

方醒微笑道:「本伯當時得知他們竟然收集兵器,準備等待時機在金陵起事時,差點被嚇傻了,差點啊!」

李隆的好面色也消散了,臉上只剩下了蒼白。

「從第一次賣兵器之後,他們就沒了回頭路,本伯一來他們就慌了,想鋌而走險,可沒想到本伯卻先一步動手……可本伯很不解,襄城伯說說?」

方醒看了李隆一眼,說道:「軍中的兵器少了這麼多,為何沒有仔細追查?居然任由他們用損壞的名頭報廢了。」

「興和伯,李某不知啊!」

那邊已經開始準備行刑了,周圍鴉雀無聲。幾個人犯都失禁了,屎尿橫流,臭氣熏天。

「文恬武嬉!」

方醒的話裡帶著危險:「早就敲打過了,武人是武人,若是想做文人,那就自己去了爵位,自己請辭,可你們依舊在首鼠兩端,怕這怕那,哪像是血氣之勇的武人?更像是那些做買賣的商賈!」

「斬!」

那邊武川喊了一聲,十餘把長刀揮動。

鮮血飆射中,方醒說道:「別把陛下當做是傻子,否則你們會成為最傻的傻子。」

他上馬離去,李隆呆立原地,身後的家丁這才有機會湊過來。

「老爺,奏章還走不走?時辰差不多了,再晚就只能等明日了。」

李隆呆立在那裡,喃喃的道:「士紳……文人……說到底還是站隊,陛下要清理投獻,這便是要整治文人,這時候誰站在文人的那一邊,誰就是傻子……我就是傻子。」

……

「李隆以為認個錯就沒事了,以後依舊還能左右逢源,真當陛下是傻子呢!」

方醒一路來到軍營前,今日西寧侯宋琥一直在營中鎮壓,非常的知趣。

「興和伯,如何了?」

宋琥知道這是自己的機會,所以這幾日把金陵的軍隊幾乎翻了個個,查出不少問題來。

營地里,操練中的陣列喊聲陣陣。

宋琥看著刀槍閃爍,心中有些自得,更有些小算盤。

方醒也在看著操練,不時點點頭,好似很滿意。

「西寧侯家學淵博,方某不敢置喙。」

方醒的話有些飄忽:「北方已經壓住了勢力最龐大的士紳,清理投獻初見成果,西寧侯以為南方會如何?」

「遲早的事。」

宋琥站隊從來都是毫不猶豫,堅定徹底。

「很好。」

方醒說道:「當年本伯在金陵遇刺,如今有了些線索,希望不要涉及太多。」

宋琥的腦海中飛速的想了幾個可能,最後定格為那次彩虹事件的刺殺。

「那些賊人跑不了。」

這件事他不能太熱心,否則別人會說他以侯爵之尊去諂媚伯爵,那人就丟大了。

「是啊!大明雖大,可他們卻無處可逃。」

方醒說道:「金陵和南方總是和北方有隔閡,有人說當初就不該遷都,在草原異族臣服的情況下,這等說法更是甚囂塵上……」

宋琥不知方醒說這個的用意,就附和道:「此一時彼一時,那些蠢貨自然是不懂的。」

「不,他們懂,只是裝作不懂,西寧侯可知為何?」

宋琥乾笑道:「那就是其心可誅了。」

方醒說道:「他們想把文皇帝打倒,推翻文皇帝的一切功績,把文皇帝說成一個殘暴的皇帝……這是他們的第一步。」

宋琥的臉頰微微顫抖,他現在只想離方醒遠些。

他對我說這些幹什麼?

這個瘋子!蠢貨!

方醒冷笑一聲,說道:「然後他們還會想著壓住陛下,就如同他們壓制仁皇帝一般,仁皇帝,嘿!仁皇帝若是多在位幾年,多少腦袋要丟掉?!」

宋琥幾乎要絕望了,他看看身邊,自己的人已經躲的遠遠的,而方醒的家丁卻就站在他的身後,一點兒都沒忌諱。

「所以陛下清理北方的士紳,這是第一次反擊,第一次大規模的反擊,也是來自於皇室的反擊!」

前方操練到了陣型,頓時腳步聲如春雷般的在校場上迴響,塵土漫天。

方醒側身看著強笑著的宋琥,認真的道:「不管是北方還是南方,誰敢破壞陛下的反擊,那便是方某的大敵,不死不休。」

「西寧侯信嗎?」

方醒盯著他問道。

「信。」

這個字說出口,一股羞辱感就襲上心頭。

宋琥發現自己竟然被方醒給震懾住了,鸚鵡學舌般的順從。他不禁有些怒色,隨後變為溫和。

「方某告辭了。」

方醒帶著家丁出了軍營,宋琥依舊在發獃。

家丁和親兵已經回來了,他們有些羞愧的模樣讓宋琥不禁苦笑著。

方醒太過咄咄逼人啊!

「方醒震懾住了軍中,南方算是安穩了。」

黃儉回來後就在發抖,汪元也沒問,只是說著方醒的舉措。

「李隆算是徹底的被他給鎮住了,而宋琥沒多少戰陣的本事,只能在南方當守戶之犬,想左右逢源的話,他還差了點……」

汪元就像是一個軍師找到了一個好戰例,在細細的分析著。

「方醒慣用殺戮來震懾人心,更善於逼人入窘境,然後簽訂城下之盟,宋琥……扛不住他的威逼。」

汪元說完後見黃儉還在顫抖,甚至連牙齒都因為顫抖在磕碰出聲,就不耐煩的問道:「你遇到了什麼?」

黃儉本來是坐在他的對面,雙方中間隔著一張小几。

小几上的爐子把小茶壺燒的水汽渺渺,黃儉的身體一滑,就跪了下來。

「老師救命……」

看到小爐子因為小几被黃儉撞了一下差點翻到,汪元不禁皺眉道:「要穩重,老夫說過多次了,要穩重!」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