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254章 誰是老五

第2254章 誰是老五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6-27 02:55 | 本章字數:2775

黃儉的臉上先是獃滯,然後兩行淚水緩緩滑下。

他吸了一下鼻子,淚水下滑的速度快了些,然後鼻尖漸漸的就紅了。

「老師……」

汪元小心翼翼的把小爐子推到原位,然後把茶壺放上去,聽著茶壺底傳來滋滋的聲音,他不禁鬆了一口氣,然後問道:「你惹了誰?」

黃儉哽咽了一下,說道:「老師,方醒來了!方醒來了!」

汪元的面色一變,喝問道:「他在哪?」

黃儉仰頭,淚眼朦朧的道:「老師,王柳碎的人…….被抓走了。」

汪元的身體有個明顯的下墜,然後又穩住了。他鬆了一口氣,說道:「王柳碎的人不是都死了嗎?」

黃儉咽下反灌的淚水和鼻涕,說道:「王柳碎有個相好的,是個半掩門,先前被人拿走了。」

汪元給自己倒了一杯茶,緩緩的嗅著,問道:「那女人知道什麼?」

黃儉搖搖頭,淚水被甩在了小几上,讓汪元目露厭惡之色。

「老師,不知道啊!」

汪元不禁絕倒,側過臉去,無奈的道:「那你慌什麼?」

黃儉伸手出去,彷彿是想尋求幫助,然後又縮了回來。

「老師,那人不會無的放矢……」

「老爺,那王柳碎當年很謹慎,他就通過一些青皮在傳遞消息,能委託他的,都是假手他人……查不到,不過王柳碎有個冊子,都記著那些請他辦事的客人,那冊子據說是在一個青皮的手中,那青皮和王柳碎是過命的交情。」

辛老七剛去問那個女人的話回來,身上並未帶著血腥味,可見沒動刑。

南方的冬天不好過,最好的法子就是打瞌睡,睡醒了就吃,吃完了接著睡,然後就能積蓄不少肥肉來應對最寒冷的時節。

方醒就準備去給自己弄些好吃的養膘,所以想了想,就當了甩手掌柜。

「此事交給你了,對於青皮,錦衣衛應當最清楚,你找費石配合。」

辛老七應了,等他走後,方醒就去了廚房。

廚子李秀怕出事,所以沒敢給,還是費石去尋的。

廚子只負責方醒和家丁們的飯菜,所以不算累,而且他在這裡做一段時間之後,出去就可以吹噓自己服侍過興和伯,身價倍增。

見方醒來了,廚子以為是對午飯不滿意,急忙就堆笑著問好。

「弄些麵疙瘩。」

方醒只是讓人生火,他自己弄。

麵粉里打兩個雞蛋進去,然後攪拌。

如果說什麼是土雞蛋的標準,那就是金黃色。

攪拌的差不多之後,水也開了。

「火大些,別加多水。」

方醒用小勺子舀著麵糊下鍋,廚子在邊上用湯勺輕輕攪動,好讓麵糊下鍋後不粘鍋。

不過是滾了幾分鐘,方醒就把麵疙瘩撈了起來,然後也不要廚子殷勤推薦的雞湯,就用看著有些渾濁的麵湯。

醬油醋,許多辣椒面,鹽,最後一小勺豬油。

方醒一手拿著大蒜,一口大蒜一塊麵疙瘩,吃的熱火朝天。

辛老七已經和費石碰面了。

「青皮?」

「可有姓名長相?」

錦衣衛有高手,能根據人的描述畫出人犯的長相,所以費石很是自信。

「沒有。」

辛老七也覺得難度大了些:「就說話有些漏風,叫做什麼五。」

費石一聽就喜道:「說話漏風,排行第五,那肯定是沒錯了。」

隨即錦衣衛的人就傾巢出動,金陵城中的青皮頭子都被叫去問話。

「說話漏風那肯定是缺牙,還排行第五……大人,小的下面沒這人啊!」

「大人,沒這人,小的騙誰也不敢騙錦衣衛啊!那不是自己找死嗎!」

「.…..」

費石做事很得力,在他的指揮下,錦衣衛的人在天黑前就把那些青皮頭子弄了進來,然後一一詢問。

他坐在刑房的外面吃麵條,早晚很冷,所以他弄了不少辣椒。

他吃麵條是用筷子卷,卷了一團被辣椒染紅的麵條之後,就送進嘴裡,然後囫圇嚼著。

「辣!」

「大人,還是說沒有。」

費石張開嘴,然後冷風吹進火辣辣的嘴裡,皺眉道:「用刑吧。」

隨後慘叫聲就從裡面傳了出來。

他慢條斯理的吃了麵條,最後把湯都喝完了,覺得還不過癮,就把碗底的那些辣椒籽也刨了個乾淨。

他嚼著辣椒籽,起身道:「還是一樣嗎?」

「大人,還是一樣。」

費石有些糾結了,他不認為那些青皮頭子都是寧死不屈,所以這就是真相。

「說話漏風……大人,那些青皮經常打架,缺牙的不少啊!」

手下的話讓費石撓頭道:「是啊!本官倒是忘記了這一茬,那就只能是找那個老五了。」

他的頭上全是汗水,被冷風吹著倍感涼爽。

稍后里面的慘叫聲就停了,有人出來說道:「大人,叫老五的就三人。」

「雖然涼快,卻怕傷風啊!」

費石吩咐道:「馬上去拿人。」

……

錦衣衛連夜拿人的動靜不小,第二天凌晨隨著動手那地方周邊的百姓的八卦開始散播出去。

「殺了一個咧!說是錦衣衛拿人還敢提刀出來拚命,馬上就被亂刀砍死,好慘啊!」

「說是拿什麼老五,大晚上的弄的滿城狗叫,不得安寧。」

「.…..」

方醒也得了消息,只是卻不是好消息。

「三個老五都抓到了,都不是。」

這是打草驚蛇,方醒覺得暗地裡那人怕是要瑟瑟發抖了。

「那就問清楚,問那個女人,告訴她,只要提供了能抓到背後那人的線索,五十貫。她是正經戶籍,有了五十貫,自然可以安生度日。」

「我們不急,我更樂意看到那人在暗地裡惶然不可終日。」

……

船隻的建造容不得半點疏忽,用於遠航的戰船更是要精益求精。

方醒再次來到船廠,洪保和傅顯都在。

船台上的戰船已經有模有樣了,三人在邊上站著,洪保的眼睛在發亮。

「咱家年歲還小,此次出海,興和伯,陛下的旨意該拿出來了吧?可有咱家?」

方醒含糊道:「還沒過年呢!」

「興和伯這是欺咱家嗎?」

洪保說道:「咱家現在好歹是水師副都督,咱家和傅大人肯定要去一個,弄不好兩個全去,有何好隱瞞的?」

傅顯也是和洪保一個立場:「興和伯,是誰出海?」

方醒沒給答案,傅顯黯然道:「洪公公輕車熟路,下官卻是……哎!」

「做這樣子給誰看?」

方醒沒好氣的道:「本伯下來鎮壓金陵,北方的大局不定下來,如何出海?」

「怎麼算是定下來了?」

傅顯終究忍不住,方醒說道:「京城安定。」

洪保給了傅顯一個眼色,等方醒去看船後,就解釋道:「此次清理北方,京城才是大局,京城的權貴們服帖了,大局也就定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