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261章 白茫茫下的骯髒(最後兩天,

第2261章 白茫茫下的骯髒(最後兩天,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6-29 12:51 | 本章字數:3507

東廠的效率非常高,當天夜裡關於此事的來龍去脈就弄清楚了,然後報給了皇帝。

「膽大包天!膽大包天!」

朱瞻基在吃飯,他揚著手中的紙憤怒不已。

俞佳在邊上伺候,不禁打個哆嗦,卻不敢問。

朱瞻基失去了胃口,起身大步出去。

他一路走到了乾清宮的外面,漸漸的放緩了腳步。

積雪都被清理了,可屋頂上卻還有,看著白茫茫的一片。

「陛下,好乾凈。」

身後傳來了腳步聲,朱瞻基沒回頭。

宋老實歡喜的跑過來,因為地面有些濕滑,他的身體踉蹌了幾下,才止步在朱瞻基的身側。

他指著前方宮殿的屋頂說道:「陛下您看,要是加些糖進去,好吃的。」

雪加糖會是什麼味道?

朱瞻基想像了一下,問道:「你娘還被欺負嗎?」

「沒。」

宋老實歡喜的道:「娘去年就說了,說知道奴婢在宮中得了陛下的照顧,家裡和外面都沒人敢欺負她。」

朕至少庇護了一個婦人不受欺負!

朱瞻基的嘴角露出了微笑,他輕鬆的道:「做奴僕好不好?」

這話他如果去問宮中的人,除開宋老實之外的所有人,大抵答案都是一個。

——好!好的不得了!我願意下輩子還服侍陛下!

宋老實皺眉,皺的很深,看著很糾結。

朱瞻基的眼睛微眯,盯住了後面的俞佳等人。

俞佳帶著人躬身後退,直至脫離了能聽到宋老實說話的距離。

這事兒有些麻煩,宋老實是個憨傻的,要是說了實話,那以後大家還怎麼表忠心?怎麼去拍馬屁?

「陛下,奴婢願意呢!只是……」

宋老實糾結的都在撓頭了,抓撓頭皮的沙沙聲讓人頭皮發癢。

朱瞻基微笑道:「只是什麼?你只管說,朕不會怪罪你。」

他需要一個人說老實話,那怕是傻乎乎的老實話也行,否則他會覺得自己被謊言包圍,整個世界都需要重新去審視。

「陛下,奴婢的娘做的餅好吃,奴婢想在宮中伺候陛下,卻還想每天早上都能吃到娘做的餅。」

宋老實舔舔嘴唇,饞的不行。

朱瞻基心中微動,問道:「你還記得家中的什麼事?」

宋老實認真的想了想,說道:「奴婢就記得娘,還有娘做的餅。」

「你這個憨貨!就記著吃。」

朱瞻基笑了笑,然後往前走去,下了台階。

天空依舊在飄雪,紫禁城中依舊是一片白色。

「很乾凈的顏色,只是卻藏著讓人噁心的東西!」

朱瞻基知道自己應當把許多慘事看做是一團數據,冷靜的觀看,尋找利弊,而不是像現在般的憤怒。

他站在台階下良久,不知道在想什麼。

……

因為大雪,所以朱瞻基起晚了些,而且看著有些疲憊,像是沒睡好。

早有人飛奔著去告訴了太后,等朱瞻基吃了早餐後,李艷霞端著個盤子出現了。

盤子上面是一個小碗,小碗里黑乎乎的東西,味道再熟悉不過。

那麼短的時間內就完成了稟告和熬藥的工作,這便是皇宮這個地方獨特的效率。

可快可慢,只是看事情和人罷了。

「陛下,請服藥。」

朱瞻基皺眉看著小碗,俞佳已經拿了過來,然後遞給他。

這是太后的意思,朱瞻基只得單手拿了小碗,兩口就喝了。

他忍住那個嗝,說道:「雪大,叫端端可以玩雪,只是玉米卻要留神風寒。」

俞佳應了,李艷霞站在邊上,等朱瞻基下去後,她對俞佳說道:「蜜餞,另外,陛下沒有漱口。」

俞佳一拍腦袋就追了過去,然後低聲說了。

「朕不是孩子。」

……

乾清宮中,朱瞻基迎著群臣的躬身坐在御座上。

楊榮有些忐忑,從昨天事情爆出來之後,他就有些忐忑。

皇帝派了安綸去盯著,最後還是東廠去拿人,可見是蓄謀。

皇帝想幹什麼?

