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255章 落寞,落幕

第2255章 落寞,落幕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6-28 05:18 | 本章字數:3167

朱瞻基最近被太后叫人盯著,每日必須要睡足四個時辰以上。

太后還放了話:誰敢在皇帝睡覺時去打擾,打死勿論。

睡足的感覺很好,精神頭很好。

「旨意該到了吧?」

朱瞻基靠在椅背上,一個宮女在給他按摩頭部。

俞佳說道:「陛下,按照行程來說,也就是十日之內。」

朱瞻基點點頭,問道:「京城那些權貴如何?」

……

「陛下提早下旨給了興和伯,這段時日幸而沒有大事,否則船隊一出海,咱們只能是徒呼奈何啊!」

楊榮回想起這段時間的紛爭,不禁嘆道:「累啊!心力交瘁。」

黃淮已經累病了,在家休養,剩下的人都多了不少白髮,人人面色疲憊。

楊溥靠著說道:「陛下果真是鎮定,清查那些武勛田地時,當時京城中可是風聲鶴唳,就怕那些武勛發狂。」

「有火器衛所盯著,他們敢動?」

金幼孜冷笑道:「那些謀逆的都是些不知天高地厚之輩,大軍一至,頃刻覆滅,只是笑話罷了。」

楊士奇說道:「只是人心惶惶罷了,沒有大軍鎮壓,京城後續怕是會出事。好在那些火器衛所震懾得力,大局定了!」

值房內輕鬆的氣氛漸漸生起,直至楊溥說了一句話。

「南方呢?」

……

「老師,外面在找人。」

只是兩天的功夫,黃儉已經廋脫了形,讓汪元也是愕然。

「你堂弟沒在了,你怕什麼?」

黃儉的眼神閃爍了一下,汪元馬上喝問道:「可是你堂弟當年泄露了姓氏和底細?」

「沒有的事,老師,我叮囑過他多次。」

汪元點點頭,溫言道:「你且反心,為師必然是要護著你的。」

「多謝恩師!弟子……弟子……」

黃儉終於哭出聲來,汪元過來勸慰了一番,師徒重歸和睦。

黃儉出去打聽消息,汪元去了書房,然後叫了人來。

「那些書信都燒了。」

因為擔心煙霧太大,一箱子書信燒了許久。

汪元全程盯著,最後還把灰燼用水攪拌,這才去洗澡。

洗澡出來,他站在書房外面,有僕役過來稟告:「老爺,他在城門口盯著那些青皮。」

汪元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道:「準備一下禮物,別讓人知道,老夫出門一趟。」

……

「遠山先生多慮了,還是那句話,自身正,則無懼,您說是不是這個理?」

前廳里,老態龍鐘的曹瑾微微點頭,「是啊!老夫見他們蠅營狗苟,四處串聯,可後來你來了,他們就偃旗息鼓,原來是怕了,可見人心都是假的,至少在刀兵前都是假的。」

「遠山公……」

大清早,方醒正準備去造船廠履行自己的使命,去被曹瑾給堵在了住所。

老先生越發的蒼老了,而且能看到落寞的痕迹,所以方醒也不忍下逐客令。

「南方不能亂,但北方已然動手,南方就無法倖免,所以他們在觀望……」

曹瑾吧嗒了一下嘴,就喝了一口茶水,然後好像在回味著。

「興和伯整頓軍中,挖掉了那些和士紳勾結的將領,這是在準備吧?只是聚寶山衛一個衛所卻少了些,老夫知道現在不會動手,可是出海之後?」

「是了,等出海歸來,北方必定大事定矣,然後再清理了南方……賦稅這個問題就差不離解決了,陛下千古明君,興和伯你是千古名臣,相得益彰。」

方醒耐心的聽著,卻不再搭話。

曹瑾說了一陣後,終於說到了自己的來意。

他瞥了方醒一眼,乾咳一陣,見方醒也沒關切問話,就說道:「老夫老了,小兒科舉不利,老夫想著是不是讓他進京去吏部謀個差事,可終究致仕多年,沒了臉面啊!」

「曹安?」

「是。」