「朕有一事想問諸卿。」

朱瞻基緩緩的道:「蓄奴如何?」

楊榮心中一凜,終於知道了朱瞻基要利用此事的目標了。

他出班道:「陛下,太祖高皇帝在時立下了規矩,公侯之家二十,一品十二,二品十人,三品八人……」

朱瞻基問道:「現在如何?」

楊榮低頭苦笑,然後說道:「陛下,現在三品以下的官員蓄奴的不少,士紳蓄奴的也不少。」

「他們的膽子那麼大?」

朱瞻基問道,楊榮覺得這是譏諷,就抬頭看了一眼,卻看到朱瞻基的面色肅殺。

「陛下,不少人家都是假以收養之名,還有以佃戶之名……」

朱瞻基笑了笑,說道:「果真是無孔不入,只要他們想要的東西,總是能找到辦法……」

……

方家莊,一夜之間,白雪覆蓋了全庄,白茫茫的一片。

主宅的內院,正房亮著燈。

「妹妹,去捉野兔了!」

「妹妹,好了沒?」

正屋裡的光亮把一大一小兩個人影映照在窗戶上,微微搖動。

無憂坐在梳妝台前的高凳上打哈欠,聽到外面的喊聲後就歡喜的道:「大哥二哥,馬上就好啦!」

張淑慧披頭散髮的站在她的後面,嗔道:「別亂動,也就是你爹才會寵著你,等他回來見你變成了個野丫頭,看還寵不寵。」

「寵寵寵!」

無憂馬上就嚷著,接著又黯然道:「娘,爹什麼時候回來啊?」

張淑慧的手停了一下,然後說道:「你爹啊!明年就回來了。」

無憂嘟嘴道:「娘,我想爹了。」

張淑慧幾下給她梳好了包包頭,然後輕輕的推了一把,說道:「好了,去吧。」

「大哥二哥……」

小孩子的憂愁總是短暫的,也是間隔性的。

土豆看到出來的無憂就皺眉道:「看你穿的笨笨的,遇到老虎都跑不動。」

穿的厚厚的無憂一聽到老虎就高興:「大哥,再抓一隻老虎來吧,爹不在家,咱們可以自己養著。」

已經是小大人的土豆摸摸她的頭頂說道:「別胡說,老虎會吃人。」

「走了!」

家丁們來了,兩條大狗也精神抖擻的沖了出來,大家一起出了主宅。

外面的雪更厚實,穿的笨重的無憂一出去就想跑,結果小短腿被陷在雪地里,人就撲倒在上面。

「笨蛋無憂!」

土豆見她陷在裡面手腳掙扎,卻無法動彈,就過去把她提溜了出來。

拍打一陣後,無憂撒嬌道:「大哥,你也撲一下嘛!」

土豆現在一切舉動都比照著大人做,哪會做這等幼稚的事,就板著臉拒絕了。

「撲嘛撲嘛!大哥,你都不疼我了。」

土豆瞪了她一眼,然後直挺挺的撲倒下去。

「二哥二哥!」

平安無奈,就伸開雙臂,也倒了。

無憂艱難的走到最左邊,然後哇的一聲就撲了下去。

三兄妹又起來,然後看著並排著的三個凹陷在笑。

「抓野兔去!」

「大哥等等我!」

「我要背!大哥背我!」

這邊歡呼雀躍,值房外,楊溥在楊榮的身後分析著皇帝的心思。

「陛下還是想動士紳,先是清理投獻把傲氣和免稅打下去,然後痛打落水狗,把違規蓄奴給抓住,這便是把柄啊!陛下以後想怎麼用就怎麼用。」

楊榮面色凝重,說道:「這年沒法安生過了,陛下這是要趁熱打鐵啊!」

一個說痛打落水狗,一個說趁熱打鐵,楊榮的話裡帶著告誡。

楊溥心中一凜,那邊來了楊士奇。

楊士奇面色急切,一近前就急匆匆的道:「此事已經清楚了,那曹家的男人被抓,那大婦就想去解救,她倒是殺伐果斷,當即就令人弔死了那個小妾,然後報官,說都是那小妾的蠱惑……」

楊榮忍住怒火說道:「不可能,這個理由沒人會搭理她!」

楊士奇苦笑道:「他家原先是走了門路,隱瞞了土地,所以那男人覺得自己肯定沒事了,就囂張了些,還打了上門的軍士,這不是找死嗎!」

楊溥敏銳的問道:「他家背後的人要倒霉了?」

楊士奇苦笑道:「誰說不是呢!剛才被東廠的人一路拖了回來,據說昨夜東廠里慘嚎不絕啊!這些人一進去……安綸說要讓那金多報仇,東廠咱們插不進去,弄不好真會被弄死在裡面。」

楊榮沉聲道:「藐視國法,手段殘忍,這等人,死了便死了。」

楊士奇是說那個官員可能會被私下弄死,可楊榮卻避開了這個話題。

等楊榮走後,楊溥才說道:「就怕東廠藉機跋扈啊!」

楊士奇嘆道:「誰說不是呢!私下處死官員,當年的紀綱也不過是如此吧……」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