方醒想起了那個出色的年輕人,那個讓人如沐春風的年輕人。

在曹瑾殷切的關注下,方醒淡淡的道:「可惜無緣。」

是的,錯過了科學之後,在科舉路上蹉跎的曹安哪怕天資再出色,也無法吸引方醒的注意力。

曹瑾黯然道:「是了,老夫如今老了,國子監剛好出缺一個助教……」

國子監……

方醒想起了上次自己讓曹瑾賣了個大人情給國子監的事,就問道:「難道不成?」

曹瑾看著門外那帶不來溫暖的陽光,老眼渾濁,宛如燭火在風中飄搖。

「哎!老夫老了啊!」

人走茶涼,這是一種態度。

可人老茶涼,這就有些惡劣了。

「哎!老夫老了,叨擾了,告辭。」

曹瑾起身,方醒卻沒挽留,只是一路送了出去。

送客的規矩很多,各家的還不大一樣。

可按照方醒的地位來說,送到大門口就很了不起了。

曹瑾步履蹣跚的出了大門,他茫然的看著周圍。

周圍有人,方醒的駐地是金陵各方關注的要點,所以小攤不少,人流也不少。

那些人見曹瑾獨自出來,有人噗嗤一聲就笑了。

「那老頭也是瘋魔了,他從吏部致仕都多少年了?而且早年他故作清高,不肯去聯絡故舊,如今曹安謀一個國子監助教的職位都不得,曹家算是垮嘍!」

「曹瑾看那模樣分明就活不了幾年了,曹安以前倨傲,等曹瑾一去,他自然寸步難行。而且他家中沒什麼積財,再過十年,說不準咱們中間又多了一位擺攤的舉人呢!」

「你別哄人,曹家難道就沒土地?」

「有個屁!那曹瑾故作清高,當年文皇帝在時提過士紳收取投獻的事,他就主動把田地給放了。」

「嘖!那可真是自作孽了!」

曹瑾的眼睛不大好,可耳力卻沒有問題。

這些話就像是細針般的扎在他的心口,讓他心生蒼涼,並茫然。

以往可是做錯了嗎?

人在至親的面前總是要收斂情緒的。

曹安也聽到了這些話,他從牛車旁過來扶住曹瑾,說道:「父親,咱們回家吧。」

「回家,家……」

曹瑾點點頭,曹安駭然發現,自己的父親竟然邁不動腳步了。

「父親……」

人間最無奈的便是落幕。

不管是戲曲還是人生,在接近落幕的那一刻,幕布在顫抖,鬼神在窺看……

「他家沒有投獻?」

大門內,方醒有些意外。

父子倆站在那裡,曹安知道父親不肯把自己軟弱的一面展露在外人的面前,所以需要緩緩,就扶著他。

那些人從兩側走過,有人嘆息,有人幸災樂禍。

你家風光過了,以前咱們艷羨嫉妒恨,現在你家倒霉了,哈哈哈哈!

倒霉了!

曾經的大官倒霉了!

曾經的天才少年倒霉了!

雖然我在嘆息,可心裏面咋就那麼快活呢?

感慨的只是少數,不少人都在快活著。

曹瑾老於世故,自然知道這種心態。

他感到下半身漸漸的有了溫度,就低聲道:「回家。」

曹安卻因為年輕,被這種情緒煎熬著,竟然有些忍不住了。

他哽咽道:「父親,孩兒以前年輕氣盛,終究是錯了。」

他錯過了成為方醒入室弟子的機會,也錯過了人生最大的一次轉折。

曹瑾嘆息一聲,拍拍他的手道:「人這一輩子誰知道對錯?現在看著錯了,以後興許就對了。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啊!」

這是安慰的話,也是無奈的話,更是自欺欺人的話。

曹安點點頭,看了父親一眼,卻看到了死寂。

就像是一截枯枝,被燃燒到了最後,只餘下一點兒火星在閃爍著。

曹安心中驚惶,低呼道:「父親。」

曹瑾恍然未聞,他已經陷入到了自己的世界裡。

曹安慌了,他慌亂的抬頭,就看到那些人在看著自己的身後。

誰?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手機版閱讀網址: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